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謝先生,醫生說小昀的病情冇什麼大礙,但需要在醫院裡觀察一天。

“觀察一天?”

聽到他疑惑的聲音,關月汐就能想象男人在電話那頭皺眉的樣子。

連忙又解釋道:“他之前發了高燒,現在體溫雖然有所下降,但還有兩個檢查報告冇有拿到,等觀察完正好就可以取報告了。

謝奕辰這才釋然。

“那你照顧好他,我開完會下午就過來接他出院。

“謝先生——”

正要掛斷電話,關月汐急促的聲音就從另一端傳來。

“不必麻煩了,你上班這麼辛苦,小昀就交給我來照顧吧,拿到報告後,我會自己帶他回家的。

謝奕辰皺皺眉,覺得今天的關月汐實在有些奇怪。

記得上次他教育小昀時,她還說他對孩子太嚴厲了。

今天孩子生病,他要去醫院看他,她卻再三阻止。

“關月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不會又瞞著我乾了什麼吧?”

關月汐冇想到他這麼敏銳,馬上道:“謝先生誤會了,我隻是不想耽誤你工作。

放心吧,你來之前我會照顧好小昀的。

言罷,不等謝奕辰再追問什麼,就把電話掛斷了。

這個男人,還真不好糊弄!

另一頭,謝奕辰掛斷電話心裡閃過一絲怪怪的感覺。

這時,方謹推門從外麵走進來,把一份資料放在他辦公桌上。

“先生,這是你要的資料,關小姐的這位朋友,還真不是普通人。

謝奕辰朝桌上看了一眼,放下電話,把資料拿起來仔細看。

夏欣然,二十四歲,京城醫科大學外科碩士,出生在醫學世家,父母和祖輩都是各領域有名的專家,家族旗下還有幾家頗具盛名的醫院……

謝奕辰看著看著,目光落到仁愛醫院四個字上時,眉頭跟著微微一皺。

會不會太巧了?!

小昀出生在仁愛醫院,上次遇到關月汐,也是在仁愛醫院。

而夏欣然,竟然是這家醫院的外科醫生,姑姑和姑爺還是這家醫院的院長。

正想著,他手邊的電話又響起來。

謝奕辰抽空瞥了一眼,發現關月菲的名字在螢幕上不停閃爍。

他目光閃了下,似乎想到什麼,接起電話沉聲道:“你好,我是謝奕辰。

一聽到他的聲音,關月菲就笑開了花,拿腔捏調道:“奕辰,你今天有空嗎?爸爸說明珠路那新開了一家餐廳味道不錯,我可以邀你吃晚飯嗎?”

謝奕辰似乎考慮了下,道:“下午六點你到公司來找我吧,我下午還有個會。

關月菲頓時心花怒放,差點冇拿著電話歡呼起來。

“好,那我們下午見。

說完,她還習慣性的對著電話親了下,可惜卻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忙音。

電話被謝奕辰掛斷了!

關月菲臉上閃過一絲懊惱,不過這並非影響她美好的心情,得意的對著鏡子笑了笑,她便轉身到衣櫃開始挑衣服了。

一個多小時後,熠熠果然從沉睡中醒過來。

他這一覺睡了近兩個小時,睜開眼睛時還有些迷茫。

“熠熠,你醒了!”

一把歡快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讓他徹底清醒,他意外的看著出現在床邊的小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