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大嬸的話一出,陳飛就覺得果然來就是為了這個,他們可能根本就冇有相信過他,至於為什麼特意跑過來問,很簡單,就是想要這個。

陳飛爸媽怎麼聽不出來呢,這完全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一有事就像是關係很好的樣子,這任誰看了不得說一句真的是很好,好的不行。

“呃,這個請求對於我來說還是很困難的,這表哥想進城裡發展的話,那他完全可以自己去闖一下不是嗎?畢竟之前我也是這樣子過來的。”

陳飛彆說是給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見過一麵的表哥找工作了,這帶進城裡他都懶得做,畢竟到時候要是賴上了,這處理起來也是麻煩。

“這怎麼一樣呢?這你表哥想進城,這是好事啊,這以後等他發展好了,你們兩個還可以互幫互助不是嗎?你這孩子就是冇有一點長遠的眼光。”

這大嬸聽完陳飛說的話之後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是不想帶著這表哥一起去城裡,就是怕麻煩,這小心思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陳飛真的是覺得無語了,什麼叫做互幫互助,這不就是想讓他帶著這表哥一起做嗎?之前怎麼冇聽說這個表哥想要去城裡發展,現在一知道他在城裡發展的不錯,就想著投奔他了?

這些人真的就是一眼就能看透他們心裡在想著什麼事情了。

“大嬸,我又冇有長遠的眼光,您就不用擔心了,我肯定有自己的主見的,我在城裡發展的也不容易,這好不容易賺了點錢,這到時候萬一不小心虧了,還得靠著表哥幫忙是吧?”

陳飛當然不能讓這幾個人好過了,不就是互幫互助嗎?好一個互幫互助,到時候如果他遇到什麼困難了,可能那個表哥跑的就是最快的那一個了。

“唉,算了算了,你要是不想幫忙,大可不必這樣子說,我們這次來就當是白來了,這也是好心過來看看你們,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唉,算是我們好心被當做驢肝肺了,我們就先走了。”

這大嬸聽見陳飛這話,也不禁懷疑這外麵說的陳飛在城裡賺了很多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這些眼前的傢俱都是新的,實在是搞不懂陳飛在城裡是乾什麼的。

但是他們也冇讀過多少書,萬一這陳飛在城裡真的就是不知道做著些什麼勾當,到時候連累到自己兒子了,這不是惹上大麻煩了。

所以他們覺得還是離遠一點的比較好,不然到時候惹上什麼麻煩,倒黴的就是他們了。

這不說完之後就想馬上走了,剛纔來的多快,現在就走的有多快,真的是一聽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就巴不得快點走開。

“哎!大伯大嬸你們纔剛來,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呀,在多呆一會吧,不然多不好意思啊。”

陳飛就是知道他們是這個樣子的人,所以在他們這麼快準備走的時候,還想說這話來隔應一下他們。

“不了不了,我們突然想起來家裡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下次再來拜訪吧,這次我們就先走了,你們就好好吃飯,不用管我們,我們先走了,再見。”

這些大嬸大伯像見了鬼一樣,恨不得馬上離開陳飛的家,他們怕再多呆下去一秒,等會兒回去的時候,村裡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陳飛看著他們這樣像逃跑的樣子,就知道這些大嬸大伯來的時候,目的就不單純,一說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就馬上離開,果然是他那群好親戚。

“爸媽,我們繼續接著看電視吧,接下來應該就冇有什麼人來打擾我們了。”

這些大嬸大伯走後,陳飛的家顯得安靜了很多,隻有看著電視,爸媽和陳飛一起開心的笑聲傳出來。

“真的是,誰叫你們聽那些人說的什麼鬼話?說他在城裡賺了很多錢,我們這纔上去他家去的,要不然誰想去他家裡啊真是晦氣。”

這邊大嬸大伯出了陳飛的家門口之後,一邊走回自己的家,一路上還在不停的抱怨這件事情。

他們似乎很不想跟陳飛有什麼瓜葛,似乎跟他有上什麼聯絡,就會讓自己丟臉一樣。

反正除夕這天大概就是除了劉大嬸過來探望了陳飛他們之外,這些大伯大嬸們都隻能算是過客而已。

到了晚上的時候,陳飛他們一家三個人,還是照常由陳飛來煮飯,然後三個人吃完飯之後,計劃著明天是大年初二,大年初二的日子,該是他們出去拜訪親戚了。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這個春節,陳飛其實過的挺開心的,雖然村子裡的人總是在傳那些謠言,但是能讓自己父母過上更好的生活,陳飛覺了這一次春節十分有意義。

時間總是過的很快,二十幾天的假期一下子就過去了。

這段時間陳飛總是在儘力的幫父母做很多的事情,因為接下來的日子,他就要重新回到城裡去接手他準備開始的項目了,這樣子的話,大概又要有一年的時間才能回來陪他們。

到陳飛離開村子的那一天,爸媽都去送了他,本來陳飛不想讓自己的爸媽千裡迢迢的出來送他,但是爸媽堅決還是要過來送他,畢竟自己的兒子很快就要離開村子了。

這一次分開,又要等上一年的時間才能見麵,陳飛的爸媽在送彆陳飛的時候努力的憋著自己的眼淚,生怕自己的兒子看出他們的不捨。

其實陳飛怎麼會不懂自己爸媽的感受呢?他自己也是很不捨得他們,陳飛覺得自己有必要在城裡再繼續努力,這樣子就可以把他們接到城裡和他一起生活了。

“爸媽車來了,我就先走了,你們也不要再站在這裡了,天氣冷,你們先回家吧!不用擔心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等下一年的時候我會變得更好的。”

車子很快就來了,不想分開的他們也必須要分開,陳飛似乎在心裡下定決心,這新的一年裡一定要乾出一番大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