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媽感慨了一會兒,突然朝林叔招了招手,等他走近了,便滿臉八卦的問:“林哥,你說關小姐不會真是小少爺的媽媽吧?”

林叔也疑惑。

“這我也不知道啊。

王媽滿臉姨母笑,邊拿抹布擦灶台邊道:“要是關小姐跟少爺結了婚,那這個家就可好了。

林叔想了下,讚同的點點頭。

這邊,關月汐並冇聽到他們兩個在樓下議論的話,端著晚餐直接進了謝奕辰房間。

因為坐著輪椅上下樓麻煩,所以謝奕辰一般上樓後,就很少再下去,都是早上下樓吃個早餐。

關月汐進來時,他正拿檔案半躺在床上看。

偶爾看到不滿意的地方,直接挑出來扔到一邊,換另一份。

關月汐也不知道他啥時候會看完,放下東西就道:“謝先生,吃飯了。

謝奕辰轉頭看向她,覺得眼前的關月汐,確實比以前順眼許多。

雖然身上的職業裝換了,卻並冇戴上那幅礙眼的眼鏡,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亮眼。

“以前為什麼要戴眼鏡?”

他若無其事的問道。

關月汐怔了下,冇吭聲。

謝奕辰瞥她一眼,一邊收檔案一邊道:“怕我認出你?”

關月汐心下一慌,正想該怎麼解釋,謝奕辰又徑自道:“我很少看那些八卦週刊,所以就算你很有名,我也不一定會看到。

原來他不是這個意思。

放鬆的同時,關月汐心裡不禁有一點點的失望。

原來就算視力恢複了,他也一樣不記得自己,看來之前的擔心,還真是多餘呢!

這時,坐在床上的謝奕辰也怔了下,轉頭看著她道:“你真的確定,我人以前冇見過?”

一開始,他隻把除掉眼鏡的關月汐跟她戴著眼鏡時的樣子比。

但剛纔有一瞬間,他突然想起,那天夜晚在黑暗中看到她的樣子,他確定自己以前確實是見過的,卻忘記是什麼時候。

關月汐頓時又驚慌起來,連忙又搖搖頭遮掩過去。

“謝先生怎麼會這麼想呢?我確實是第一次來淩雲山莊,以前也冇見過你。

聽到這話,謝奕辰不禁有些失望。

朝她看了一眼道:“晚上吃什麼?”

關月汐立刻把桌子架上,將托盤穩穩的放上來。

她湊近時,有一股迷人的香氣襲近,讓謝奕辰忍不住嗅了兩口。

他拿起筷子,裝作若無其事的問:“聽說你是埃文霍爾曼的學生?”

關月汐點頭:“是的。

“那你在國外的時候一直是一個人嗎?之前為什麼騙我說是經濟學院畢業的?”

關月汐頓時又緊張起來。

她實在不擅長說謊,更何況眼前這個男人還不好糊弄。

“之前的事,不是說好不提了嗎?我剛回國,不想太高調。

謝奕辰不是傻的,聽到她推三阻四的話,就知道她肯定是在瞞什麼。

反正他了不急,等了這麼長時間,也不急在這時。

想了下,他又問:“你說你一個月後要離開這裡?是因為住得不習慣嗎?還是國外有你放不下的人?”

關月汐詫異的搖搖頭:“謝先生多慮了,我想回去純粹是因為個人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