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感激的一笑。

幾個項目的檢查做下來,她確實也挺累的,況且熠熠已經睡著了,她也不忍心把他吵醒。

“那就麻煩你們了。

“關小姐不用客氣,熠熠長得那麼可愛,護士站裡的姐妹們都對他喜歡得不行呢。

小護士說著,把裡麵的休息室打開,讓關月汐把熠熠抱了進去。

把孩子放在床上後,關月汐便趁機到外麵喝了口水,正打算倒回去,突然看到前麵的走廊上走來一個老人。

那老人頭髮全白,整個人骨瘦嶙峋,蒼白的臉上透著異樣的潮紅,手裡雖拄著柺棍,但走路的樣子還是很費勁。

更奇怪的是,他病成這樣,身邊竟然冇有照顧他的人。

關月汐刹時想到爺爺,設身處地之下,忍不住快步朝他走了過去。

“老人家,你要去哪裡,我扶你過去吧。

老人看她一眼,似乎不太想搭理。

關月汐有點尷尬,但看他隨時像在倒掉的樣子,還是不太放心,跟在他身後走了一段。

大約是注意到她的行為,那老人走到一個拐角的時候突然停下來,回頭朝她望瞭望。

關月汐看出他確實需要幫忙了,立刻上前攙住他的胳膊。

“老人家放心,我冇有惡意的,我爺爺跟你年紀差不多,也一直身體不好在住院,你要去哪裡?我送你過去好了。

老人看她一眼,伸手往前顫巍巍的指了指。

關月汐看了一眼,又見他身上穿著病號服,便知他是要去住院部大樓,立刻扶著他朝電梯走去。

一路上老人都冇冇話。

他的行動很遲緩,關月汐隻能刻意放慢腳步扶著他的胳膊慢慢朝前走。

雖然很怕熠熠醒來找不到媽媽,但也冇有出聲催促。

直到電梯到了十二樓,老人纔出來朝前麵的走廊走去。

關月汐問:“老人家,你住在哪個病房,我幫你看看。

老人家卻不理她,自己按著牆壁上的指示牌往前走,不一會兒就在一間病房前停了下來。

關月汐推開門:“你就住在這裡?”

老人家點頭,拄著拐小碎步似的朝裡走去。

關月汐耐心把他扶到床邊坐穩了,道:“老人家,那你在這裡慢慢休息,我先走了。

說完,正準備轉身離開,卻發現自己的手臂被抓住。

關月汐回過頭,就見那老人用渾濁的眼睛看著自己,從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顫巍巍的塞到她手上。

她驚訝的攤開手,發現是一枚鑰匙形狀的墜子,不知是做什麼用的。

“老人家,這是什麼東西,你要把它送給我做謝禮嗎?”

老人點點頭,張開嘴似乎想說什麼,卻見病房的門再被推開,一個護士端著托盤從外麵走進來。

“郭先生,你醒了。

她邊說邊走進來,用戒備的目光朝關月汐看了一眼。

關月汐拿著墜子正想解釋,那老人卻往她胳膊上用力一推,將她推了一個趔趄,又朝她甩甩手,示意她快走。

關月汐愣了下,便見那老人已經背過身去躺下,好像不願跟她說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