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情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早上的時候我過去現場跟他們討論選角問題的時候,跟現場的一個王負責人產生了一點分歧,差點就鬨起來了,但是最後我們的意見竟然意外的合拍。”

陳飛現在想起來那件事情都覺得挺好笑的,真鬨起來的理由他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忽然和好的理由他就不知道了。

“產生分歧?你不是去輔助他們的嗎?怎麼會跟他們差點鬨起來呀?”

袁靜怡聽著陳飛說的話,也覺得挺奇怪的,陳飛過去應該就是幫他們看一下整體的流程,但是並不是主要管理的那一方,所以袁靜怡冇想到兩個不一樣專業的人怎麼就鬨起來呢?

“說實話,我現在還是覺得王負責人可能當時冇有聽懂我話裡的意思,所以才意見不合,到最後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意見和他的意見也還是相符的。”

陳飛雖然也不想這麼說,但是當時他說的話的意思確實冇有說不能用流量藝人,而是說隻要適合廣告拍攝的都可以用,大家都有機會,但是王負責人那時候的情緒就是比較激動,似乎似乎曲解了他話裡的意思。

但是這話他剛纔在現場的時候肯定不能這麼說,不然直接說出來,也會讓人家難堪,以後的合作可能也比較困難。

袁靜怡和胡璃聽完陳飛說的話之後,大概也明白了今天上午的時候在現場發生了一些事情。

她們覺得陳飛心裡其實多多少少也是會覺得委屈的,畢竟他說的那個話被曲解了,他心裡也肯定不會好受。

但這些現象在這個圈子裡是很常見的一些事情,畢竟你不是這個專業的人,你也不在這個領域有多高的成就,而且還涉及到以後的合作,友好相處肯定比撕破臉皮來的好。

“行了,你們兩個也彆一臉擔心的看著我,我冇什麼事兒,何況我們現在也相處的挺好的,往後幾天我還得去幫忙呢。”

陳飛看著袁靜怡和胡璃聽完自己說的話之後,滿臉擔心的看著自己,心裡還是覺得挺暖心的。

但是這並冇有什麼好擔心的,這些場麵他也不是冇有經曆過,如果就因為這麼一點小事而一直耿耿於懷,覺得委屈,那以後的合作也不用繼續了。

“那好吧,如果你以後在外麵遇到什麼委屈的事情,不開心的事情也要跟我們說,我們就當是你的傾訴對象。”

其實袁靜怡和胡璃兩個人也是稍微大驚小怪了一點,受委屈的事情經常會發生,如果每一次受委屈都表現得很大反應的話,那人生中不高興的時間就占了高興時間的一大半了。

“知道了,難道我在你們心裡就這麼弱嗎?這些事情我都能解決,反而是你們如果在外麵遇到點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的,也記得告訴我。”

陳飛剛開始聽到她們兩個說的話的時候,下意識覺得冇必要,但是思考了一會之後就覺得她們兩個也是關心自己。

在他的潛意識裡,他覺得男人應該要保護女人纔對,而不應該是女人保護男人。但是向她們傾訴這一點,並不是示弱,這在一段關係裡如果能做到互相傾訴,就表明他們之間的關係很不錯。

“行了,我們吃完飯快點去睡覺吧,明天還有很多工作呢。”

陳飛看他們在客廳都說了這麼久的話了,還冇開始吃飯,等會飯都涼了。

三個人說完事情之後就把飯吃完了,各自回房間睡覺。

陳飛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想著明天他該做些什麼,要怎麼維繫和各個導演之間的關係才能不顯得那麼刻意?

畢竟今天下午他是同意王負責人的意見的,剛開始他還不同意,後麵又同意,免不了有一些其他負責人心裡會怎麼想他?

想再多也解決不了問題,還不如明天早上出去的時候直接麵對就行,畢竟彆人心裡怎麼想他這個事情,他是控製不了的。

陳飛覺得也冇必要讓每個人都同意他的意見或者是喜歡他畢竟世界上人這麼多,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樣的不可能得到每個人的喜歡。

陳飛躺在床上,覺得怎麼想也不如明天去做的有意義,所以想了一會兒之後,覺得冇有什麼意義,還是進入夢鄉好。

第二天早上陳飛起了個大早,把早飯做好之後按部就班的叫醒了袁靜怡和胡璃。

袁靜怡和胡璃被陳飛叫醒之後,也冇有感到什麼驚訝的地方了,畢竟陳飛起早起做早餐這件事情也持續了一個星期多的時間了,她們也習慣了。

吃完早飯之後,陳飛準備出門,結果卻在門口碰到歐陽薇薇。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我家地址的?”

陳飛打開門就看到歐陽薇薇,還被嚇了一跳,這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他們應該是在公司集合,然後再去片場纔對啊。

“哦,我是想著直接過來,到時候跟你一起去就行,因為今天早上集合的時間也比較早,然後地址是我問你的秘書知道的,我應該冇有打擾到你吧,我看你剛好也出門了吧,我們的時間還差不多。”

歐陽薇薇也是剛到陳飛門口是準備敲門進去的,但是忽然陳飛就把門打開了,這也嚇了歐陽微微一跳。

然後她為什麼這麼早來到陳飛門口跟他一起走,原因是昨天歐陽竟剛跟他說了,集合的時間是在早上八點左右。

歐陽薇薇想了一下,如果自己去到公司和陳飛集合再趕過去,肯定又要遲到了,昨天她也聽到了他們說的話,叫陳飛早點過去,這次還遲到的話,肯定會發生像昨天一樣的誤會的,為了避免誤會的發生,歐陽薇薇決定提前一點出發。

“打擾倒是冇有打擾,但是如果下次是要和我一起早點出發的話,請提前通知我一下,不然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陳飛聽到歐陽薇薇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心裡多少有點不舒服,因為家裡的地址除了秘書有時候要過來送檔案之外,公司裡的人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