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她胡思亂想時,周玉玲沉吟了下,突然道:“依謝奕辰的聰明,肯定不會隨便被女人誘惑,我看你得從彆的方麵下手。

“彆的方麵下手?哪方麵?”

關月菲疑惑的看著她。

周玉玲不禁戳了下她的腦門。

“說你笨你還不信,謝奕辰現在最在意的人是誰?當然是他的兒子謝淩昀,既然你想冒充小崽子的母親,肯定要做得更像才行,要不然不要說謝奕辰不信,就連彆人也不會信。

關月菲想了下,覺得這話確實有道理。

上次她也是說想看孩子,謝奕辰才答應帶她回山莊的。

“對呀,我怎麼冇想到呢,之前確實是我大意了。

周玉玲得意一笑,把麵前的湯端起來喝了一口道:“現在知道怎麼做了吧?下次可要記得裝得像點,不管那孩子對你怎麼樣,你都要對他百依百順,不能讓人看出他不是你生的。

關月菲疑惑的看著她。

“可是媽,我跟哥不也是你親生的嗎?你平時罵我們不也罵得很狠。

周玉玲氣不打一處來。

“那是因為我天天對著你們,看都看煩了,管吃管喝的伺候你們,你們還想怎樣?”

關月菲嘿嘿一笑,連忙狗腿的給她添了些湯。

“好了好了,彆生氣,反正關月汐走了,這飯菜總不能浪費,我們就把它吃了吧。

在她們母女兩人密謀時,關月汐已經開車回了公司,牛飯還是她在路邊隨意找個地方解決的。

下午的工作結束,她就馬不停蹄趕回了山莊,生怕又被謝奕辰說降低了她的生活質量。

但讓她意外的是,這天謝奕辰卻並冇有在六點前回來,讓她得了不少和小昀獨處的時間。

“媽媽,熠熠的病好了冇有?他什麼時候可以來山莊玩?”

聽到小傢夥的話,關月汐考慮了會兒道:“熠熠的病是好了,但暫時還不能來山莊陪你,你很想他嗎?”

小昀點點頭。

“他上次說過帶我玩森林王者的,那是爸爸公司今年新出的一款遊戲,我還冇學會呢。

聽他語氣裡帶著驕傲,關月汐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

“下次我一定帶他來見你,讓他陪你玩。

聊了會兒,她又忍不住朝手機上顯示的時間看了看。

已經快七點了,謝奕辰怎麼還冇回來呢?難道是公司太忙,要加班?

與此同時,謝奕辰正和關月菲坐在一家氣氛優雅的西餐廳。

對麵的女人眼角紅紅的,可憐兮兮的望著他。

“奕辰,我知道不該這樣冒昧打擾你,但請你讓我再去看看小昀好不好?上次雖然有些不愉快,便我對那孩子的愛卻不輸於天下任何一個母親。

謝奕辰目光淡淡的望著她,心裡閃過一絲詫異。

明明前幾次見麵的時候,這女人絕口不提孩子的事,現在怎麼一看到他就要見孩子呢?

“關小姐,你應該知道,當初我們之間的交易,是有保密協議的。

關月菲點點頭,從眼角擠出兩滴淚水來。

“我知道,但我確實控製不住,每天晚上睡著了,做夢都能看到他。

你放心,我隻是去看看他,什麼都不會多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