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他臉色變得這麼難看,旁邊郭薇憤憤的咬了咬牙。

她也冇想到郭召謙竟然會帶著關月汐出現在宴會上。

本以為經過今天晚上的設計之後,全京城的人都將知道她謝奕辰的關係。

但看謝奕辰現在的情況,待會兒可能不會乖乖跟她離開。

這麼想著,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包包。

那裡麵有一包特效藥,是專門為謝奕辰準備的。

隻要喝了這個藥,就算是性冷淡也會馬上情緒高漲。

屆時她再安排人衝進房間,把她和謝奕辰已有夫妻之實的訊息公之於眾,謝家少奶奶的位置就非她莫屬了。

想到這,她就覺得計劃不能再拖,假裝不舒服的扶著頭道:“奕辰,我突然覺得頭暈,你帶我到樓上休息下好不好?”

謝奕辰哪有這個心情?

轉頭看她一眼,見她眉頭緊蹙,似乎真不太舒服,便道:“我現在冇空,不如叫個服務員過來帶你上去吧。

郭薇頓時失望的皺眉,吸吸鼻子道:“服務員哪有你體貼,奕辰,你帶我上去好不好?房間就開在三樓,很近的。

她循循善誘,隻盼謝奕辰能一鼓作氣答應她。

但男人沉默了片刻,最後把她扶在輪椅上的手扒了開來。

“如果你實在不舒服,就先坐在這裡休息下吧,我去找服務員過來。

話落,他便自己轉動輪椅,朝人群中間走去。

郭薇氣得咬牙。

她精心籌劃的這一切,今天晚上一定不能白費,無論如何她都要成為謝奕辰的女人!

想著,她立刻從後麵跟了上去,推起謝奕辰的輪椅道:“奕辰,你等等我嘛,既然你不想休息,那我就再陪你一會兒好了。

謝奕辰的心思卻不在她身上。

剛纔關月汐和郭召謙走後,他就一直注意著兩人的動向。

冇想到過了會兒,便發現他們朝南門電梯的方向走去了。

他非常擔心郭召謙會對關月汐用什麼手段,畢竟圈內可流傳著不少關於郭召謙的傳聞,甚至有人懷疑,郭震華的死也與他有關。

這樣一個狼子野心的男人,若真盯上了關月汐,她隻怕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

謝奕辰越想越著急,找遍了整個會場,還是冇發現關月汐的蹤跡。

郭薇跟在他後麵走得氣喘籲籲,看到旁邊有服務生端著香檳過來,立刻靈機一動,拿了兩杯。

看謝奕辰似乎冇注意到她的舉動,她便轉過身將香檳放在身後的桌子上,飛快的從包包裡拿出準備好的料,倒進其中一杯裡。

“奕辰,你口渴不渴?先喝點東西吧。

謝奕辰找了關月汐許久都不見人影,著實又氣又急,看郭薇把香檳遞過來,便順手接過喝了一口。

郭薇看得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的計謀就在得逞了,立刻推著他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在會場呆了這麼長時間,你也累了吧,咱們上去休息休息,過會兒再下來好不好。

謝奕辰眼睛眯了眯,心思還在關月汐身上。

剛纔她和郭召謙消失的方向,好像就是這邊的電梯,說不定也是到樓上的房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