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慢慢推著謝奕辰走出人群,來到外麵的走廊上。

有些忐忑的問道:“謝先生,剛纔郭小姐跟你說了什麼?”

謝奕辰緊抿著唇,銳利的視線透過鏡片冷冷的看著她。

“你很想知道?”

關月汐看著他風雨欲來的臉色,不知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要她把熠熠交出來,是絕對不可能的!

“謝先生,有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雖然有些失禮,但以郭小姐的人品,她的話你實在不該輕易相信。

謝奕辰一聲冷笑,諷刺的看著她挑起嘴角。

“不該相信她,就該相信你麼?關月汐,你給我老實交待,你到淩雲山莊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你的孩子呢?聽說他得了很嚴重的病?現在治好了嗎?”

關月汐心裡刹時一緊,臉色緊繃的望著他。

“是不是郭薇對你說了什麼?她是騙你的,而且那天小昀被綁架……”

“夠了!”

懷疑的念頭一旦生出,人的心裡就像長了一條毒蛇一樣,無論關月汐說什麼,謝奕辰都覺得她是另有所圖。

他厭惡的望著眼前的女人。

“關月汐,如果你敢繼續對我撒謊,我會讓你知道有什麼後果。

關月汐眉頭一蹙,垂在身側的手不由緊了緊。

這就到她離開的時候了嗎?!

時間確實有些倉促,她甚至都冇來得及確定,小昀到底是否願意跟她一起走。

與此同時,郭家二樓的一間房間裡。

郭召謙翹腿坐在屋中的書桌後,看著對麵的兩個黑衣人道:“你們確定她就是那天出現在醫院監控裡的女人?”

兩個黑衣人點點頭,其中一個道:“剛纔我們已經把今天的錄像跟那天從醫院拷貝的做了對比,從麵部特征來看,確定是她無疑。

郭召謙蹙眉,揉著春水的濕潤眼眸中現出幾絲陰冷。

“可是我剛纔去跟她接觸過,她對我的反應很平淡,也冇有跟我提起老頭子。

兩個黑衣人對望一眼,其中一個提議道:“會不會是她裝的?畢竟那U盤裡可裝著要命的東西,如果她明白它的重要性,肯定不會輕易讓人知道。

郭召謙搖搖頭,臉色淡然的道:“我看不像。

“大少,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要想辦法把她的包包取來檢查一遍嗎?”

郭召謙看著閉路電視裡,關月汐推著謝奕辰走進客廳的影像,忍不住高深莫測的笑了笑。

“這個女人實在有趣。

明明是國際頂尖精算師,卻扮成一個卑微的看護潛伏在謝奕辰身邊,現在又攪進了郭家遺產爭奪的漩渦之中,我倒要看看,她如何給自己脫身!”

幾天前他接到訊息,郭震華要與他的律師在醫院的小花園交接遺囑,於是趕到醫院阻止。

誰知好巧不巧,他到的時候那老頭子剛好蹬了腿,他搜遍全身,也冇有找到那個裝有遺囑和股權轉讓書的U盤。

他馬上派人以最快的速度把醫院搜了個底朝天,隻要郭震華經過的地方,連地磚的縫隙都冇有放過,但仍然一無所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