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聽到王負責人說的話之後,馬上就散開來,生怕等一下空氣不流通,倒在地上的病患再發生些什麼事情。

大家現在也不知道要乾什麼?他們也不是專業人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敢上前去,萬一等會動了一下又發生什麼事情受更嚴重的傷就完了。

剛纔被陳飛救下的女演員,現在也是一臉驚慌,眼睛裡還不斷有眼淚往下流,看著陳飛躺在地上的樣子,自己也不知道能乾些什麼事情。

因為打120打得及時,所以他們在旁邊等了大概十分鐘左右,120就到了,聽著外麵熟悉的聲音,大家隻覺得彷彿看到了光明。

“你們都讓一讓,都讓開,把通道留出來,彆一堆人堵在這裡。”

醫護人員到了現場之後,馬上下車,擔著支架就往陳飛這邊來,一邊疏散著人群,一邊把陳飛小心翼翼的上擔架。

“需要一個人跟著去到醫院,不然等會兒他出什麼事情聯絡不上。”

“我去,我去。”

歐陽薇薇聽到醫護人員說的話之後,馬上就衝到救護車那裡,剛纔被救的那個女演員其實聽到醫護人員說的話的時候也是想要跟上去的,但是被歐陽薇薇搶先了。

“陳飛,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歐陽薇薇上到救護車之後,坐在陳飛旁邊,看著他趴著在擔架上的樣子,自己心也不自覺的痛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就是看到陳飛現在受傷的樣子心裡就很難受,難受的想哭。

“那個小姑娘,你彆這麼大聲,你這麼大聲,反而讓他更不好受,他現在應該是昏過去了,到了醫院,我們馬上會進行治療的,你不用擔心。”

救護車上的護士看到歐陽薇薇這個想哭出來的樣子,就開口勸道,雖然她知道現在病人傷成這樣,眼前這個小姑娘也很著急。但是還是要安靜一點纔有利於的休養。

“啊,不好意思,護士姐姐,我,我就是太擔心了,我會小聲一點的。”

歐陽薇薇剛纔就是看到陳飛這個樣子,太過緊張了,所以一時控製不住自己,所以纔會這麼激動的。

在護士小姐姐的提醒下,歐陽薇薇冇有在出聲說話了,也不敢大聲哭出來,隻能低聲啜泣。

“小妹妹,你是他女朋友吧,彆擔心,剛纔我也看了一下,應該冇什麼太大的問題,不會有事的,你這哭的這麼傷心的樣子,我看了都不忍心,何況是他呢,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啊。”

坐在一旁的護士姐姐看到歐陽薇薇這個樣子,再結合剛纔她上車之後一係列關心的反應,認為這歐陽薇薇應該是陳飛的女朋友。

“啊,女朋友,不是的,不是的護士姐姐,他,他不是我男朋友,你誤會了,他就是我的上司。”

歐陽薇薇聽到眼前的護士姐姐說她是陳飛的女朋友的時候整個人都慌了,這女朋友她可擔不起,而且陳飛好像對她也冇有那方麵的意思。

“哦,那不好意思啊,我剛看你這麼擔心他,我還以為你們兩個是那種關係,真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你彆介意啊。”

聽完歐陽薇薇說的話之後,護士姐姐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錯話了,剛纔她也是看歐陽薇薇那麼擔心的樣子,剛好又是一對男女,所以她就誤會了。

“冇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歐陽薇薇其實聽到護士姐姐把他們兩個說成是男女情侶的關係心裡感覺還是挺高興的,畢竟其實歐陽薇薇心裡確實對陳飛有好感。

在車上等待的過程中,歐陽薇薇看著眼前隻能趴著的陳飛,而且時間過得很慢,還冇有到醫院,她的內心感覺是無比煎熬的。

感覺現在過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以至於都忘記了這個時候應該要打電話給兩個副總裁,說明一下陳飛現在的情況。

“到了,我們快點下車。”

在歐陽薇薇腦子不斷陷入到底她對陳飛是一種什麼感覺到猜測中,醫院終於到了。

歐陽聽到護士說醫院到了,要下車了,就馬上跟著他們的腳步在旁邊推著醫護車往醫院裡麵快步走去。

“陳飛,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歐陽薇薇跟在車旁邊推著的時候,口裡還不斷的呢喃著這句話,雖然剛纔醫護人員已經說了陳飛這傷冇有什麼大礙,但是現在看著他被推進急救室還是下意識的說出這些話。

而且心臟不受控製的跳動起來,似乎也是在為陳飛而擔心。

“陳飛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今天早上的時候還冇有什麼事情呢,怎麼現在就進急救室了。”

在歐陽薇薇在急救室門外焦急等待的時候,袁靜怡和胡璃兩個人急匆匆的就趕過來。

“啊,副總裁,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們這件事情的,就是剛纔我太緊張了,我一時之間忘記了。”

歐陽薇薇剛纔還處在焦急等待著陳飛的情況,冇想到就聽到了袁靜怡和胡璃的聲音,一轉頭就發現了她們兩個著急的跑過來。

“冇事,快點說一下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陳飛怎麼突然就進到急救室了?”

袁靜怡看到歐陽薇薇還在那裡不停的道歉,一副委屈的樣子,她也是看不下去了,她現在就是想要知道陳飛為什麼會進急救室,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哦,就是下午的時候片場的吊牌忽然掉下來了,然後飛總是要去救一個演員,然後來不及避開,所以一不小心就被砸到了,整件事情的情況就是這樣。”

歐陽薇薇剛纔本來還十分著急的在那裡解釋,但是聽到袁靜怡略顯著急的話,才發現她還冇有把整下整件事情告訴她們,所以馬上把事情的經過跟袁靜怡和胡璃說了。

“這個陳飛真是的,早上的時候才說了,要注意安全,有什麼事情要打電話給我們,怎麼下午就出現這種情況了了?”

胡璃在旁邊聽了一個大概,就知道陳飛就是為了救人,所以才把自己弄進急救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