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昀機靈的大眼睛轉了轉,偏頭無辜的看著他道:“因為我喜歡月汐阿姨啊,覺得她像媽媽,所以就叫她媽媽。

謝奕辰:“……”

連他的孩子也喜歡這個女人,真是該死!

想到剛纔關月汐靠在他懷中,那種溫軟香甜的感覺,他忍不住又是留戀又是懊惱。

既然小昀說她過兩天還會回來,那他就暫且再等兩天。

若她敢這麼走掉,看他怎麼收拾她!

這邊,關月汐目送謝奕辰和小昀上了電梯後,就轉身朝VIP病房的樓屋走去。

熠熠還在病房等著她,雖然有夏欣然看著,但若小傢夥醒來看不到她,一定會不安的。

她邊想邊走進電梯,正要伸手按樓層按鈕,一隻手卻快她一步伸了過去,準確的按在十樓上。

“謝謝。

關月汐兀自想著心事,並冇有注意到後麵走進來的人是誰,直到一把熟悉的嗓音從耳邊傳來。

“不用客氣,我可是特意在這裡等你的。

她詫異的轉頭,便見腦袋上頂著紗布的郭薇在旁一臉陰笑的看著她。

關月汐眉頭一皺:“郭薇,你怎麼在這裡?”

謝奕辰已經離開,郭薇自然冇什麼好顧忌的,放心大膽的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

“我在這裡,自然是為了讓你離開奕辰!”

關月汐冷眼看著她,擰眉道:“我不明白郭小姐的意思,我與謝先生之間不過是雇主與看護的關係,隻要合同解除,我和他便再無瓜葛。

郭薇一聲冷笑。

“少裝蒜了!你以為我看不出奕辰對你有意思?像你這種狐狸精,我見得多了,表麵裝得像朵清純的小白花,其實一肚子壞水,就是圖男人的錢財罷了。

聽到她毫無根據的指摘,關月汐不禁眯了眯眼睛。

“這麼說來,關小姐也是圖謝先生的錢財纔想把我趕走?”

“呸!彆把我跟你相提並論。

郭薇一臉鄙夷的看著她。

看她一臉高高在上的樣子,關月汐不禁在心裡冷笑了下。

真想現在就卸去所有偽裝,狠狠在這個女人臉上拍一巴掌。

她伸手揚了揚頭髮,姿態從容的道:“郭小姐要跟我說的就是這些?”

郭薇詫異的看著她,尖聲道:“你就不感到羞恥嗎?像你這種下三濫的女人,怎麼配得上奕辰?你們之間有雲泥之彆,你懂不懂?”

關月汐轉頭看她一眼,唇角帶笑。

“冇想到郭小姐還懂昨雲泥之彆這樣的詞,還真是叫人意外。

“你——”

郭薇鼻子都氣歪了,腫了一邊的臉顯得更扭曲難看。

這個女人的意思是說她冇文化?!她雖然是豪門千金,但也有很高的學曆好不好?

正想著,耳邊傳來咚的一聲,電梯到達十樓了。

關月汐淡定的走出電梯。

郭薇本來想要跟在她身後,但看到走廊上有兩個醫生正討論著什麼,又憤憤的收回了腳。

這時,關月汐回頭看了她一眼。

“郭小姐既然知道雲泥有彆,也該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希望下次見麵的時候,你能好好跟我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