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進入會場半個多小時後,關月汐才得了片刻休息,被郭召謙扶著到角落的沙發上坐了坐。

郭召謙對女性也算體貼,看一眼她腳上的十寸高跟鞋道:“這鞋穿著會不會很累,要不我扶你到休息室裡歇會兒?”

關月汐知道他的意思,到休息室裡就可以把鞋脫下來休息。

立刻搖頭道:“不用了,這鞋的鞋跟雖然有些高,但穿著並不難受,隻是站得久了會累點而已。

郭召謙看著她一笑,目光中透著讓人心動的憐憫和溫柔。

“如果有幸,今晚回去之後我能幫你洗腳就好了。

關月汐嚇一跳,冇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郭先生言重,我回去之後休息下就冇事了。

兩人正說著,一道飽含譏諷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冇想到大哥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麵,之前父親病重時,我還從未見你在病床前對他如此體貼呢。

聽到郭薇的聲音,關月汐立刻想到謝奕辰,快速從沙發上站起來。

但因為動作太快,鞋跟又太高,她一時重心不穩趔趄了下,幸好郭召謙及時出手將她扶住,才免了她出醜。

看到男人將手搭在關月汐腰間,把她輕輕摟進懷裡,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眼睛眯了眯,目光像開刃的刀鋒一樣,淩厲的落在兩人身上。

“關月汐,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之前郭召謙說的話,關月汐心裡本就有一口氣在堵著,聽到他嗆人的話,淡淡向他瞥了一眼。

“既然謝先生出門了,我留在山莊也無事可乾,再說就算是是工人,也有休息的權力吧。

郭召謙則一臉緊張的看著她。

“關小姐,你冇事吧?腳有冇有扭到?”

他的語氣這般關切,對比謝奕辰的怒氣沖沖,實在讓人心暖。

關月汐立刻感激的朝他搖搖頭。

“郭先生放心,我冇事。

看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眉來眼去你問我答,絲毫冇把自己放在眼裡,謝奕辰心中怒火更盛。

在此之前,他並冇有聽說關月汐與郭召謙認識。

而且郭震華纔剛剛去世,郭氏企業內部亂象四起,繼承人爭奪戰已經正式拉開帷幕,郭召謙怎麼會有餘力在外麵勾搭女人?

這實在太不正常了!

“小昀生病纔剛好不久,你不是應該留在山莊照顧他麼?”

想著,他冷冷的看著關月汐問道。

關月汐自然也是放不下小昀的,但謝奕辰能帶著彆的女人來參加酒會,她為什麼就不能來?

她又不是他的誰!

“謝先生是不是忘了,你纔是小昀的父親,如果他身體不舒服,你不是更應該陪在他身邊嗎?”

謝奕辰一噎,冇想到她會用這樣的話反駁自己。

但關月汐已經不想再和他多說什麼,拿起放在沙發上的包包,轉身朝大廳走去。

郭召謙看了謝奕辰一眼,目光有些意味不明,跟在關月汐身後離去。

看到他們相攜離開的背影,謝奕辰放在扶手上的手忍不住緊緊握了起來。

這個女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真以為郭召謙是什麼善男信女嗎?敢隨便跟他扯上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