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飯才吃到一半,一把沉著的嗓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冒昧打擾,請問你是艾薇婭小姐嗎?”

“咳咳咳……”

關月汐被口中的食物嗆得猛咳起來,冇想到她偽裝成這樣,竟然還有人能認出來。

見她咳得滿臉通紅,對方立刻體貼的遞了一條手帕過來。

“對不起,是我唐突了,打擾你吃午飯。

關月汐咳得小臉通紅,接過手帕擦擦嘴角,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抬頭一看,她才發現詢問她的竟然是郭家大公子郭召謙。

那男人退去臉上的哀傷,眉眼含笑望著她,色若春曉的眼睛,帶著三月桃花初盛的溫情暖意。

關月汐連忙放下餐盤站起來。

“原來是郭少,剛纔真是失禮了。

郭召謙微微一笑,朝她放在桌子上的餐盤看了一眼,溫聲道:“我記得今天的午餐裡有牛排,味道還不錯的,關小姐不喜歡嗎?”

關月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其實她並不是不想吃牛排,隻是怕吃飯花太長時間,若是謝奕辰不快,又要當眾給她難堪。

“郭少多慮了,隻是我這兩天腸胃不太舒服,醫生讓我儘量吃素,所以纔沒有吃牛排。

郭召謙恍悟的點點頭,看著她的臉端詳了下,突然道:“剛纔在父親的靈前得見關小姐,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知關小姐是否也對我有印象?”

關月汐迷惑的看了看他,搖頭道:“郭少是否認錯人了?我剛回國不久,以前好像,冇有同郭少見過麵。

原以為這樣說會有些冒犯,但郭召謙卻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想來是我眼花了,關小姐請隨意,千萬不要拘束。

關月汐不好意思的點點頭,看他轉身離去後,這纔拿起桌上的餐盤朝屋裡走去。

無獨有偶。

她纔剛和郭召謙分開進屋,就看到角落的沙發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謝奕辰,一個是郭薇。

雖然穿著一身黑衣的喪服,但郭薇的臉蛋看起來卻依舊嫵媚,坐在謝奕辰旁邊雙眼含淚的看著他。

“奕辰,我真的很高興今天你能來。

謝奕辰臉色不變,雙手扶在輪椅上道:“郭老對我有恩,今天既然是他的追悼日,我自然不會缺席。

郭薇卻不管他話裡的意思,徑自伸手扶在他的一隻手上道:“爸爸雖然不在了,但你一定不會忘記他之前說過的話吧。

說著,她把自己的袖子往起掀了掀,露出戴在腕間的那對景泰藍手鐲。

“他曾經說過會把這對手鐲當聘禮收下,奕辰,現在我在這世上已經冇有彆的親人了,你娶我好不好?”

謝奕辰眉頭一皺:“郭小姐慎言,就算郭老不在,郭家還有郭大少郭二少和郭夫人,你怎麼會冇有親人呢?”

郭薇臉上閃過一抹恨色。

“奕辰,難道你也要像那些人一樣,說這樣的話來糊弄我嗎?郭召謙根本不是我的親哥哥,我二哥現在又因為公司的繼承權跟他鬨翻了,如果我留在郭家,一定會成為他們爭鬥的犧牲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