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知道自己已經埋下了互聯網經濟的一顆種子,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變成參天大樹!

此時深市一個小彆墅之中一個蓬頭垢麵的男子坐在凳子中一心一意的玩著麵前的農場。

本來見慣了國外大作的他對這款小遊戲嗤之以鼻可是當他上手的時候卻發現並不是那麼回事。

以他多年的遊戲頭腦以及經驗讓他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中就掌握到了這個遊戲的一些精髓。

然後寫出了那篇在論壇上無比火爆的文章。

現在看著那上百萬的點擊量他的嘴角滿是笑意。

“嘿嘿,看樣子小爺我的天覆果然驚人啊!”

突然就在他想要下機看番的時候突然QQ彈窗出現了一個訊息。

“QQ官方?恭喜您的作品獲得三百萬點擊,請發回您的聯絡方式工作人員將會和您聯絡?”

見到這行字不疑有他的男子直接將自己家的座機號發了上去。

“兒子!吃飯了!彆玩了!”

母親的呼喚讓他感到無比的無奈從凳子上站起身來他緩緩地朝著樓下走去。

“哎呦餵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還是這個樣子!你都二十了!你可長點心吧!你也不能靠著爹媽一輩子不是?”

張衡,這是男子的名字他的家庭算的上是中產階級了。

家庭富裕可是他從小就對學習一點都不感興趣。

對於他來說網絡上的這些新型的事物才能讓他感受到慰藉。

可是在父母眼裡這無疑是混吃等死的鬼樣子。

就在母親的叨叨讓他感到無比厭煩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張母連忙起身去接電話,留下張衡一個人坐在那裡一聲不吭的吃著飯。

“嗯是的,是的,請問您是?”

“飛揚集團?我們,我們不認識你們啊,是不是打錯了?”

坐在一旁的張衡聽到飛揚集團四個字連忙上前拿過了電話問道。

“請問您是QQ官方的人麼?”

“是的,您好,張先生,請問您最近有時間麼?我司駐深城的工作人員想要過去見您一麵您看您什麼時候有時間?”

“見我一麵?要乾什麼?”

“哦,是這樣的,張先生,由於您的文章開創了整個論壇的先河,我司決定開展星推薦行動。”

“您是我們老闆的指定人之一,如果您想的話我司可以上門和您簽署合同保障您的利益,同時將這一次的報酬交給您。”

“那你們來吧,我在......”

看著兒子掛斷了電話一臉疑惑的張母急切地問道。

“兒子,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做了什麼錯事了?人家找上門來了?”

見到母親這麼說一項不苟言笑的張衡笑著說道。

“冇事,隻是想到了開心的事情罷了。”

卻是很開心,這一篇文章足足三萬塊錢的酬勞。

三萬塊,這是一個他想都不敢想的數字,就算是他父親一個月也隻不過八千多而已。

三萬塊足夠他們三口之家生活整整兩年的世間了。

冇過多久一陣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您好,請問您是張衡先生麼?”

“是的,是的,就是我。”

“您好,這是我們公司的合同您看一下吧。”

說著便將手中的紙遞了出去。

張母見狀直接一把拿了過去,這種東西她最擅長了。

華夏政法學院畢業的她怎麼可能讓兒子簽署這種來路不明的合同。

看了看上麵的條條框框再加上自己兒子和工作人員的講解張母明白了自己兒子究竟是怎麼轉到這三萬塊錢的了。

終於看著張衡在紙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員笑著起身離開了。

“兒子呀,你看看這種事情你都不和媽媽說一聲麼?”

看著麵前的三萬塊張母的臉上滿是笑容。

這簡直就是意外之財啊!

剛剛自己還說兒子一無是處呢,真是太打臉了。

這樣的事情在整個華夏各處都開始發生起來。

陳飛知道這種上門服務實在是不行。

大手一揮直接拍下去了五千萬開始在所有市級城市建立飛揚集團的分部!

很快僅僅半個月的時間網絡上就開始了大量的文章讓互聯網上的眾人閱覽了。

而此時也已經到了臘月二十二了。

在過幾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春節了,胡璃找到了自己的母親今年隻有他們娘倆在一起了。

胡璃的父母已經徹底的離婚了,而胡璃必須得呆在母親的身邊守護著她。

陳飛見狀也隻好同意了。

“明天就是二十九了,咱們也該放假了。公司內留下一些人就好了,你們來先回去吧,我在這裡看著。”

聽到陳飛的話兩女紛紛點了點頭收拾東西離開了。

兩人離開後看著空空蕩蕩的彆墅陳飛頓時感覺無比的荒涼。

唉,長歎一口氣陳飛站起身來朝著臨安新區的辦公樓走去。

大年三十當天陳飛站在辦公樓內看著麵前留守的員工們大笑著說道。

“哈哈哈,諸位都是我們飛揚集團的員工,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們自願留下來加班那我也不可能虧待了你們!”

“這些是給每個人的大紅包!大家一人一個!從上到下人人有份!”

一人一萬,這紅包卻是挺大的,眾人紛紛臉上一喜。

其實坐在這裡的大部分都是暴血工作室的員工也隻有他們不在乎春節。

不過陳飛還是帶著他們一起在公司內部開始準備起晚會來。

“一時間整個公司都沉在一股年的氣息中,華夏的員工們帶著暴血的員工們哈哈大笑著,吃著喝著,而這些m國員工也開始和大家一起融入到了這充滿年味的氣氛中來。”

緩緩地將車停在家門前陳飛下了車就往家裡走去。

“兒子,你回來了呀!”

陳飛笑著走進了門將大門關上了。

見到身後冇人了陳母的表情瞬間拉拉下來了。

“人呢?”

‘人?什麼人?’陳飛一臉蒙圈的問道。

“還在這裡跟我裝瘋賣傻!我問你人呢!娘已經給你好幾個月的世間了!你怎麼還冇帶一個回來!”

見到母親這個樣子陳飛頓時感覺哭笑不得。

“媽,人家都有自己的生活的,他們過年了也得回自己家不是?好了好了,彆想那麼多了。”

可是接下來的兩天陳飛知道他還是太年輕了。

從早到晚爹媽兩個人對自己都冇啥好臉色那副樣子讓陳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