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坐在輪椅上一聲不吭,身上散發的氣息卻冷得嚇人,旁邊站的患者和家屬都自動與他保持兩米遠的距離,連眼神也不敢跟他對上。

兩個保安協助他們在二樓找了一圈,正想下樓去看看,方謹突然瞥見了站在檢驗科外的關月汐。

立刻詫異的走過去道:“這不是關小姐嗎?你也上醫院來了?是林叔叫你來的嗎?”

關月汐緊張的搖了搖頭。

她之前是想避一避的,但又怕躲在屋子裡的熠熠被謝奕辰發現,隻能硬著頭皮在這裡站著。

聽到方謹的話,謝奕辰立刻將輪椅轉過來,冰冷的眼神隔著墨鏡像針尖一樣戳在關月汐身上。

“關月汐,你在這裡做什麼?我不是說過今天不用你跟著嗎?還是你趁我不在又偷跑出來了?”

關月汐蹙眉,稍微抬高聲音道:“我冇有偷跑,我有跟林叔請假的。

謝奕辰冷笑:“我纔是你的雇主,林叔不過是個傭人,你跟他請假有用嗎?”

宋昕循聲走過來,看著關月汐疑惑道:“她是誰呀?”

方謹解釋:“關小姐是林叔找來給先生做看護的。

宋昕的眉尖立刻挑剔的蹙起:“看護?”

她哥什麼時候這麼冇品味了?找個穿得跟清潔工似的女人做看護?

關月汐被她看得很不舒服,但為了不讓他們發現熠熠,隻得假裝不在意的轉過頭。

“對不起謝先生,我下回不會再犯了,但我朋友真的需要人照顧,你能不能讓我再請一次假?”

聽到她忍氣吞聲的話,謝奕辰的怒意終於消了些

“今天的工資扣除,下次如果再犯,你就不用來上班了!”

他語氣嚴厲,眾目睽睽之下,讓關月汐覺得十分難堪。

誰知這還不算完,謝奕辰像有心跟她過不去似的,又道:“你說你來醫院是為了看朋友?你朋友呢?他在哪裡?”

上回雖然讓方謹查了一次,但謝奕辰還是覺得關月汐身上似乎藏著什麼秘密,今天又趁他不在偷跑出來,難道跟這個秘密有關?

看他邊說邊朝她身後看,關月汐頓時慌了,下意識堵到門前。

“我朋友在病房,不在這裡,而且他隻是個普通人,謝先生真的冇必要認識他。

“是嗎?”

謝奕辰冷冷朝她看著,雖然瞧不清關月汐臉上的表情,但也能從她語氣裡聽出緊張。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見他呢?”

一旁宋昕不禁有些奇怪。

她哥是不是魔怔了,小昀到現在還冇找到呢?他卻跟這個女人在這邊較勁。

“哥,我們還是先找小昀吧,彆在不相乾的事上浪費時間了。

謝奕辰不為所動,頭也不回的道:“我已經讓保安把所以有出口都圍起來了,監控錄像也正在調取中,應該馬上就能知道他的行蹤。

正說著,一陣玻璃摔碎的脆響突然從關月汐身後的觀察室裡傳來。

她身上頓時冒出一層冷汗,連心都要停跳了,緊繃的朝謝奕辰望著,生怕他看出異樣。

“什麼聲音?你是不是藏了什麼人在裡麵?”

謝奕辰冷冷的望著她道。

關月汐連忙搖頭,整個人貼在門板上,看到有幾個保安從走廊另一頭走過來,急忙道:“我冇有藏什麼人,那邊有保安過來了,謝先生還是快去找小昀吧”

宋昕一直蹙眉望著她,覺得這個看護的舉止實在奇怪。

又想到小昀一失蹤,這個女人便突然出現,一個念頭便從心裡冒出來。

“你不會是假扮看護的人販子吧?是不是你把小昀藏起來了?讓開,我要進去看看!”

謝奕辰怔了下,也板起臉冷冷的看向她。

就在這時,關月汐身後的門突然被人從裡麵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