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眼神變得銳利了些:“你看清楚了?她是故意的?”

王媽連忙搖頭,抖抖索索道:“我冇看清啊先生,我當時在煮飯,看著鍋裡的菜呢。

嗚嗚嗚,老闆真是太嚇人了!

她隻是一個小小的廚娘,何必為難她?!

謝奕辰恨鐵不成鋼,颳了她一眼道:“下去吧。

王媽出門打算開溜,便發現關月菲正站在門外。

兩人的目光一接觸,她就立刻瑟縮的低下頭,邁開腿朝樓下跑去了。

謝奕辰思忖了下,就聽到外麵傳來敲門聲,接著便聽關月菲道:“奕辰,我可以進來嗎?”

謝奕辰說了句進吧,順手把江月白給的燙傷藥放在了抽屜裡。

關月菲雖然並不知道剛纔王媽上來是為了什麼事,但對小昀生病的事,她還是很不安的,一臉愧疚的看著他。

“對不起奕辰,我不知道小昀的體質原來這麼差,早知道我今天下午應該在樓上看著他的,不該偷懶休息……”

雖是認錯,但她字字句句都透著為自己辯護的資訊,有耳朵的人都聽得出來。

謝奕辰看了她一眼,聲音淡漠的道:“明天你不用再來山莊了,一會兒我會讓司機送你回去。

“什麼?!奕辰……”

關月菲頓時一慌,急著想要分辨,卻被謝奕辰抬手打住。

“不用解釋了,小昀的體質並不差,你如果真的有用心照顧他,他是不會輕易生病的,就算你真的是小昀的生母,也不一定是最適合照顧他的人。

關月菲的臉頓時變得一片慘白,連忙搖頭。

“奕辰,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知道我今天做得不夠好,但我也是第一次照顧孩子啊,難免有疏忽的地方……”

謝奕辰卻不想再聽她解釋,抬眸銳利瞥了她一眼。

“還有關月汐被燙傷的事,是你故意的吧?”

關月菲大駭,連忙走過去蹲在他麵前,扶著輪椅道:“奕辰,你誤會我了,我怎麼會故意傷害姐姐呢,當時她在給小昀做布丁,我隻是想過去學習下,準備下次自己做給小昀吃。

謝奕辰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

點頭道:“我姑且相信你一次,但淩雲山莊你還是不要再呆下去了,至於其它,我會想辦法再補償你的。

關月菲努力作出可憐的模樣,從眼角擠出幾滴眼淚。

“奕辰,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我以後一定會努力學習的,好好照顧小昀,好好和姐姐相處,不會再惹你生氣。

謝奕辰默了下,目光淡然的看向她。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讓你來山莊隻是想讓小昀體會到母愛,並冇有彆的意思,至於你如何跟彆人相處,我也管不著。

關月菲頓時一噎。

她剛纔一時嘴快,說得太多了!

為了不讓謝奕辰看破她的心思,她這才抹抹眼睛從地上站起來。

“我知道了,我這就回房收拾東西。

言語間,目光戀戀不捨的朝謝奕辰望著,作出傷心的樣子。

“不管五年前我們的相遇是如何造成的,但我對你的心意是真的,就算你不喜歡我,但看在我是小昀母親的份上,希望你也不要厭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