-

小昀和熠熠趕緊從滑梯上下來走到她身邊。

“媽媽。

“媽媽!”

關月汐驚魂未定,低頭詫異的朝他們手裡的冰激淩看了看。

“你們的冰激淩是哪裡來的?”

聽到她的語氣,熠熠立刻小心的看了她一眼。

他記得媽媽以前跟他說過,不可能吃陌生人給的東西的。

在他想著時,小昀已經大咧咧的開口。

“媽媽,這冰激淩是你的朋友送給我們的啊,剛纔他還給我們看了我們三個人的照片呢。

關月汐大駭,立刻轉頭朝四周看去。

陽光明媚,人聲鼎沸,她卻感到一股瘮人的寒意從骨縫裡冒出來。

“什麼照片?那個叔叔長得什麼樣子,你們還記得嗎?”

小昀想了下,拿手比了下道:“他長得很高,穿著黑色的衣服,戴著一頂帽子,笑起來很像蠟筆小新……”

關月汐皺眉。

她有這樣的朋友?!

但就算不想,她也知道這人肯定不懷好意。

因為她的朋友中,絕對冇有人會揹著她帶走她的孩子。

她看了一眼兩個孩子手裡的冰激淩,把自己剛買的冰激淩遞到他們麵前。

“你們看媽媽買的冰激淩漂亮嗎?如果冇人吃,會不會太可惜了?”

小昀斟酌了會兒,看一眼自己吃到一半的冰激淋,又看看關月汐手裡兩支快要化掉的冰激淩。

立刻道:“一定是媽媽買的冰激淩更好吃。

說罷,走到時垃圾桶前把之前的冰激淋扔掉,把關月汐的冰激淩接了過來。

熠熠像個小跟班一樣,學著他把他的動作照做了一遍,然後兄弟兩個坐回滑梯上,一邊吃冰激淩一邊聊天。

看到他們安然無恙,身上也冇被人做手腳,關月汐這才慢慢放下心。

而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一個穿黑衣的男人也在人群中轉身,朝遊樂園的出口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從口袋裡掏出電話,撥了一串陌生的號碼。

手機不一會兒便被接通,一把略顯蒼老的聲音從對麵傳來。

“喂,你找誰?”

“請問是謝總嗎?我是郭召謙,關於上次合作的事,我想今天晚上找個地方跟你談談,我手裡有個訊息,相信你一定感興趣。

謝有為攤著肥碩的身體靠在躺椅上,漫不經心的抽了口雪茄,把灰燼彈落在旁邊的菸灰缸裡。

“什麼訊息,你先說來聽聽。

聽到郭召謙接下來的話,他頓時驚得張大嘴巴。

“你說的是真的?”

郭召謙微微一笑。

“謝總如果不信,可以親自派人去查查。

為了讓你看得更清楚,我今天還拍了不少他們的照片呢。

茲事體大,謝有為不敢輕忽,馬上從躺椅上起來。

“好,地點由你定,謝氏和郭氏這次合作的案子,也可以按你的要求提上日程。

郭召謙在對麵眯了眯眼睛。

“一切就仰仗謝總了,希望下次郭氏股東大會投票的時候,你也能幫我提供些助力。

謝家在京城商業圈中混了多年,與各方勢力都有利益上的往來,連郭氏內部有不少人跟他有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