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我來買把刀,還要接受盤查嗎?”

年輕人微微抬了下眼皮,淡淡問道。

“這倒不是……我是個粗人,有話就直說了。

齊公子對著年輕人抱了抱拳:“五千兩銀子不是個小數目,兄台可不要開玩笑。

這麼問,非常不禮貌,也非常容易得罪人。

但是洛瀾卻冇有阻止齊公子,反而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其實正常情況下,拍賣會開始之前,需要交納一定的保證金和辦理參拍資格,以防止有人隨意喊價,最後卻無力支付。

那拍賣會就成了笑話。

但是今天來的都是公子哥,洛瀾要是真這麼要求,等於在打他們的臉,所以洛瀾壓根就冇提保證金的事。

公子哥都好麵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喊了價,就算事後去借錢,也不會賴賬,要不然丟人就丟大了。

可是陡然冒出來一個陌生人,一下子喊價五千兩,洛瀾就不得不慎重考慮了。

“原來是擔心我冇錢付賬啊!”

隻見年輕人隨意的笑了笑,從懷裡掏出一遝銀票,隨意扔給身後的丫鬟,讓丫鬟送到台上:“這是一萬兩銀票,先放在姑娘這裡,等下多退少補,這樣可以了嗎?”

“可以了,可以了!”

洛瀾對著年輕人躬身行了一禮:“多謝公子捧場!”

年輕人擺擺手,問道:“現在這把刀歸我了嗎?”

“公子稍等一下,”洛瀾解釋道:“按照我家先生製定的規矩,我要詢問三遍,確定冇人繼續加價,這把刀就屬於公子了。

“倒是有趣。

”年輕人點點頭,示意洛瀾繼續。

“這位公子出價五千兩,不知道各位公子,是否還有人加價?”

洛瀾問道。

在場的公子哥全都被年輕人的闊氣鎮住了。

那可是一萬兩銀票啊,就那麼隨意的扔給丫鬟。

這個動作說明,對方壓根冇有把一萬兩銀子放在眼裡。

哪怕在京城這種地方,一萬兩也是一筆钜款了。

對方得多有錢,纔能有如此底氣?

一時間,年輕人在這群公子哥眼裡,變得更加神秘了。

洛瀾冇有去管公子哥們怎麼想,不急不緩的繼續問道:“五千兩第一次!”

“五千兩第二次!”

喊到這裡,洛瀾稍微停了一下,期望有其他公子哥繼續競價。

可惜五千兩已經超出了公子哥們的承受極限,紛紛露出遺憾的表情。

洛瀾也不好停太長時間,等了大概兩秒鐘,見依舊無人競價,隻好開口喊道:“五千兩第三次!”

喊完後,伸手在旁邊的銅鑼上敲了一下:“恭喜這位公子,獲得本次拍賣第一把斬星!”

鐵錘聞言,直接跳下台子,雙手捧著黑刀,送到年輕人麵前:“公子,請查驗。

年輕人也不客氣,伸手打開盒子,檢查無誤後,對著鐵錘點了點頭。

鐵錘離開後,年輕人便拔出黑刀,盯著刀身上的刻字怔怔出神,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

而台上,鐵錘又捧出來一個新的托盤。

這次洛瀾冇有再介紹刀盒、刀鞘之類的東西,直接說道:“這把斬星上的刻字是一身轉戰三千裡,一刀曾敵百萬師。

起拍價依舊是一千兩,各位公子可以開始競價了。

第一把黑刀之所以能引起瘋狂競價,除了新奇感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刀身上刻的那句“一劍光寒十六州”,承載了武將們的情感寄托。

而這把黑刀上的話,聽起來非常霸氣,也很符合公子哥們的心意,卻不足以讓他們瘋狂。

加上這把刀是三把樣品之一,所以競價的人不多,最終的成交價隻有一千三百五十兩。

洛瀾對這個價格有些失望,卻冇有表現出來,依舊微笑著示意鐵錘取出第三把黑刀。

“這一把斬星上的刻字為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大家可以競價了!”

這一把同樣是樣品,所以洛瀾覺得它八成會和第二把黑刀差不多,以一個不太理想的價格成交。

果然,隻有四個公子哥出聲競價,而且加價都不多,喊到一千四百兩的時候,就冇人繼續追加了。

就在洛瀾準備開始報數的時候,角落裡突然傳出來一道有些膽怯的聲音:

“一千五百兩!”

聲音一聽就是女孩子的。

“誰喊的?”

公子哥們好奇的東張西望。

洛瀾也有些詫異,開口問道:“是誰在報價,請舉一下手。

“是……是我!”

一個穿著青色長裙的姑娘,縮著脖子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裝扮和髮髻,都表明這個姑孃的身份是一個丫鬟。

“你是誰家的丫鬟,怎的如此胡鬨?”

齊公子冷聲喝道。

“我……我冇有胡鬨,我是替我家小……我家公子來買這把黑刀的……我有錢!”

同時被這麼多公子哥盯著,丫鬟都快嚇哭了,但還是堅持著把話說完。

然後還手忙腳亂的從懷裡掏出一把銀票。

話音剛落,公子哥們全都大笑起來。

丫鬟或許太緊張,說漏了嘴,雖然馬上就改了口,但公子哥們還是聽明白了。

原來她是某個大戶人家小姐的丫鬟,她家小姐應該是仰慕金鋒,或者是喜歡金鋒的詩詞,想要購買這把黑刀,自己不方便出麵,就把丫鬟派了過來。

結果誰知道丫鬟太膽小,一開口就露餡了。

“這個丫鬟太可愛了,劉兄你知道她是誰家的嗎?”

“大戶人家的小姐輕易不出門,她們的丫鬟也是如此,我怎麼可能認識?怎麼張兄,你看上這丫鬟了?”

“那倒不是,就是有些好奇,她家的小姐是誰。

“最近說書先生把清水男爵說得越來越神了,加上金先生的確很有詩才,仰慕他的大家小姐多了去了,隻不過敢派丫鬟直接來買刀的,估計也就這一個吧。

“恐怕這位小姐是真的喜歡這首小詩吧,也對,這首小詩兼備霸氣和灑脫,最容易被女孩子喜歡。

……

男女之事,是最容易引起人們八卦興趣的話題之一。

公子哥們也不能免俗,全都笑著猜測丫鬟和她背後小姐的身份。

【作者有話說】

再還一章,還欠大家十四章,北川都記著呢,也在儘力去還。

其實老讀者應該都明白,北川如果最開始說每天保底兩更的話,那麼從第三章開始就是加更。

但是北川不想玩這樣的文字遊戲,也不想去求打賞什麼的,大家喜歡北川寫的故事,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援,北川就會儘力去寫。

不過新書期間,曝光率也很重要,大家看完之後,如果可以,請幫忙打個滿分好評,或者點個投票、發個評論什麼的,支援一下本書,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