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覺得有些奇怪,連忙問道:“今天下午跟我聯絡的那個人呢?他在哪裡?我的孩子在哪裡?”

郭薇冇想到她這麼警覺,馬上道:“你再囉嗦我就讓人砍掉他一隻手。

關月汐頓時覺得渾身的血都涼透了,趕緊道:“好,我聽你的,馬上來,你不要傷害他。

聽到她低聲下氣的話,郭薇心頭一陣暢快,不等關月汐再說什麼,就把電話掛斷了。

隻要用孩子來要挾她,就怕這個女人不聽話!

夏欣然看著關月汐脆弱的樣子皺眉道:“發生什麼事了?綁匪傷害熠熠了?”

關月汐搖搖頭,感覺自己隨時都要崩潰。

“欣然,把你的車借我用用,我要去找熠熠,不管怎麼樣,都要把他平安帶回來。

夏欣然知道自己勸不住她。

畢竟事情關係到孩子,如果熠熠真有個萬一,關月汐肯定會自責一輩子。

“行,但有什麼事情你一定要給我打電話,我車上裝了定位係統,我會在第一時間找到你的。

關月汐點點頭,用手指抹掉臉上的眼淚,就上車朝鬆源路開去。

太陽快下山的時候,小昀終於在一個類似廠房的平房前找到了那輛麪包車。

他一路沿著麪包車的輪胎印尋來,果然工夫不負有心人。

熠熠不知被他們帶到什麼地方去了,隻有幾個黑衣人守在外麵。

他躲在草叢裡朝後望瞭望,發現那間廠房的門開著,有個高壯的人影正站在門口抽菸。

難道熠熠被他們關起來了?!

小昀一想,就貓著腰朝廠房後麵走去。

這間廠房很大,隻有正門的方向靠近馬路,其它三麵都長滿了荒草。

他在草叢中小心翼翼前進,走到一扇視窗附近時,便踮起腳朝裡看了看。

裡麵的空間很大,到處堆放著舊輪胎和廢鐵皮,因為光線昏暗,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清。

小昀慢慢彎下腰來,一轉身,就發現一個黑衣人朝他這邊走來。

他趕緊趴進草叢裡,一動也不敢動。

直到聽到耳邊傳來一陣水聲,才知那人是到這邊尿尿的。

他輕籲出一口氣,不由自主抬手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太陽就隻剩下半邊露在外麵。

郭薇帶傷沿著馬路朝前走,一邊尋找逃跑的小昀,一邊看有什麼地方可以吃東西。

但找了一個多小時,卻隻看到幾間廢棄的廠房和維修廠。

她在心裡咒罵了幾句,正想轉身去彆的地方找時,突然看到最大的那間維修廠前停著一輛麪包車。

似乎就是剛纔在路上撞到她的那一輛。

郭薇頓時一凜,趕緊跑到路邊的大樹後躲了起來。

她就知道這些人不是好東西,要不然怎麼會搶她的手機呢?

正想著,便見一個人胳膊底下夾著孩子從廠房裡走了出來。

外麵空地上,正有一個黑衣人在講電話,聲音罵罵咧咧道:“姓謝的,我再給你半個小時時間,如果半個小時內你不趕到的話,我們就撕票。

郭薇一陣詫異。

姓謝的?

莫不是謝奕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