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也冇跟他客氣。

她明天一早還要上班,精算是很艱辛的腦力工作,如果冇有得到充分的休息,效率會大大降低。

看她轉向慢慢朝樓下走去,謝奕辰心情也莫明變好了些,喚來林叔推他回房,也洗漱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關月汐起了個大早。

穿好衣服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樓上去看小昀的情況。

大約是有林叔照顧,小傢夥身體恢複得不錯,身上的衣服似乎換了一身,體溫也正常,睡得極熟。

從小昀房間出來時,林叔正好從樓下上來,看到她立刻笑著打招呼。

“關小姐,早啊。

關月汐有些愧疚的看著他:“對不起啊林叔,昨天晚上本來打算起來看看小昀的,冇想到一覺就睡到天亮了。

林叔不以為意的笑笑。

“關小姐有心了,年輕人瞌睡好是正常的,再說你們白天上班也辛苦,晚上應該好好休息。

關月汐感激的朝他點點頭,看著他佈滿血絲的眼睛道:“那你的身體現在好些了嗎?前兩天聽謝先生說你不太舒服?”

話音才落,一聲咳嗽突然從林叔身後傳來。

兩人回頭,便見謝奕辰被方謹推著從房間走出來。

“林叔早。

”方謹率先向林叔打招呼,然後朝關月汐點了點頭。

關月汐迴應了下,目光看向謝奕辰時,卻發現他的臉色似乎有些不自然。

謝奕辰卻不理她,直接向林叔道:“林叔,早飯準備好了嗎?今天上午公司有個會。

林叔馬上點頭:“已經準備好了,我馬上讓王媽端到飯廳。

邊說邊有些疑惑的轉身下了樓。

他什麼時候身體不舒服了?這把老骨頭雖然偶爾有些毛病,但總體還是硬朗的。

方謹推著謝奕辰朝電梯走去,經過關月汐身邊的時候,謝奕辰突然問:“小昀的感冒好了嗎?還有冇有發燒?”

“他體溫已經恢複了,還在睡覺呢。

吃完早飯,關月汐特意向王媽囑咐了一下,讓她今天不要做油膩的東西給孩子吃,也不要給她喝涼水和冷牛奶。

謝奕辰坐在車上看著她絮絮叨叨的跟王媽交待,雖然等了一小會兒,卻並不覺得不耐煩,反而覺得這個畫麵特彆好。

直到關月汐轉身向車邊小跑過來,他才搶先轉過頭。

兩天後,小昀的感冒徹底康複。

這其間每天下午關月汐回來,就會對小傢夥問這問那,關懷得無微不至。

小昀也對她很依賴,追在她後麵叫媽媽,向她提這樣那樣的要求。

有時候謝奕辰看著眼前的情景,便忍不住想,要是關月汐真是小昀的生母就好了。

可惜……

三天後,郭氏企業對外宣佈,將於當天下午在郭家老宅舉行郭震華的葬禮,謝奕辰應邀參加。

因為正是週末,關月汐不得不與男人同行。

她像上次一樣換了一身黑色套裝,與穿著同樣沉肅的謝奕辰一起來到了郭家。

到的時候已經賓客盈門,宅子外的大路上停滿了各種名貴的豪車。

關月汐推著謝奕前走了一段,纔到達門外。

古色古香的門廊上掛著幾盞白色的燈籠,兩個身穿黑衣戴著墨鏡的男人站在門口向所有的來賓至意。

關月汐推著謝奕辰走進院子,意外看見許浩竟然也在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