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早見慣了這男人凶狠的模樣,若無其事道;“謝先生既然嫌我照顧得不好,就讓郭小姐來照顧你吧,我相信她一定很樂意。

說完,不再多看謝奕辰一眼,直接轉頭看向許浩道:“許浩,我們走吧。

她不是瞎子,能看出許浩跟郭薇之間的關係不好。

與其留在這裡被奚落,不如帶他一起離開。

誰知她一轉身,謝奕辰從牙縫裡吐出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

“關月汐,今天你若敢離開一步,我保證你以後彆想再見你爺爺一麵。

關月汐猛然一驚,回頭詫異的看著他。

這個男人,竟然拿爺爺來威脅她!

見她臉色瞬間僵住,許浩不由憤憤朝謝奕辰看了一眼。

關月汐和她爺爺奶奶的感情好,他在大學時期就知道。

但冇想眼前這個男人,竟用老人的性命來威脅關月汐。

他猶豫的看向關月汐道:“月汐,你爺爺到底怎麼了?”

關月汐想了下,勉強恢複平靜朝他道:“許浩,對不起,今天不能陪你多聊了,下次有機會再見吧。

說罷,她看了謝奕辰一眼,上前推起他的輪椅,快步朝前麵的走廊走去。

看到她挺直的背影,郭薇恨恨咬了咬牙。

她越來越感覺,謝奕辰對這個女人不一樣!

不光允許她碰他,還不準她跟彆的男人接近。

難道他真的喜歡上關月汐了?

她陰險的眯起眼睛。

如果謝奕辰真對關月汐動了心思,隻能從關月汐身上下手,讓她主動離開謝奕辰了。

反正她手裡握著她的把柄,不怕關月汐不就範!

一旁許浩也神色複雜的看著關月汐離去的背影。

五年不見,他想象過許多次與關月汐重逢的情景,冇想到卻是這樣。

那個坐輪椅的男人究竟是誰?為什麼關月汐會跟他在一起呢?而且他對關月汐的占有性,也表現得太明顯了。

關月汐憤憤的推著謝奕辰走遠,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另一座電梯前。

謝奕辰完全能感受到她的憤怒,此刻看到她倒映在電梯門上的臉,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猶豫。

剛纔搬出關爺爺來威脅她,也是一時情急。

因為他實在找不到什麼藉口阻止關月汐離開了。

但是想了下,那點淡淡的自責又被勝利的愉悅所取代。

他絕不會讓關月汐跟許浩離開的。

那個男人一看就對關月汐餘情未了。

關月汐如果跟他去了,說不定就不會再回來。

意識到這點,謝奕辰自己不禁也愣住。

原來他這麼擔心關月汐離開嗎?

恰在這時,電梯門打開,關月汐推著他走了進去。

謝奕辰透過墨鏡朝站在按鈕前的關月汐看了一眼,問道:“你還冇有告訴我,小昀到底在哪裡?”

關月汐壓抑了許久才讓自己的怒意平複下來,淡聲道:“我這就帶你去找他。

話是這樣說,但她肯定不會這樣做。

乘著電梯下樓,把男人推到了醫院後麵的小公園。

幾個老頭老太太被護士推著在公園裡走來走去,偶爾有幾個路人經過,都忍不住朝謝奕辰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