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走廊另一頭突然又傳來電梯開門的響聲。

謝奕辰神色變了下,連忙拉住關月汐的手,轉動輪椅帶她一起朝前走去。

“你有冇有房卡?”他問關月汐。

關月汐怔了下,把剛纔郭召謙給她的房卡拿出來,看了一眼房間號道:“就快到了,你再堅持一下。

說話時,兩人已經來到房卡顯示的房間前,關月汐把卡一刷,門就滴滴一聲開了。

謝奕辰立刻推門進去,等關月汐跟進來便命令道:“快把門關上。

聽到他異樣的語氣,關月汐不禁更是狐疑。

難道他又在宴會上遇到仇家了?就像上次去參加秦老爺子的葬禮一樣,在回家的途中被人追殺?

但看他的樣子,又有點不像。

於是她走上前看著謝奕辰道:“謝先生,你到底怎麼了?如果真的身體舒服,就打電話請醫生過來吧。

謝奕辰慢慢抬頭看向她。

男人的目光如火如荼,帶著明顯的侵略意味,伸手一把擒住她的手腕。

“你幫我。

他邊說邊拉著關月汐往前一拽。

關月汐腳上穿著高跟鞋,本就站得極辛苦,被他一拉,就一下撲了下去,倒在他懷中。

她半個身子坐在地上,隻前半身伏倒在他身上,臉正好栽進男人腹部。

一股燥熱的溫度隔著薄薄的布料傳來,而且她還感覺自己的臉似乎懟到什麼東西,又熱又硬,似乎還會動。

雖然冇經過多少風月之事,但關月汐好歹也是個成年人,在國外也聽朋友說過這方麵的一些事情。

頓時弄得麵紅耳赤,七手八腳從男人身上爬起來。

謝奕辰被她剛纔的動作一激,更加衝動了,看著她的眼神像是能直接扒開她的衣服似的。

關月汐嚇得不輕,趕緊朝後退去。

“你你你……你是不是被人下藥了?”

謝奕辰依舊看著她,轉著輪椅逼到她麵前。

“既然你知道了,那接下來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

關月汐:“……”

她怒目瞪著眼前的男人,深深為他的不要臉而感到激憤。

她知道個屁!

藥又不是她下的,管她什麼事?!

想著,她提著包包站起來,在角落把衣服整理好。

“如果謝先生有這方麵的需求,我不介意助人為樂,幫你到外麵找個女人來。

謝奕辰的眼睛頓時眯成一條線,躁動的目光肆無忌憚將她上下打量。

“你要給我找女人?!”

關月汐被他赤果果的目光看得很是羞憤,麵紅耳赤的偏開頭。

“這不是謝先生自己的意思嗎?還是你想自己找?”

謝奕辰一聲冷笑,望著她咬牙道:“你還真是心大。

說罷,猝不及防的抬手,一把將關月汐扯了過來。

關月汐被他拉得一個趔趄,差點又摔在他腿上。

“謝奕辰,我說過會幫你找人來,你還想怎樣?”

謝奕辰忍耐著體內躁動的慾火,轉著輪椅朝室內走去。

“我不想怎樣。

這個時候找彆的女人多麻煩,你不是正好在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