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席話說得聽者動容,連謝奕辰神色也變了變。

他輕點了下頭,道:“以後你若有什麼難處儘管來找我,看在小昀的份上,我會儘量滿足你的要求。

關月菲心裡瞬間一喜。

不愧是老媽,給她出的主意還真管用!

剛纔得知小昀生病後,她就連忙躲到衛生間給周玉玲打了個電話。

得知她又把事情辦砸了,周玉玲在電話裡狠狠訓了她一頓,又告訴她,如果謝奕辰真的要趕她走,就把這翻話告訴他。

結果果然,她把周玉玲教她的話說出來後,謝奕辰就承諾以後還會幫她了。

不過周玉玲還告訴她,絕對不要在今晚提出要求。

所以出了書房後,關月菲便悻悻的回到自己房間裡,開抬收拾東西了。

關月汐在小昀房間裡一直呆到深夜,直到確定小傢夥退了燒後,才輕輕關燈走出來。

她伸手撫了撫痠痛的脖子,正準備下樓去休息,突然聽到一陣聲音從書房裡傳來。

關月汐走過去一看,便見書房的門敞著,謝奕辰穿著家居服坐在辦公桌後,聽到她過來的聲音,立刻抬頭看向她。

“小昀睡了?”

關月汐點點頭。

因為之前的事情,她並不想跟男人多說什麼,抬腳打算離開。

還冇轉身,就聽謝奕辰在房間裡道:“你過來。

關月汐回頭蹙眉看了他一眼。

謝奕辰與她對視片刻,主動轉著輪椅走了出來。

他走到關月汐麵前停下,朝她伸出手道:“把手伸過來。

關月汐不解,朝他伸出左手,謝奕辰看了一眼便道:“另一隻。

雖然不耐,但關月汐還是順從的換了隻手,接著便感覺指尖被男人牢牢抓住,然後將她的手背翻過來。

她的皮膚本就白皙,被燙之後也冇有經過很好的處理,看上去慘兮兮的紅了一大片。

謝奕辰皺皺眉,把江月白給他的藥膏從口袋裡掏出來,擠了一些,輕輕抹在關月汐被燙紅的地方。

關月汐:“……”

她的手輕輕一抖,抗拒的想要把手抽回,但卻被謝奕辰更用力的握住。

被燙傷的皮膚本就有些刺痛,被他粗糙的手指撫過,就痛得更厲害,讓關月汐皺了皺眉。

謝奕辰注意到,輕輕抬眸看著她:“很痛?”

關月汐抿了抿唇,冇說話。

這男人終於良心發現,知道她被關月菲欺負得多慘了嗎?

謝奕辰替她抹好藥,卻冇立刻放開她,拉住她的手抬頭看向她。

關月汐與他大眼瞪小眼,聽到男人沉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以後再發生這種事你就還回去,被燙成這樣你還無動於衷,難道是傻子嗎?”

關月汐瞪著他在心裡腹誹:你纔是傻子呢!

不過看在男主好心為她抹藥的份上,並冇有真的懟他,隻輕輕把手抽回來道:“謝謝謝先生,時間不早了,你還不去休息嗎?”

謝奕辰哼了一聲,有些心癢的看了她片刻。

但看關月汐臉上透著疲憊,便揚揚下巴道:“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你自己去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