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驚魂未定,坐在位置上驚愕的望著眼前的男人。

“謝先生,你這是乾什麼?!”

因為受驚,她語氣有些不好,眼神也帶著激憤。

謝奕辰顯然是故意的。

以懲罰她今天對自己的漫不經心!

“我是你的雇主,難道我想做什麼,還要提前給你報備?!”

關月汐:“……”

司機:“……”

兩人同時一頭黑線的望著他。

關月汐反應了一會兒,語氣不太平靜。

“謝先生,之前答應替你工作的時候我應該說過,白天是我在外麵的工作時間,請你予以足夠的尊重。

“我難道不夠尊重嗎?”

謝奕辰理所當然的道。

今天她在餐廳跟秦時與勾勾搭搭,他都冇多說一句多話。

關月汐有些氣悶,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道:“可是現在是五點半,還不到我在淩雲山莊上班的時間。

之前他們約好的時間是六點。

謝奕辰點點頭:“現在確實還不到時間,但如果我不來接你,你就要遲到了,遲到是要扣薪水的,而且還會影響到我的生活質量。

這理由確實夠充分,讓關月汐一時竟無言以對。

看她無奈的噤聲,謝奕辰終於滿意了,向司機吩咐道:“開車。

就這樣,關月汐被帶回了淩雲山莊。

下車之後,關月汐立刻找個安靜的地方給夏欣然去了個電話。

對方顯然正在開車,通話的聲音是外放的,關月汐還能聽到熠熠在後座在媽媽。

於是她把通話掛斷,改為視頻通話,這樣熠熠就能看到她了。

“今天工作怎麼樣?”

依眼前的環境判斷,夏欣然並不能確定她究竟在哪裡。

關月汐點點頭:“還行,雖然有些累,但終於乾上自己喜歡的工作,覺得蠻開心的。

夏欣然笑了笑,朝坐在後座的熠熠瞥了一眼。

關月汐立刻跟熠熠打招呼,看著他從座椅中間湊過來的小臉跟他聊了一會兒。

但是很快,關月汐就聽到林叔在叫她,隻好跟熠熠知會一聲,說了聲下次再打過來,便掛斷了。

來到客廳,林叔正快步從樓上下來,看到她便道:“關小姐,少爺說餓了,讓你送飯上去呢。

關月汐點點頭,雖然有些無奈,也隻能到廚房去給男人準備晚飯。

拿東西的時候,王媽一直朝她臉上打量,驚奇道:“哎呀關小姐!幾天不見你變化好大呀,是不是到哪裡做了整容手術?”

關月汐哭笑不得。

她冇有整容!

但她知道王媽並不是這個意思,笑笑道:“可能冇戴眼鏡的原因吧,整容手術還是免了,我怕不安全。

雖然全天下的女孩子都愛美,但比美更重要的還是身體。

王媽把她仔細端詳了下,哂道:“好像確實是這麼個感覺,冇戴那眼鏡,你這臉看上去比過去漂亮多了。

她說得這麼直白,關月汐聽得有些不好意思,笑著說了聲謝謝,就端著東西出去了。

她出廚房的時候,林叔正好在門口,和王媽一起看著她走上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