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浩,你怎麼在這?”

關月汐看到許浩,也非常詫異,蹙眉疑惑的朝郭薇看了看。

她記得許浩是出自單親家庭,讀書的時候一直潔身自好,怎麼會跟郭薇搞在一起呢?

許浩與她多年不見,顯然有些激動。

朝關月汐上下打量了幾遍,才發現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疑惑的朝男人看了看。

“你呢?怎麼會在醫院?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嗎?還是……”

謝奕辰的臉早就黑得不能看。

這個女人說帶他去找小昀,結果卻在這裡遇見了她的舊情人!

郭薇立刻從許浩的表情裡看出一絲蹊蹺,又見謝奕辰一臉陰沉的坐在輪椅上,馬上得意的轉了轉眼睛。

“原來你們是舊識啊!該不會你當年托爸爸幫你找的人,就是關月汐吧?”

許浩臉上不由閃過一抹尷尬。

當年關月汐無故失蹤,他自己遍尋不著,迴歸郭家後確實拜托郭震華幫忙找過。

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完全把自己冷落在旁邊,謝奕辰身上的寒意愈烈。

“關月汐,你還在等什麼?難道要我陪你在這裡跟老情人敘舊嗎?”

關月汐瞬間臉色一僵,有些尷尬的朝許浩望瞭望。

“謝先生,你誤會了,我跟許浩隻是普通校……”

“哼!你和他是什麼關係,與我有關嗎?我現在隻想見到小昀,立刻!馬上!”

她話還冇說完,便立刻被謝奕辰打斷。

看謝奕辰臭著一張臉,郭薇幸災樂禍的朝關月汐瞥了一眼。

走上前拿腔捏調道:“奕辰,你身體好些了嗎?不如讓我陪你去找小昀吧,讓他們在這裡好好敘舊好了。

她向來看不起許浩。

說好聽一點是私生子,說難聽一點就是野種!

要不是爸爸執意要把他認回,郭家的人連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她無禮的態度讓許浩覺得有些難堪,目光複雜的朝關月汐看了一眼。

關月汐眉頭皺得更緊。

一是因為郭薇,二也是因為謝奕辰。

她不明白男人為什麼突然說出那樣的話,為難她就夠了,為什麼還要波及許浩呢?

想了下,她鬆開輪椅道:“謝先生,既然郭小姐想要照顧你,不如就讓她帶你去找小昀吧。

反正熠熠和小昀在手術室的事,隻有她和夏欣然以及醫院幾個專家知道。

就算郭薇把醫院找遍,也不可能找得到他們。

一旦熠熠的手術完成,她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樣低聲下氣討好謝奕辰了。

這個蠻橫無理的男人,實在難伺候!

謝奕辰詫異的看向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她說的話。

“關月汐,你再說一遍?!”

看關月汐主動鬆開輪椅,郭薇立刻扭搭搭的走過來,把手扶在輪椅上道:“奕辰,彆理他們了,我們走吧。

謝奕辰簡直氣炸了。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以為他坐在輪椅上,便可以任他們擺佈麼?

他冷厲的抬頭,瞪著關月汐咬牙道:“關月汐,我讓你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

看到他緊繃的臉,郭薇和許浩都怔住,連從旁邊經過的路人都有些瑟縮的朝謝奕辰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