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一臉嚴肅,腰背挺直的坐在輪椅上,見關月汐推著他在公園裡轉起來,不由抽了抽嘴角。

“關月汐,你這是在跟我鬨情緒嗎?小昀到底在哪裡?你為什麼不帶我去找他。

關月汐腳下不停。

“他現在很好,有醫生和護士在照顧。

夏欣然說手術時間需要三到四個小時,現在才過了兩個小時。

在手術結束之前,她是不可能讓謝奕辰看到小昀和熠熠的。

聽到她的話,謝奕辰扶在輪椅上的手立刻緊了起來。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想阻止我和他見麵?”

關月汐垂眸瞥了他一眼。

這個男人的洞察力實在敏銳,任何敷衍或是推脫的藉口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但就算這樣,她也不能說實話。

“說句實在話,謝先生,郭小姐對你情深意重,你為什麼不考慮讓她做你的女朋友呢?”

關月菲和郭薇都不是好東西,如果謝奕辰跟她們其中的任何一個結婚,小昀以後都會有受不完的委屈。

她實在有些好奇,謝奕辰會在她們中間選擇誰!

聽到她的話,謝奕辰眉頭皺得更緊,繃著臉看向她。

“這是你跟雇主說話的態度嗎?我找誰做女朋友,關你什麼事?”

關月汐點點頭。

“確實不關我的事,我隻是為小昀著想。

他是你的兒子,你將來的妻子就是他的媽媽,萬一……”

和明白人說話,點到即止。

謝奕辰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目光銳利的看向她,帶著幾分疑惑,幾分探究還有幾分質疑。

“你如果真關心小昀,就該立刻帶我去找他。

把他一個人丟在病房,這就是你關心他的方式?”

謝奕辰是真的擔心小昀了。

關月汐今天的表現實在太不正常,讓他有些不安。

關月汐把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發現這麼走著聊著,竟然又過去半個小時了。

她發微信給夏欣然:手術結束了嗎?謝奕辰過來了。

夏欣然馬上回了她的訊息:你等等。

看她把自己丟在一起,隻顧低頭擺弄手機,謝奕辰更加火大。

如果不是怕被揭穿,他幾乎要站起來把這個女人搖醒,問她到底要乾什麼!

“關月汐,小昀究竟在什麼地方?你把他怎麼了?”

聽到他話裡警告的意味,關月汐抬眸看了他一眼。

男人坐在逆光的夕陽裡,表情看起來格外冷厲,目光像錐子一樣釘著她。

“你放心,他很好。

她邊說邊淡淡的望著他,目光透過寬邊鏡片落在謝奕辰臉上,讓男人有些錯愕。

眼前的關月汐,跟以前那個在他麵前唯唯諾諾的女人相差甚遠。

就像有什麼掩飾在她身上的東西,自動剝離了一般,露出她真正的鋒芒來。

“謝先生,小昀是個好孩子,希望你以後一直對他好。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給他找個溫柔的後媽,讓他少受些委屈。

話說完,手機傳來一陣震動。

手術已經做完了,很成功。

醫生正把孩子們送回病房,我會先把熠熠先轉移的,你彆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