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那護士道:“這位小姐,請問你和病人是什麼關係?”

關月汐愣了下,下意識把墜子收進口袋道:“冇什麼,我剛纔在外麵遇到他,看他行動有些困難,就順便把他送回來。

“原來是這樣,那真是謝謝你。

護士笑了笑,扶著老人在床上躺好,便低頭去拿托盤裡的針和藥劑。

關月汐看冇自己什麼事,便滿心疑惑的退出了病房。

這老人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把這東西給自己呢?

不過她並冇有多想,離開病房就立刻原路返回,到了檢查科。

推開護士站的門,熠熠還躺在床上熟睡,她這才安心下來。

同一時間,住院部十二樓的病房裡,剛纔被關月汐送回來的老人正安靜的躺在床上。

但如果仔細去看,便會發現他的胸口冇有任何起伏,顯然已經停止了呼吸。

郭世謙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用力捏了捏眉心。

他剛接到訊息,父親在醫院的小花院裡與律師見麵,並且拿走了遺囑和股份轉讓書的掃描件,剛想到醫院截住他,冇想到還是遲了一步。

不多時,剛纔給老人打針的女護士從門外走進來,麵色緊張的朝他搖搖頭。

“郭先生,我們去花園找過了,根本冇有。

郭世謙一聽,慢慢從椅子上站起,過來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巴掌。

護士的臉被打得偏向一邊,半張臉都紅了,卻一個字也不敢多說。

郭世謙又問:“那他臨死前還見了誰?除了律師之外,還在花園裡跟彆人接觸過嗎?”

護士立刻搖頭。

“當時我就在不遠的地方看著,他並冇有和彆人接觸,不過……”

說到最後,她突然眼前一亮。

“不過什麼?”郭世謙問。

“郭老回病房的時候,有個女人跟在他身邊,說是在外麵遇到他,順道送他回來的,東西會不會在那個女人身上?”

郭世謙雙手揣進西褲口袋裡:“立刻給我去找,天黑之前,我要見到她。

熠熠這一覺睡了半個多小時,關月汐便抽空給爺爺的福利院打了個電話,掛斷電話時,小傢夥才慢慢睜開眼睛。

“媽媽。

轉頭看到關月汐坐在床邊,他立刻叫了她一聲。

關月汐抬頭笑看著他:“寶貝醒了。

她邊說邊將熠熠身上的薄被掀開,把小傢夥抱進懷裡。

“檢查都做完了,我們回家吧。

熠熠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以前每次媽媽帶他來醫院,都得呆上幾天才能回去的。

但看到關月汐抱起他朝電梯走,他立刻知道這不是做夢。

母子兩人剛上電梯,便有幾個黑衣人從遠處的走廊上衝過來,蠻橫的將過道上的護士和病人撞開,朝熠熠剛纔呆的休息室跑去。

打開休息室的人,裡麵卻空無一人。

這時耳機裡有人道:“她抱著孩子上電梯了,右手邊第二個拐角,三號電梯。

為首的黑衣人一聽,立刻帶人朝電梯趕去。

但到的時候依舊遲了一步。

電梯上的按鈕顯示,電梯已經到了負一層。

對於身後發生的一切,關月汐一無所知。

抱著熠熠慢慢上車,然後駛出停車場,朝前麵的街道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