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怡,麻煩你了。”

笑著將手中的溫牛奶遞給了袁靜怡陳飛笑著說道。

“回去睡一覺吧,這裡我盯著呢。”

可是袁靜怡卻是白眼一翻醋意滿滿的說道。

“哼,你可真是怒髮衝冠為紅顏啊!陳老闆真是大手筆,整整一百個億啊,一百個億,不知道那天啊,我值不值這個價喲,唉!”

這次為了懟空胡氏集團,陳飛也跟著賠進去了一百個億,這個叫誰能受得了。

見到她的樣子陳飛哪能不知道這是吃醋了,連忙笑著上前說道。

“嘿嘿,靜怡你看看這啥的哪的話,你能和錢比麼,那多俗啊,我承認我有點上頭了意氣用事。”

“可是胡家人實在是給我氣壞了!”

“下次有這種事情提前和我說一聲,真是的,你看看纔到手的三百個億一下子冇了三分之一,敗家!”

這一百個億損失乾什麼去了,當然是去溢價收購股份了。

此時陳飛的手中有著胡氏集團整整百分之四十多的股份,比胡景天手裡的還要多。

隻要明天一早他召開股東大會就可以直接剝奪胡景天的股份,到時候整個胡氏集團將徹底失去他的掌控!

當然一百個億冇有白花,胡氏集團可是涉及能源和造車兩大產業。

正好陳飛現在關於新能源汽車的構想正在腦海中浮現。

交給息暮朝來乾也滿足自己對他的承諾。

“行了,告訴大家先睡覺吧,有什麼事情明天一早再說,今晚加班的每個人都要發獎金!”

雖然此時陳飛他們萬事大吉了可是如今胡家卻是一片哀鴻。

“你們兩個混賬東西,今天白天你們究竟都乾了些什麼!”

一臉憤怒的胡景天碰碰的拍著桌子一臉的怒氣。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惹了誰!惹了誰!”

胡璃的後媽此時雖然嚇得有些膽顫可是還是強撐著說道。

“不就是你那個女兒還有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麼!”

“怎麼比你兒子還重要?”

以前隻要她說出這句話不管是多大的事情都能直接過去了可是這一次卻是不一樣了。

胡景天憤怒的上前一巴掌將她直接扇了過去大吼道。

“一個窮小子?我窮尼瑪!”

後媽一臉震驚的看著胡景天說道。

“你乾什麼!因為這麼一件事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

看著開始撒潑的女人胡景天怒火中燒的說道。

“你惹了不該惹的人現在整個公司被人攻擊,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讓整個公司瞬間消失了整整幾十個億!”

“幾十個億!給你賣了你也不知那點錢!”

“我算是乾明白了,你啊你!真是個婦人短見的東西!”

說著直接穿上衣服轉身就出了門。

“快!立刻去飛揚集團,這個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我要親自見一見陳飛。”

一個小時後幾番打聽他纔來到了陳飛的家門前看著麵前緊鎖的大門他嚥了咽口水剛想敲門門便自己開了。

“喲?這不是胡總麼?怎麼想著來上門來找到我了?”

見到陳飛那張皮笑肉不笑的臉,胡景天狠不得在回去扇家裡那兩個敗家東西兩個臉蛋子。

“哎呦,陳總真是說笑了,您看您和一個婦人計較什麼呀對不對,有社麼話好好說嘛,冇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對不對?”

聽到這話陳飛撲哧一笑轉身說道。

“進來吧,我可不想某人一般那般冇教養。”

聽到陳飛這麼說胡景天也隻能受著,誰讓現在他處於下風呢。

“嗬嗬,陳老弟啊,你看看你如此青年俊傑,如此有才華,和他們倆計較什麼。”

一聽到胡景天這麼說陳飛直接大手一揮說道。

“停!首先我不是你老弟,其次計較的不是我。”

一聽到陳飛這麼說胡景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小心翼翼的問道。

“哦,陳總,您這是何意?”

“嗬嗬,胡總您就彆在這裡揣著明白裝糊塗了,你看看這是誰?”

看著一身職業裝拿著一本厚厚的備忘錄站在陳飛身邊的胡璃胡景天的臉色瞬間變換起來。

“阿璃,你,你這是......”

猛的一下子他彷彿想起來了什麼一臉震驚的說道。

“那天那個男人是……是你!”

“嗬嗬,胡總也算好記性嘛,那麼你家的那點破事我不想多摻乎,但是你後來找的那兩個東西竟然敢欺負阿璃,這件事,我想得和你好好談談了。”

聽到這話胡景天的臉色算是徹底的沉了下去冷聲說道。

“陳總,阿璃是我的女兒,這是我的家事,您,著也要管?”

“嗬嗬,現在知道是家人了,好像你還有你現在的家人並不認為阿璃是你的家人,那也就談不上什麼家事不是?”

“彆說外人,現在即使是你,我也不準許你欺負阿璃!”

陳飛霸道不已的說道。

見到陳飛這麼說胡景天驚駭不已,他立馬轉過頭來柔聲對胡璃說道。

“阿璃,你看這是爸爸不好,和爸爸回家好不好?”

“回家?回什麼家?你把媽媽趕出家門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我爸爸了!”

聽到胡璃這麼說胡景天的臉色瞬間就比那了滿臉怒色的吼道。

“胡璃!你不要敬酒不吃罰酒!從小你要什麼我不給你!現在竟然還敢不聽話!大人的事情你懂什麼!”

好傢夥,真是標準的華夏家長的發言陳飛冷笑一聲說道。

“我說胡總,你當我是空氣,我剛說了什麼,在我麵前這麼欺負我的人!”

啪的一拍桌子陳飛直接站起身來連湊到了一臉慍怒的胡景天麵前冷冷的說道。

“聽說你打算把家產給你胡家新上門那兩個人,不過我就覺得這不太好,不如就由我來幫你分一分吧!”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此說話就冇把我胡氏集團總裁放在眼裡,也太過分了吧!”

“哼?你是胡氏集團總裁就了不起了?”

說著陳飛站起身來直接對一旁的秘書說道。

“明天中午十二點召開護士集團股東大會,剝奪胡景天的掌控權!然後強製性收購他名下的所有股份!”

“我要讓你一無所有!”

聽到這句滿是寒意的話語胡景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剝奪,你彆唬人了!你拿什麼剝奪!”

“嗬嗬,抱歉,有句話說的很不錯,錢不是萬能的,但是他確實能幫助我們做到許多事情!”

陳飛的手中那張控股胡氏集團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的證明讓胡景天瞬間感覺腦袋一片空白。

“這,這怎麼可能額!做空胡氏集團的竟然真的是你!”

”這不可能!你,你一定是在騙我!”

他一直以來雖然有關注過飛揚集團可是他除了在臨安新區的那一筆以外剩下的都和胡氏集團冇有什麼衝突。

自然他也就冇有在過多的注意,可是他萬萬冇有想到整個飛揚集團竟然可以拿出這麼龐大的現金流來衝擊胡氏集團。

看著猶如喪家之犬一般的胡景天陳飛冷哼一聲直接說道。

“送客!今天起你不再是胡氏總裁,兒阿璃她將是胡氏的信任總裁!”陳飛宣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