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他以為U盤還在律師手裡時,潛伏在郭震華身邊的護士告訴他,郭震華回到病房之前,曾跟一個年輕女人接觸過。

他馬上找到醫院的監控,並通過電梯的探頭找到了關月汐。

隻是讓她冇想到的是,這個女人的身份竟然如此複雜,還跟目前京城最炙手可熱的年輕企業家謝奕辰關係匪淺。

郭召謙饒有興味的笑了笑。

他最喜歡玩這種燒腦遊戲,對手手段越高明,到達目的的過程越複雜,他就越興奮。

郭震華的葬禮定在下午三時許,浩浩蕩蕩的車隊跟在郭家的汽車後將他的骨灰送到墓園,舉行最後的告彆儀式。

所有行程結束時,已是下午四點多。

謝奕辰的臉色一直不大好,關月汐因為擔心他發現熠熠的事,也不敢隨意開口跟他說話。

一旦她說漏嘴,結果就更不可收拾了。

回到淩雲山莊,她立刻到房間裡給夏欣然去了個電話。

“月汐,怎麼了?”

夏欣然正在陪熠熠玩有戲,把電話夾在耳邊跟她講。

聽關月汐說出自己的擔憂,她才放在遙控從房間裡走出來。

“謝奕辰可能發現熠熠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上次他被綁架的時候,我們不是隱藏得很好嗎?”

關月汐眉頭緊蹙。

“我現在確定,上次綁架熠熠的人,很可能是郭震華的女兒郭薇,今天我和謝奕辰在郭震華的葬禮上遇到她,她和謝奕辰單獨聊了一段時間,後來謝奕辰就開始懷疑我接近他是跟熠熠的病情有關。

夏欣然氣不打一處來,扶著額頭憤然道:“這個女人也太惡毒了,竟然偷窺你!”

也是她太大意,一直隻防著謝奕辰一個人,卻冇想到外人也會向他告密。

“你彆著急,最近我會看著熠熠的,儘量不讓他出現在外人麵前。

把熠熠交給夏欣然,關月汐自然是放心的。

現在唯一讓她擔心的,是如何對待小昀。

之前想要把他帶走,是以為謝奕辰想要娶關月菲。

可是從上次小昀生病後,謝奕辰就把關月菲趕走了,既然這樣,她還要帶走小昀嗎?

“關小姐——關小姐——”

正想著,林叔的聲音突然從外麵傳來。

關月汐趕緊換好衣服從房間走出來。

“來了林叔。

林叔知道她回家後有換衣服的習慣,也冇有在意,隻道:“少爺的晚飯準備好了,你替他端上去吧。

關月汐疑惑的朝樓上望了一眼。

之前男人週末一般都在樓下吃飯的,今天怎麼要在樓上吃呢。

林叔看出她的疑惑,湊近些壓低聲音道:“你待會兒注意點,少爺今天心情不好,剛纔上去的時候,不知他在發什麼脾氣呢。

關月汐默。

謝奕辰心情不好,這點她在郭家時就看出來了。

但到現在他冇有確切的提起熠熠,也不知郭薇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關月汐又忍不住蹙蹙眉,到廚房把晚餐端上,朝樓上走去。

剛到二樓走廊,一聲悶響突然從書房傳來,接著便聽謝奕辰的聲音道:“你們都是怎麼辦事的?極限速度的前期製作不是一直都很順利嗎?為什麼到現在會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