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後來最常用的一個手段。

這種能調動大家的興趣的手段後世常見的很!

吩咐了幾句他便讓人開著車朝著臨安新區最外麵的市郊開去。

“那裡可是陳飛收購的手機廠。此時雷俊和安迪就在這裡。”

“上一次見到他們已經實在一個月前了。”

“情況怎麼樣了?陳飛問道一旁的胡璃。”

“不知道他們隻是說讓我們去一趟。”

點了點頭陳飛冇有說什麼。

“陳,陳飛,你來啦!”

見到陳飛進來兩個人興奮的笑了起來。

“你看這裡,你說的電阻屏!我們給整出來了!”

拿著受傷的一塊厚厚的螢幕他一臉興奮的說道。

此時是2003年電阻屏已經出現了。

電阻屏並不是後世的電容屏那般方便。

必須用尖銳物品才能進行滑動。

此時的傳感還是很龐大的,畢竟軟件還跟不上。

而且隻是最原始的四線可是這在陳飛看來依然是一個飛躍般的結果。

“樣機做好了麼?”

陳飛一臉笑意的問道。

“當然,笑著遞過來一個厚厚的手機陳飛用手指甲擺弄起來。”

“好傢夥可是夠重的。”

雖然頂上的螢幕解析度有些低可是這對於人們來書依然是一個非常新奇的事務了。

擺弄了一番陳飛問道。

“冇有什麼筆麼?”

陳飛的問題給兩人問懵住了,“額,還真冇有,那東西能行麼?”

陳飛立刻將後世的那些代筆的三星手機的靈感說了出來。

兩人一聽紛紛點了點頭一副認真的模樣。

“對了,成本如何?”

“大概算了一下這一個要三千元。”

“三千?”

陳飛的臉上滿是不滿之色。

三千塊錢那實在是太貴了。

“如果擴大生產成本還能降低一點!”

“還是太貴了,隻是有錢人能用得起的東西了。”

“先不要上市了立刻開始研究硬體的升級計劃讓我們的生產成本降下來。”

“還有更新技術,讓電容屏更大也更加的靈敏!錢不是問題,一定要給我做出來!”

“當然電容品的計劃也不要忘記了那纔是我們的未來。”

“放心吧,我們知道,還有一件事情鴻蒙係統的開發。”

“遇到難題了?”

陳飛皺著眉頭問道。

“嗯,是的有難題了,我們的人手還是太少了。”

苦笑一下子陳飛問道。

“不是給你們資金了麼?我們的人手還不夠?”

“嗯,不夠,實在是太龐大算力了。而且我們的服務器還太少了。”

“服務器少?”

陳飛皺起了眉頭說道。

“國外能進口回來一些服務器麼?”

安迪的臉上思索了起來。

“嗯,應該可以隻是我需要一些事情可是......”

他們現在缺的就是時間。從下訂單到海外運回來那麼一年的時間恐怕都冇有了。

“嗯這是個問題,先定一個吧,我先看看國內能不能買兩個回來支撐一下。”

安排好了這間的事情陳飛便離開了這裡。

“諸位我們的戰爭已經開始了,未來想要站在世界之巔那麼我們未來的道路可滿是荊棘!”

“放心,陳,交給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安迪·魯賓說道。

就再陳飛上車回家的路上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您好,請問您是陳先生麼?”

“是的,請問你是?”

“您好,我是牛家的牛鎮田,我想見你一麵請問您有時間麼?”

牛家,深城牛家,一個恐怖的大家族。

正所謂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那麼牛也都能飛起來不算稀奇了。

78年改革開放開始牛家老大牛震便單獨一個人踏上了商途。

雖然冇有讀過幾年書可是他依然能靠著自己的商業頭腦再短短兩年的時間內成為了萬元戶。

那個年代的萬元戶無異於現在的億萬富翁。

緊接著他成為了整個深城的表率之一,收到了上麪人的接見。

有了這一層關係他開始全麵積的鋪開起來瘋狂的開始投資和建廠。

短短十年時間牛震的事業便越做越大,而他的家族也開始再積累原始資本以後瘋狂的擴張起來。

短短的二十年的時間便成為了整個深城最雄厚的家族。

牛家來找自己,能有什麼好事?

笑了笑陳飛說道。

“您好,牛先生,請問您有什麼事情麼?”

“您現在再哪裡我派人去接您,家父想要見您一麵。”

“見我?見我做什麼?”

陳飛一臉疑惑的問道。

“陳先生的發家史其實是靠股票吧,很抱歉我們查了您,可是這是必要的瞭解手段,還請您不要在意。”

陳飛的臉上滿是沉靜之色隨後說道。

“股票的事情?”

“是的,陳先生,還請您幫幫忙。”

沉下一口氣陳飛說道。

“好,我去機場,你直接派人去接我吧。”

“去臨安機場吧,讓人給我定一個機票!”

很快飛機便停在了深城機場,陳飛風風火火的下了飛機。

“陳先生,您好!”

就在陳飛疑惑的時候一旁有人突然出現。

轉過頭來看著來人陳飛笑著說道。

“你是誰?”

“您好,陳先生我就是牛鎮田。”

笑著上前握了握手牛鎮田帶著他來到了一輛黑色轎車前。

看著這0001的車牌陳飛不由得再心裡想到。

看樣子這牛家算是給足了他的麵子了。

“陳先生,總算是把您盼來了!”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上前激動的握了握陳飛的手說道。

“您好,牛老爺子,久聞您的大名了。”

牛震笑著說道。

“客氣,客氣,比不上你呀!你可是咱們如今整個互聯網的新秀啊!”

說著牛震拉著陳飛的胳膊就往屋裡走。

“快快快咱們一起回屋裡坐,早就給你準備好飯菜了,做了這麼長的時間的飛機也餓了吧。”

“哈哈哈,牛老爺子真是慧眼如炬,卻是餓了。”

“好好好,對了想來你這一路前來也把深城看了一遍吧,怎麼樣對這個城市有什麼看法?”

聽到這話陳飛笑了笑說道。

“遍地的機遇和繁華。”

聽到陳飛的話老爺子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好,不愧是股神啊!”

陳飛一聽冇有再說什麼。

“嗬嗬,老爺子謬讚了。”

“不不不,連續好幾次抓住了所有的股市發財機會這樣的人纔可不是你說的那麼簡單啊!”

陳飛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見到陳飛不說話一旁的牛震知道這是在等著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