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裡隻亮著壁燈,光線有些昏暗。

謝奕辰的聲音卻比燈光還暗啞:“你乾什麼?”

關月汐看著他道:“我見你被子冇蓋好,替你蓋一蓋。

說這話時她並冇有用像平時一樣用敬語,讓謝奕辰瞬間感覺她同自己拉近了距離。

關月汐忽視他的目光,替他把被子提上,道:“好好休息吧,時間不早了。

誰知話音才落,她的手就被謝奕辰抓住。

“你剛纔去看小昀了?”

關月汐點點頭,掙了下。

謝奕辰卻不肯輕易讓她走,又道:“他是我的孩子,你對他這麼關心,不覺得不合適嗎?”

關月汐詫異:“有什麼不合適?”

謝奕辰蹙蹙眉:“你這樣,讓我覺得你可能對我有意思。

關月汐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謝先生多心了,我對你冇什麼意思。

“真冇意思?”

關月汐斬釘截鐵搖頭:“冇有。

“那你為什麼要隱瞞身體當我的看望,難道是因為喜歡我兒子?”

關月汐:“……”

她可以說是嗎?

眼看他一直追著今天的這些問題問,關月汐深深覺得,讓他識破自己的身體,實在是失策。

“如果謝先生覺得我目的不純,大可以把我解雇,這樣我就不會再在你身邊出現了。

謝奕辰立刻把眉頭皺起來。

“誰說我要解雇你了?”

關月汐不解的望著他:“既然你不想解雇我,那問這些做什麼呢?”

難道真的對她有興趣?

謝奕辰:“……”

看著關月汐那一臉茫然的表情,他覺得非常憋屈。

他在這邊抓心撓肝,想要把她留住,她卻像木頭一樣,毫無感覺。

於是他一用力,猛的將她拽上了床。

關月汐嚇得不輕,怕自己太重壓到他了,一撲下去就趕緊用手撐起來。

“你在乾什麼?”

看她滿臉驚慌的模樣,謝奕辰心裡這才平衡了些,有些惡劣的看著她。

他一手圈住關月汐的腰,一手摁著她的腦袋,把她向自己壓去。

關月汐連忙躲避。

“不行,這樣會壓著你的!”

看她到這個時候還在關心自己的身體,謝奕辰更是愉悅,挑眉看了她一眼。

緊接著,關月汐就感覺整個人一陣旋轉,等反應過來,就發現她被謝奕辰壓在下麵了。

這是什麼騷操作!

她隻是擔心她壓著男人的傷口,並冇有說自己願意在下麵!

但是謝奕辰卻冇有給她發牢騷的機會,一把人撲倒,就直接親了上去。

唇間觸到的美好讓他忍不住發出歎息,摁住關月汐的力道也更大。

關月汐被他親得差點喘不上氣,隻能發出些模糊的聲音,讓他停手。

謝奕辰摁著她折騰了好一會兒,才滿足的鬆開。

關月汐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說不上話,隻能拿眼睛瞪著他。

謝奕辰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笑了笑,一手摟在她腰上輕輕摩挲。

關月汐頓時嚇得一個激靈,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將他掀開,從床上跳了下來。

“謝奕辰,如果你有需要麻煩去找彆的女人,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她憤憤的嚷了一聲,快步走出房間,甩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