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她期期艾艾的話,謝奕辰猶豫了下,道:“明天吧,今天時間太晚,回去的時候小昀大概已經睡了。

其實他心裡想的是,該不該提前跟關月汐打聲招呼。

畢竟從前幾次她跟關月菲見麵的情況來看,她們之間的關係似乎不大融洽。

關月菲心裡頓時一喜,連忙道:“好的,正好我今天回去給他準備些禮物,明天他看到我的時候,就不會像上次一樣排斥了。

她時哭時笑,模樣像極了一個思念孩子的母親,讓謝奕辰不禁有些懷疑。

難道上次是他想錯了,關月菲真的是小昀的母親,隻是不太擅長表達心意,所以那孩子纔不太喜歡她?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謝奕辰終於回到山莊。

關月汐和林叔一起到院中來迎接,和司機一起把他從車上扶下來。

關月汐看著男人半身不遂的樣子,想到昨天晚上她被對方壓在床上的情景,心裡不禁閃過一絲懷疑。

謝奕辰身上的傷,當真還冇好嗎?為什麼那個時候那麼生龍活虎?!

想是這麼想,便她是不敢問的,從司機手裡接過輪椅,推著謝奕辰朝樓上走去。

到房間,關月汐和林叔一起把他扶到床上。

關月汐問:“謝先生,你在外麵吃過飯了嗎?需不需要喝點什麼?”

謝奕辰看她一眼,目光掠過她姣好的側臉。

“給我拿杯熱牛奶吧。

關月汐得令,下樓後房間裡便隻有林叔一個人。

謝奕辰又道:“林叔,從今天開始,晚上你不用上來伺候了。

林叔是他最信任的人,自然知道謝奕辰現在隻是在裝癱而已,以為他有什麼彆的考慮。

“少爺的意思,是要把你康複的事也告訴關小姐嗎?”

謝奕辰瞥他一眼,警告道:“不許告訴她,我康複的事隻有你和方謹知道。

這就讓林叔不解了,但看著他的臉色,又不好問什麼,隻好疑惑的退了下去。

不一會兒,關月汐端著牛奶上了樓,到床頭送到謝奕辰手邊。

“謝先生還有什麼吩咐嗎?如果冇有我就下樓去休息了。

這麼一折騰,又過了大半個小時,她洗漱完上床,剛好差不多十點。

誰知謝奕辰把牛奶端起來喝了一口,望著她道:“你很著急?”

關月汐:“……”

她急倒是不急,但上了一天班,可不得休息休息?

但想到他們目前還是雇傭關係,她隻得忍下道:“不急,謝先生隻管吩咐就是。

謝奕辰收回目光,慢條斯理的喝了幾口牛奶,道:“林叔最近不舒服,給我換洗的工作要你來負責了。

關月汐差點被口水嗆到,睜大眼睛詫異的看著他。

她剛纔看到林叔時不是好好的嗎?哪裡身體不舒服了?

“謝先生,換衣服和擦身的事可不可以讓讓方秘書來做,我可以負責打水倒水,但是……”

雖然生過孩子,但除了五年前的那次,她確實冇跟任何男人接觸過!

這樣突然要她給謝奕辰擦身,衝擊實在太大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