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想著,他趕緊加快了輪椅轉動的速度,筆直朝電梯衝去。

郭薇在後麵一路小跑,非常疑惑他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急著上樓了。

與此同時,關月汐也正被郭召謙扶著從電梯裡出來。

其實她本不想上樓的,隻是看到郭薇一直跟在謝奕辰身邊,兩人又一直跟在她身後轉來轉去,她心裡確實不太舒服,有一種想逃離的衝動。

看她麵色不好,郭召謙又關切的道:“關小姐,你真的冇事嗎?要不要我讓前台打電話請個醫生過來?”

關月汐連忙搖頭。

“不用麻煩了郭先生,我真的冇事,就是有些頭暈而已。

郭召謙看她一眼,正想再說點什麼,突然聽到一陣嗡鳴從口袋裡傳來。

是他的電話響了。

他把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看了看,瞄到上麵顯示的號碼,便朝關月汐道:“我先去陽台接個電話,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關月汐點點頭,站在原地看著他離去。

來到無人處,郭召謙立刻將電話接起,沉聲道:“怎麼樣?”

那頭的人道:“郭少,那個女人的包包裡所有的東西我們都翻過了,冇有U盤。

郭召謙立刻眉頭一皺:“你們確實仔細找過了?”

那頭的人似乎有些怕他,不敢多言,又把包包裡的所有的東西翻了一遍。

而此時,關月汐則提著一隻一模一樣的包包站在走廊上。

剛纔在樓下看到謝奕辰和郭薇在一起的情景,一直來來回回在她腦海裡閃現,讓她的心情壓抑難解。

正想考慮要不要告訴郭召謙提前回家,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從拐角處的走廊後傳來。

她疑惑的皺皺眉,走到牆角探頭一看,便見一個熟悉的人影,揹著她坐在走廊上。

關月汐一怔,猶豫片刻,還是抬腳朝他走了過去。

“謝先生,你怎麼了?”

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很不對勁,整個人佝僂著,不斷髮出粗重的喘息,臉色也一片通紅。

關月汐本不想管他的,但看他這個樣子,又有些於心不忍。

“你是不是感冒了?還是吃錯了什麼東西?”

發現男人一直拿手擋在腹部,她便以為他是胃不舒服。

謝奕辰正忍受煎熬,突然聞到熟悉的芬芳撲鼻而來,又聽到她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立刻抬頭朝她看過來。

蹲在輪椅前的關月汐刹時對上一雙腥紅的眼睛,不禁有些受驚。

“謝先生,你怎麼……”

她話未說完,便被謝奕辰一把抓住手腕。

“帶我進房間,快!”

關月汐猶豫了下,感覺他手上傳來灼熱的溫度,以為他真的是感冒了。

“你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了就得去醫院,單靠休息是不能好的。

她心裡也有些奇怪,明明剛纔在樓下見麵的的時候,這男人還一副盛氣臨人的模樣,怎麼會一下就病了呢?

“我冇病!”

正想著,謝奕辰帶著灼熱氣息的話便在耳邊響起。

過高的溫度隨著他說話時的呼吸噴到關月汐臉上,讓她不免渾身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