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人將她的包包翻了個底朝天,把裡麵的化妝品全部倒在地上,發現一部手機和兩張銀行卡,這才彎腰撿了起來。

小昀聽不清他們說了些什麼,但看樣子應該是把東西搶走了,然後罵罵咧咧的把車門甩上,揚長而去。

他看得心驚膽顫。

冇想到世界上壞人這麼多,他今天早上不該輕易離開山莊的!

在他心底暗想時,突然又聽到一陣孩子的叫嚷聲從麪包車內傳來。

小昀抬頭仔細朝車內一看,發現一張小臉正抵在麪包車的後窗上,不停的拍著窗戶。

那孩子的模樣,看起來跟熠熠一模一樣!

小昀一陣心慌,難道熠熠被這些黑衣人綁架了?!

在他這麼想時,麪包車再次啟動,朝前麵的一條岔道開去。

他想了片刻,掙紮猶豫,最後握緊小拳頭從草叢中站起來,朝麪包車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的身影消失不一會兒,郭薇也從後座爬了出來。

她手上和臉上都是血跡,看起來狼狽不堪。

發現車不能用了,她馬上到副駕駛室找到了劉黑子的手機。

剛想打電話報警,又猶豫起來。

那個小野種雖然從車上逃走,但還是個小孩子,肯定走不遠。

今天的事既然已經做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她一定要想個辦法,給關月汐點教訓。

如果可以的話,那個孩子也不能留在這世上!

她狠狠的想著,對著後視鏡把臉上的血擦乾淨,稍微整理了儀表,就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鬆源路這一帶尚未開發,平時人和車輛都少,到了傍晚更是人煙罕至。

路邊到處長滿了雜草,說不定那個小野種就躲在附近呢。

郭薇邊想邊險惡的笑了笑,一甩頭髮,裝出溫柔的聲音揚聲叫起來。

“小孩,你在哪裡?阿姨看到你了哦!”

天色暗下來時,謝奕辰終於再次接到綁匪的電話,讓他帶著贖金趕到鬆源路附近的一個廢棄修車場。

此時的關月汐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她沿著之前劉黑子告訴她的方向一直走,卻再也冇有接到他的電話。

難道對方是騙她的?!熠熠根本不在他們手裡!

夏欣然處理完醫院的工作,按定位趕到了她身邊。

看她一直拿著電話等訊息,便道:“彆等了,打過去問問吧,說不定人家是故意吊著你呢。

關月汐的心被揪成一團,聽她這樣說才反應過來,連忙找到下午的那個陌生電話,撥了回去。

電話竟然接通了!

她欣喜的看向夏欣然,接著便聽一道女聲從電話另一端傳過來。

“你找誰?”

關月汐愣了下,但她確實自己冇有打錯電話,趕緊道:“麻煩你叫這部手機的主人接一下電話,我有事找他。

郭薇眼珠子一轉,聽出這是關月汐的聲音。

她立刻想起今天下午的綁架電話是用劉黑子的手機打過去的,所以關月汐纔會有他的號碼。

於是故意壓低聲音道:“你是想問孩子的事吧。

現在馬上到鬆源路來,記住,隻準你一個人來,要是敢報警的話,就彆想再見到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