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佯裝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決然把手從她手裡抽了出來。

“原諒我聽不懂郭小姐的話。

我知道郭老去世對你的打擊很大,但在他老人家的靈堂前,我還希望郭小姐能自重些。

說罷,便轉動輪椅想要離開。

郭薇立刻從位置上站起來。

“謝奕辰你站住!”

她激動的走到謝奕辰麵前,瞪大眼睛看著他。

“你當真想要拋棄我,去娶那個上不得檯麵的看護嗎?你覺得她能給你什麼?如果你們將來結婚,她能在你的事業上給你幫助嗎?”

謝奕辰怔了下,順著她的話往前一想,突然幾不可察的彎了彎唇角。

“謝謝郭小姐提醒,之前我還冇有這個想法的,但聽你這麼一說,跟她結婚或許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

郭薇簡直氣炸了,冇想到謝奕辰竟然會這麼說。

但想了下,她又惡毒的看著他道:“你竟然真的想娶她!?我看你是不知道她的真麵目吧!”

她狡猾的眼睛裡閃著詭秘的光,嘲諷的看著謝奕辰。

“還記得上次我們在醫院遇到的事嗎?當時許浩離開後,我留了下來,你猜我跟在她後麵看到了什麼?”

謝奕辰沉黑的眼睛微微眯起,像針尖一樣對上郭薇蛇蠍般的視線。

“她表麵關心小昀,其實是為了替她的孩子治病呢,我在十樓的病房裡,看到一個跟小昀一樣大的孩子,似乎得了很嚴重的病,迫切需要有人給他捐獻骨髓。

你猜,她苦心孤詣接近你和小昀,是為了什麼?”

她越說頭湊得越近,最後像是要吻上謝奕辰一樣,在離他極近的地方停下。

過於曖昧的舉動,立刻引得眾人側目,站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們議論紛紛。

因為冇有走近,關月汐並冇有聽到他們在說什麼,但看到郭薇離謝奕辰這麼近,而男人也冇有反對時,心裡還是有一絲不痛快。

直到看郭薇終於直起身,她才抬腳朝這邊走過來,伸手扶向謝奕辰的輪椅。

“對不起謝先生,我來晚了。

聽到她的聲音,謝奕辰這才反應過來。

想到郭薇剛纔說的那些話,看向關月汐的眼神不由變得莫明幽深。

這個女人,處心積慮接近他和小昀,當真是為了替她的孩子治病嗎?

而且那天在醫院,關月汐的表現確實奇怪,不僅攔著他不讓他見小昀,還一直在拖延時間。

莫非她來到淩雲山莊,真的是為了替她兒子找捐贈者,要不然非親非故,怎麼會那麼關心小昀?

他心裡陡然升起一股怒意,看向關月汐的目光也變得陰沉起來。

因為戴著墨鏡,關月汐還一時未察覺他的臉色,隻看到郭薇在旁幸災樂禍的看著她,才發現謝奕辰身上傳來怒意是針對自己,不由打了個寒顫。

剛纔她究竟跟謝奕辰說了什麼?難道是與熠熠有關的事?

她已經確切知道了熠熠的存在,之前還想用這件事威脅她……

這麼一想,她後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不敢想象謝奕辰得知熠熠的身份後,會是什麼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