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靜怡和胡璃看著陳飛就這樣進了房間,他們雖然感到很奇怪,但是也知道也許是今天趕車太累了,所以他需要早點休息,所以兩個人也不想再繼續看電什麼的,也回房間休息去了。

第二天的時候,陳飛起的很早,起來順便把早飯也做好了,才叫袁靜怡和胡璃起來吃早飯。

“天呐,飛哥,你這起的也太早了,我都還冇有完全醒過來呢,而且你把早飯都做好了,你怎麼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胡璃雖然平時喜歡調侃陳飛,但是這一次她是真心的誇獎,她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春節回來,陳飛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得更加的努力和勤快了。

以前陳飛也冇有做過幾次早飯,都是袁靜怡做的,但是今天就不一樣,陳飛不僅起的很早,而且把早飯做了,所以這樣她們兩個都感到很驚訝。

“這冇什麼奇怪的,我就是自然醒了,以後的早飯如果我起的早,都由我來做就行,以前讓都讓靜怡來做,感覺也辛苦她了。接下來的早飯就給我吧。”

陳飛確實今天早上起的很早,但是鬧鐘還冇響,他自己就起來了,也許這正如那一句俗話說叫醒人的不是鬧鐘,而是為之奮鬥的夢想。

陳飛覺得為自己心愛的人做早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在這個春節的時間裡,他也是經常給自己的父母做早飯,這讓他感覺到狠狠開心。

所以他這才決定以後的早飯都由他來做,反正他已經決定每天都要早起。

袁靜怡和我那兩個人麵麵相覷,雖然陳飛最近的表現很令他們感到奇怪,但是這表現看起來不是壞的,反而是好的,她們就冇有過多的擔心。

三個人吃完早飯之後就一起到公司了,因為這是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大家似乎都有著飽滿的精神,都準時到達了公司,冇有一個人遲到。

陳飛,趁著這次這麼早的機會,開了一個早會,

說的大概就是兩個方麵,就是他們要先開始準備國外的那個智慧機器人的項目,要先開始展開調查和提前的探討,把這個項目都吃透,不然到時候再和歐陽集團對接項目起來的時候,他們華飛如果什麼都不知道這顯得很不專業。

陳飛想的很明白,既然這次歐陽集團要明確要求跟他們合作,那他就要拿出百分之一百負責的態度對待這個項目,不能敷衍了事,不能辜負了歐陽竟的一番信任。

在經曆了休假之後,大家再次回到公司的狀態,都是精神飽滿的,所以在聽到陳飛說要提前開始對項目進行調查的時候,大家也冇有什麼怨言,就是覺得新的一年要做出更好的成績,把華飛帶上更大的舞台。

提前對項目展開調查,這是一件事情,另一件事情就是陳飛覺得華飛既然已經正式開業一年了,今年是第二年,就要往更廣闊的方向發展,既然上一次已經做了一個農村度假村的項目。

那麼這一次他們的發展方向,除了是國外之外,還要往更深層次的方向發展,也就是說,他們不僅僅要往國外往內陸發展,還要深入到基層。

這次回到農村,其實陳飛除了收穫了平時冇有得到的父母的溫暖之外,還發現基層的一些生活水平在近年來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但是大家的一些意識都很淺薄。

既然華飛是一家投資公司,投資的不僅僅是項目,更是人情。

往多方麵發展,華飛這個公司才能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發展的更好,而不是僅僅停滯於一兩個項目。

這也是陳飛在昨天晚上睡覺之前想到的,華飛當然不能隻往一個方向發展,雖然現在有了歐陽集團的幫助,他們要往國外發展,但是內陸的地區更加廣闊,發展的空間也更加大,如果隻對農村進行發展,那是不行的。

反正接下來目標,就是把歐陽集團一起合作的這個國外智慧機器人的項目做好,好好拓展國外的市場之外,還要往國內繼續發展,接下來的項目會越來越多,但是陳飛覺得他自己能做好,更能帶領大家一起把華飛做好。

這個早會開的很激動人心,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老闆是要把華飛真正做強做大,而不是隻僅僅侷限於國內,而是要發展到更廣闊的地步。

這是員工的最直觀的感受,他們覺得進入這個公司是很正確的,以後他們的發展方向也是前途無量的。

開完早會之後,大家就開始認真投入到新項目的調查和探究中了,有不懂的地方,大家也會互幫互助,整一個的華飛的氛圍就是很好的,這個新的一年的開頭很順利。

陳飛今天一天除了在對國外智慧機器人項目進行調查,還發現國外項目對智慧機器人不完全屬於壟斷狀態,國內其實有很多地區也對智慧機械有很高的發言權,隻是暫時冇有受到很多人的關注。

陳飛覺得國內的這幾家企業對智慧機器人的整個狀態是把握的很好的,他覺得如果和這幾家企業一起合作的話,會讓這個項目往更高的層次發展。

所以陳飛馬上就打電話給歐陽竟,想把這件事情跟他說一下,一起商量是否能和這幾家企業進行一次合作。

“喂,歐陽先生,我剛纔在調查國內機器智慧機器人,這個方麵的時候,我發現了幾家企業對這個項目都有著比較深刻的研究,不知道歐陽先生是不是有興趣把這幾家企業納進來,跟我們一起參與到現在的這個項目?”

陳飛完全冇有拐彎抹角,他目前就覺得這幾個企業十分符合他們項目現在的一個合作狀態,所以直接就把這件事情跟歐陽竟說了。

“你說的這幾家企業,我也我之前也有考慮到,但是他們對智慧機器人的把握程度冇有國外項目組的企業那麼深刻,不知道納進來之後對我們是否有幫助。”

歐陽竟之前也是做過這方麵調查的,所以最後找到華飛,而不是那幾家企業也是有理由的,雖然那幾家企業對於這個項目的研究比華飛更加深刻,但是他們目前的一個狀態並不符合他們整個項目的整體基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