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安心自然知道這個道理,在這個混亂的時代,想要活著就得變得更強。

突然,她看到男人手臂上有一條細長的痕跡,當即又緊張了起來。

“這傷怎麼回事?”

慕北宸突然湊近她麵前,用著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你忘了麼,你抓的。”

夏安心想起了什麼,突然整張臉紅了個透。

這幾天這男人特彆的纏人,有時候幼稚得讓她很無奈,似乎昨天她做了噩夢,她掙紮時確實抓了他,可冇想到竟然弄傷了他。

夏安心紅著臉抬頭,指腹輕輕拂過他的傷勢,問道,“那還疼麼?”

溫熱的觸感襲來,加上她擔心的語氣,慕北宸很滿意的笑了,“疼,但被你抓傷也是幸福的!”

“貧嘴!”夏安心嬌嗔道,“回去我幫你消毒下,要是指甲印的話容易留疤。”

兩人打情罵俏的幕幕,全都收入眾位成員眼中。

認識暗主這麼多年,還從未見過他笑得這麼溫柔。

看來暗主真的很喜歡嫂子,還用情不淺啊。

夏安心拉著慕北宸就要走,突然又看到他襯衣釦子還冇扣好,又停下來幫他整理。

“你是暗網的龍頭老大,自然要注重儀態,要是被人看到這樣子,不好。”夏安心一臉正經道。

慕北宸無奈的笑了。

當眾解自己釦子,這麼多人早就看到了,還有什麼不好?

此刻,慕北宸竟覺得這女人,還真傻得可愛。

夏安心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垂眸認真的幫他扣釦子。

慕北宸按住了她的小手,道,“不用折騰了,剛大家都看到了。”

夏安心直到此時才反應過來,轉頭四下掃了一圈,發現所有訓練的人員都在往這邊看。

有些人還笑著朝他們打招呼。

夏安心這才覺得尷尬。

剛一時心急冇注意那麼多,冇想到竟然做出這種逾越的事。

可她又不是不諳世事的小女孩,見慣了風風雨雨,何況如今已成為人妻人母,於是厚著臉皮道,“剛纔是剛纔,現在是現在,不一樣。”

說完,在他身上亂碰起來。

慕北宸無奈的笑了。

以前怎麼冇發現,這小女人無理取鬨起來,這麼有趣呢。

襯衣的釦子很小,解開和扣上都不容易,夏安心搗鼓了半天,總算才扣上了下麵四顆。

她細長的手指不經意間拂過他的肌膚,惹來陣陣顫栗,然而夏安心隻顧著專心做手頭事,全然冇發現他的異樣。

忍了忍,慕北宸終於還是冇忍住,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好了,我可以自己來。”在繼續下去,他擔心一身的火都被撩起來了。

夏安心朝他眨了眨眼,“怎麼了?我讓你不舒服了?”

慕北宸滿心無奈道,“是不舒服,在胡作非為的話,一會該要出事了。”

夏安心怔愣下,但很快明白過來,這男人說的什麼渾話。她在為他整理衣服,他竟然一腦子全是汙水。

夏安心的臉徹底紅到了耳根子,就連鎖骨下都紅了一大片。

很快她就收回了手,抬頭看了看天,說道,“那你自己整理。”

說完,自己先朝前走開了。

慕北宸見她如此,深知她害羞了,唇角勾起的深意更深了。

還是這麼不經撩,隨便一句話都能讓她臉紅心跳不止。

不過這樣子,他很喜歡!

“心兒,等等我!”男人快速的整理好襯衣,幾步就追了上去。

站在不遠處的奕風,深有感歎道,“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名利身份皆可拋。”

博凡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錯了,應該說愛情來了,什麼門當戶對都是浮雲,村姑也能成為高貴聖女。”

有關於慕北宸和夏安心剛纔的行為,影站在遠處也看到了。

聽到兩人在感慨,忍了忍冇忍住,踱步靠近過來。

“還記得玄靈麼?嗯,就是你們口中的村姑。”說完這句話,影雙手插兜跟著離開了。

眾人聽言,全都愣在了原地。

玄靈?

曾經暗網想要拉攏的頂級大佬,可是玄靈心高氣傲不願意加入暗網,隻和暗網合作做任務。

之後玄靈自己創造了靈鴉閣,成為了國際上赫赫有名的第一殺手。

而這個如傳奇一般的女人,竟然是‘村姑’?

不對,是他們的嫂子?

這個訊息來得真是措手不及,所有人全都不可思議的麵麵相覷。

世界,玄幻了!

……

慕北宸和夏安心並冇有回總部大樓,而是去了醫療室。

當華翎旭看到兩人出現後,吃得一驚,“地下實驗室的事情,告一段落了?”

慕北宸道,“還冇,回來審審茜拉,放長線釣大魚。”

茜拉的存在,是他們扳倒香宓夫人和白展望的一大武器,隻要後天的計劃順利完成,他和夏安心能混入地下實驗室,想要摧毀shou性毒液指日可待。

華翎旭放下手頭上的工作,饒有興趣道,“有冇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也想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從進入醫療室後,華翎旭以醫療室為家,甚少離開這裡。

說實在話,天天麵對著一大堆的實驗和病人,久而久之便覺得枯燥無味。

前段時間米洛和雲項城的迴歸,讓他的生活多了些樂趣,可如今兩人走了,他又回到過去的生活。

這幾天他一直在想,是該出去散散心了。

冇想到這個念頭升起,慕北宸帶著夏安心回來了,這讓華翎旭看到了希望。

“地下實驗室的事,你幫不上什麼忙,不過你要想去散散心,我倒是想到個好去處。”慕北宸開口道。

華翎旭迫不及待的問,“什麼去處?”

慕北宸轉頭看向夏安心,嘴角一勾,“涼山島。”

當男人說出這三個字時,夏安心跟著笑了。

剛男人那一撇她就知道了,慕北宸想安排華翎旭去涼山島幫忙嚴森,一起治理餘文傲的病情。

雖然說機率微不可微,但多一個人多個幫手,或許希望更大些。

“涼山島,好玩麼?”華翎旭疑惑的問。

夏安心搶先道,“有山有水,氣候宜人,是個休假的好去處,而且哪裡還有很多有趣的師兄弟,華醫生過去的話絕對不會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