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忍不住轉頭朝郭召謙看了一眼。

他們才見過兩次麵,這個男人就看出她衣服的尺碼了,不得不說是風月場上的老手。

郭召謙也朝她微微一笑,暖橙色的燈光落在他眼裡,像是要把人溺死一樣溫柔。

關月汐微微臉熱,掩飾的低頭接過禮盒,轉身朝試衣間走去。

換上衣服從隔間走出來,已經有服務員在化妝間等著了。

熱情的走上去笑問:“關小姐,需要我幫你拉拉鍊嗎?”

衣服穿好,她又極專業的幫關月汐把每個細節都整理好,最後把她的頭髮攏到腦後,朝鏡子裡麵看了看。

“郭先生眼光真不錯,這套衣服實在太適合你了。

關月汐也有同感。

這套米色的蕾絲小禮服確實很適合她,既將她優雅的氣質襯托出來,又完美的展現出她優美的身體曲線,知性中透著嫵媚,清純又不失性感。

準備好一切走出試衣間,郭召謙立刻朝她露出一抹欣賞又驚豔的表情,笑著走到她麵前,行了個紳士的禮。

“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嗎?”

關月汐大方的把手交到他手上,兩人在服務員們羨慕的目光中離開。

這身的裝扮的隆重大大超出關月汐的想象。

她之前還以為是個朋友間的小型聚會,郭召謙隨意帶她去玩一玩。

冇想到服務員給她化好妝後又把一套價值不菲的首飾拿出來,說是郭召謙特意為她準備的。

“郭先生,之前忘了問你,今天晚上是什麼局,我穿成這樣會不會太隆重了?”

郭召謙溫潤一笑,雙手交疊放在膝蓋上。

“今天晚上的宴會去的都是各界名流,我原以為謝先生或是秦先生會邀你參加,所以給你打電話時並冇有抱十分的希望。

關月汐怔了下。

想必謝奕辰邀請郭薇參加的,就是郭召謙說的這場宴會。

那個男人在需要女伴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郭薇,想必郭薇在他心裡占著很重要的位置。

見她有些失神,郭召謙似乎這才意思到自己失言,連忙道:“抱歉,剛纔是我唐突了,我的話並冇有彆的意思,隻是單純表達我的驚喜而已。

關月汐不以為意的笑笑。

“怎麼會?郭先生能邀請我參加,是我該感到榮幸纔對。

說話間,汽車已經進入一家酒店正門。

偌大的停車場內已經停滿了車,而且後麵還有不少名車跟著駛入。

郭召謙牽著關月汐下車,細心的攙著她朝電梯走去。

暮色四合,停車場車燈光有些昏暗,兩人並肩而行的影子交疊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恩愛的情侶一般。

走到電梯口的時候,關月汐意外碰到兩個熟人。

一個是她的老闆秦時與,另一個是那天在電梯外碰的那個姑娘,據說是秦時與的未婚妻。

看到她跟郭召謙走在一起,秦時與也很吃驚。

“關小姐,郭少,真是巧。

便他畢竟在商場打滾多年,饒是心裡再意外,麵上也不會表現出分毫。

關月汐立刻禮貌的迴應,並朝他身邊的女伴點了點頭。

“秦總也來了。

郭召謙點點頭,寒暄過後,馬上跟秦時與聊起了生意上的事,並且表達出想要與他合作的意願。

秦時與自然照單全收,誠意滿滿的應下。

當說起郭震華去世的事時,郭召謙臉上立刻露出淺淡卻又顯而易見的哀傷,直到對方轉移話題後,才又若無其事的與之交談。

不一會兒,電梯便到達了舉行宴會的樓層。

關月汐隨郭召謙走進大廳,便見斑斕的燈光下已經站滿了人,京城各界的名流齊聚一堂,各自逐利而奔。

在國外,關月汐也曾多次參加過這樣的酒會,所以並不陌生。

麵帶微笑跟在郭召謙身邊,在他向彆人介紹自己時,禮貌的握手問好。

當得知她就是世界頂級精算師艾薇婭時,幾乎每個人都露出驚訝的神色,詫異的朝她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