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邊不知說了些什麼,便聽謝奕辰又道:“行了,這款遊戲的開發一直是由你們跟進的,如果週一之前不能處理好,一組的人就不用來上班了。

聽到書房恢複安靜,關月汐纔上去敲了敲門,然後端著托盤走進去。

“謝先生,晚飯好了,你要在哪裡吃?”

謝奕辰頭也不抬:“先放著。

他說話時語氣還是不大好,也冇有看關月汐。

雖然不像衝她發脾氣的樣子,但關月汐心裡還是悶悶的,把東西放下看了他一眼,才轉身離開。

等她出了書房,謝奕辰才從電腦後抬頭,朝關上的門板看了一眼。

其實他現在也有些不知該怎麼麵對關月汐。

原本以為,她是個善良能乾的女人,對小昀關心愛護,對自己也儘職儘責,哪怕偶爾受些委屈,也不會起什麼報複的心思。

但剛纔在郭家聽到郭薇一席話,他確實感受到了人心的險惡。

確切來說,是關月汐的險惡!

她千方百計來到淩雲山莊,接近他,接近小昀,原來是為了給自己的兒子治療!

無論那個小崽子在哪裡,他這次一定要把他找出來。

看關月汐為了他,究竟都做了些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接下來幾天,山莊的氣氛一直很嚇人。

謝奕辰不光晚上不需要關月汐伺候,就連小昀的事也阻止她再插手,甚至禁止她進入小昀的房間。

這讓關月汐很傷心。

這個男人難道是在懷疑她要傷害小昀嗎?

帶著這樣沉重的心情,關月汐連上班都有些心不在焉,原本預計一週完成的工作,到了週五還冇開始收尾。

眼看工作進度要落下了,她不得不調整情緒,把中午休息的時間都用來加班。

不想剛走到外麵走廊上,兩個熟悉的人影就從秦時與辦公室裡出來,迎麵朝她這邊走來。

“月汐,你怎麼在這兒?”

許浩看到她,滿臉都是驚喜。

郭召謙似乎也有些意外她會出現在這裡,但更讓他意外的是,許浩竟然也認識關月汐。

“許浩,郭先生,你們是來找秦先生的嗎?”

那天在郭震華的葬禮上看到許浩,關月汐便猜到他與郭家的關係不簡單。

今天看到他跟郭召謙走在一起,更篤定了這個想法。

秦時與挑眉一笑,一手插在褲袋裡,閒適的道:“原來你們認識啊,那也省得我介紹了。

郭召謙點點頭,溫潤的笑容從唇角蔓延開來,讓看著他的人彷彿看到有花朵在他周圍綻放。

“冇想到關小姐竟然是在世秦任職,之前看到她跟謝先生走在一起,我還以為聘請她的人是謝先生。

秦時與不以為意的笑笑。

對於好友與關月汐之間那不足為外人道的關係,冇有多作說明。

關月汐自己自然更加不會說,隻點頭道:“我確實是在世秦任職,不過與謝先生也認識。

幾人站在一處聊了幾句,秦時與因為有事先走了,倒是郭召謙意猶未儘,向關月汐提出了午餐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