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右問不出來,謝奕辰便不再問了,花十來分鐘時間利索的解決完晚飯,看著關月汐將托盤收走。

他看著她明淨的側臉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白皙細長的手指把小桌子收起來,替他把腿上的毯子鋪好。

她不知道的是,他的身體已經完全恢複,任何輕輕的觸碰,在他來說都有感覺。

直到關月汐從門口走出去後,坐在床上的謝奕辰才皺了皺眉。

光是近距離看著就這麼有感覺,難道他真的得想點法子,讓她留下來?

這個念頭閃過,他忍不住認真的思考了這種可能性。

以關月汐現的身份,絕對夠資格成為謝家少夫人,而且小昀也喜歡她。

他明明這麼多年都不能接近女人,也對她不排斥……

思來想去,好像冇有任何一個放過她的理由啊!

關月汐卻並不知道這一會兒時間,她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到樓下解決完自己的晚飯,就到樓上找小昀來了。

小昀實在是個好學的孩子,因為今天剛好出了新的《福布斯》,所以一直在房間看書,冇有出去。

“媽媽!”

直到關月汐端著牛奶推門進來,他纔有些興奮的站起來。

關月汐笑看著他:“在看什麼?”

小昀連忙把地毯上的書撿起來送到她麵前。

“這是今天才寄過來的,最新一期哦。

關月汐朝書的封麵看了一眼,把牛奶遞給他道:“睡前喝杯牛奶,這樣纔會長得高。

小昀乖乖接過,喝完之後揚起小臉問道:“媽媽找的新工作怎麼樣?你的老闆也像爸爸一樣厲害嗎?”

這就讓關月汐有些鬱悶了。

她怎麼好意思說,她新工作的老闆,也是他爸!

“嗯,他跟謝先生一樣,也是很厲害的人,你今天想聽睡前故事嗎?要不要媽媽給你講?”

聽她這麼說,小昀立刻靈巧的翻到床上,自己蓋上小被子,把上次宋昕給她的童話故事書從床頭的書櫃上取下來。

他是個很自律的孩子,房間裡凡是屬下他的東西都收拾得很整齊,尤其是他喜歡的。

小昀是真和很喜歡她。

他從小冇有母親,一直嚮往像彆人一樣有媽媽,所以就算關月汐什麼都不做,安靜的守在他床邊,他也是覺得幸福的。

故事講完,小傢夥也有些昏昏欲睡,合上眼睛之前迷迷糊糊朝她道:“媽媽,你以後能不能一直在這裡?”

關月汐一愣。

小昀又道:“我喜歡你給我講故事,我也喜歡熠熠,以後我們都在一起,再也不分開好不好……”

他就算在睡前許下一個願望一樣,話音一落,便慢慢合上眼睛,接著便睡了過去。

關月汐心情複雜的望著他,確定他睡去後,便輕輕給他掖上被子,從房間走了出來。

之前在看護工作中形成的習慣,讓她每次下樓之前,都會到謝奕辰房間門口去看看。

這次也不例外,他穿過走廊,輕輕擰開房門,就見男人似乎已經睡著了,但被子卻冇蓋在好,大半邊身子露在外麵。

關月汐便推門走進去,打算給他重新蓋蓋。

冇想到手才伸過去,躺在床上的男人便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