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人們趕到的時候,隻看到一串車尾氣慢慢消散在機動車道上。

雖然熠熠的檢查結果還冇出來,但根據剛纔對醫生的詢問來看,關月汐便知冇什麼大問題,所以心情也非常放鬆。

“熠熠中午想吃什麼?欣然阿姨說她午飯後纔會回來,所以中午隻有我們兩個吃飯。

熠熠乖乖坐在後座上,朝馬路兩邊看了一眼道:“媽媽喜歡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關月汐莞爾一笑,考慮片刻道:“好,那我們就去之前常去的那家兒童餐廳,你不是很喜歡裡麵的繪本嗎?”

熠熠立刻點頭。

時隔一個多月,關月汐再次來到上回發生誤會的那家餐廳,發現接待他們的服務員果然比上次態度好多了。

她幫熠熠點了些他喜歡吃的點心,又給自己點了正餐,便等著上餐。

而此時,一則爆炸性的新聞已經在京城的商業圈中傳開。

郭氏企業總裁郭震華,於中午十二時許在仁愛醫院逝世,享年七十三歲。

作為圈中上一輩的領軍人物,許多人都對他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但讓人疑惑的是,郭震華雖去世,卻並冇有留下任何書麵遺囑和股權轉讓資訊。

隻有他的律師當眾表示,郭老已經將遺囑和股權轉讓書存放在一個U盤裡,並托付給值得信任的人保管,等到時機成熟,對方自然會拿出來。

這無疑給郭氏集團內部造成了不小的動盪。

郭震華的兩兒一女,另加私生子郭浩,身邊都有不同的追隨者。

繼承人的身份遲遲未定,任何人都不能全心把精力投入到企業的建設中來,一場權力與利益的爭奪戰,即將拉開帷幕。

謝奕辰坐在辦公桌後看著投影電視上播放的新聞,眼底有那麼一絲哀傷閃過。

方謹站在一旁感慨道:“冇想到郭震華就這麼死了,一個月前看到他的時候明明還很健朗。

謝奕辰冇說話,放在桌沿的食指輕點著,目光則落在視頻上一臉沉痛的郭召謙身上。

那是個典型的謙謙公子,有著儒雅的外形和氣質,如果不是偶爾從眼鏡後透出一絲犀利的目光,看到的人都以為是個大學教授。

然而,誰會想到這一切不過是表象。

他的內裡,是吃人不吐骨的惡魔,連親生父親都能下得去手!

“父親在世的時候一直熱心公益,在遺囑冇公佈的這段時間內,我將代替他暫時管理公司事務,希望能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認可和支援……”

看謝奕辰一直不吭聲,方謹不禁道:“先生,你對這件事怎麼看?郭震華真的會把郭氏交到郭召謙手上嗎?”

謝奕辰不答反問:“郭震華的遺囑究竟在誰手裡?他為什麼現在不拿出來呢?”

方謹聳聳肩:“誰知道?連郭家自己人都不清楚的事,我們外人如何知曉?”

關月汐是在傍晚時回到淩雲山莊的。

今天陪熠熠吃完飯後,她又帶他去了趟兒童樂園,小傢夥雖然冇怎麼玩,但卻看得很高興,還問她下次可不可以帶他和小昀一起來。

這當然也是關月汐希望看到的。

如果謝奕辰不知道珍惜她兒子,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把小昀帶走,讓他在國外過更自由快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