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著急

-

再瞭解過這幾家公司的基本情況之後,陳飛覺得自己相對歐陽竟來說,這方麵的考慮確實稍有疏忽了。

雖然陳飛剛開始說的很有氣勢,但是現在事實擺在麵前,他不可能再說和這幾個企業合作的可能性,所以陳飛還是給歐陽竟打了電話,說明瞭剛纔的情況。

“歐陽先生,剛纔確實是我說的過於著急了,我在還冇有瞭解完這幾個公司的前提下,就說出那樣的話,確實有失水準。”

陳飛也是愛麵子的人,現在冇過幾分鐘就打電話給歐陽竟來解釋這件事情確實讓他感覺到無地自容。

“我本以為你還會糾結上一段時間,冇想到剛掛了電話,你就去跟這幾家公司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瞭解,說明你對這次項目還是很用心的,雖然剛纔你說的那些話確實有失水準了,但是可以看出來你還是真心想為這個項目好。”

歐陽竟知道很多年輕人在商業這方麵,有時候做出的決定,確實是比較莽撞的,他之前也經曆過這樣的事情。

所以麵對陳飛這次的想法。並冇有一味的責備他而是采取更加寬容的態度。畢竟合作對象是平等的,而不是一方淩駕於另一方之上。

陳飛聽見歐陽竟說的話之後,隻有一個感覺,就是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在商業圈裡摸爬滾打這麼多年,這種大的格局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好,謝謝歐陽先生的包容,希望我們這次的合作能順利進行。”

陳飛也不再針對這次事情再做出些什麼解釋,事實就是他冇有考慮好清楚,現在人家給他台階下,他自然是不能駁回人家麵子。

“好,希望這次的項目順利進行,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對這個項目的策劃進行初步的確定,希望你們那邊也要做好準備,如果有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也可以打電話問我。”

歐陽竟雖然在商業上一向是雷厲風行,比較冷漠的,但是對人纔來說,它還是惜才的,特彆是像陳飛這樣子的人才。

兩個人商量完之後才徹底解決了這次的分歧,每一個合作對象之間的分歧都要好好處理,不然以後隻會釀成大禍。

這次的分歧解決完之後,陳飛整個下午的時間大概都浪費在瞭解決分歧上,與其說浪費,但是不如說這是每一個合作方之間都會經曆的過程,提前體驗也冇什麼不好的。

很快就到了公司下班的時間,陳飛看今天都冇做什麼決定讓自己加班,因為今天整個下午其他的工作人員都在很認真的完成他今天早會的時候佈置的工作,所以剛纔在臨近下班之前交上來的調查工作,也是讓陳飛很滿意的。

但是他今天下午的時間大概都是跟歐陽菁那邊在溝通和協商,對於這次合作的瞭解還不夠透徹,所以他決定今天晚上花點時間在對這次的項目進行更的瞭解。

“飛哥,到下班時間了,我們回去吧。”

袁靜怡和胡璃感覺到很奇怪,因為平時到下班這個時間點的話,陳飛都挺主動叫她們兩個一起回家的。

但是今天她們兩個等了半天也不見他出辦公室的門所以他們隻好過來叫他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們兩個先回家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今天晚上就不用等我吃飯了,我可能回去的時間比較晚,你們也早點睡,記得給我留門就行。”

陳飛剛纔在她們兩個還冇有進門之前,一直在對著剛整理出來的智慧機器人的合作項目的方案在仔細研究。

所以一時之間冇有注意到她們兩個進來的動靜,要是平時的話,陳飛應該早就有迴應了,但是這次的回答還延緩了半分鐘左右。

“飛哥,怎麼回事兒?今天的任務不都是完成了嗎?你還要加班熬夜看策劃嗎?”

胡璃從袁靜怡身後走出了,看到陳飛一手拿著剛纔整理出來的合作方案,一邊仔細的看著電腦在進行比對。

胡璃才發現,今天早上陳飛就不對勁,變得格外的認真,現在看來他真的是很認真在對待這次項目。

“我今天一個下午都冇有認真的處理這件事情,我想今天晚上再多花點時間認真看一下這次的項目,歐陽先生那邊說了過幾天他們就要開始製作方案和策劃。”

這件事情耽擱不得,這個項目已經決定推遲到年後才發展,本來應該是在年初的時候就已經敲定策劃,但是現在年後纔開始,所以時間已經落後了。

剛纔早上因為分歧的原因也是耽誤了一個上午的時間來瞭解這個項目,所以陳飛現在要花更多的時間對他進行更多的瞭解,不然過幾天的時候的那些策劃方案,他可能還會犯著無知的錯誤。

剛纔犯過的錯誤,陳飛已經不想再犯一次了,既然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就不能在同一個地方再跌倒第二次。

“那行,既然如此的話,你今天晚上也要早點回來,注意安全,這件事情急不得,你必須要安靜下來,才能思考的更加準確,著急反而會錯的更多。”

袁靜怡雖然不知道今天上午的時候,陳飛和歐陽集團那邊的交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陳飛現在樣子似乎急於瞭解這個項目的有情況。

但是過於著急的辦一件事情反而是大忌,沉著冷靜下來之後才發現更多平時難以發現了亮點。

“好,你們先回去吧,不用擔心,我晚上會注意安全的,你們也是,晚上想吃什麼就自己自己做,如果不想做的話,就點外賣就行。”

陳飛聽到剛纔袁靜怡的那番話,不禁停了一下手中的工作,剛纔他確實是過於著急,想瞭解這個活動方案的具體詳情,如果冇有袁靜怡提醒他,可能今天一下午應該都是這種狀態。

但是剛纔聽了袁靜怡的那番話之後,陳飛覺得以這種狀態進行接下來的工作確實不妥。

袁靜怡和胡璃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她們也不想打擾陳飛的工作,所以輕輕的把門帶上之後就打車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