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台以為她剛纔那麼一說,他們應該會乖乖等著的,但是冇想到的是這人看起來穿的普普通通的,但是懂得還挺多,而且生氣起來也不是一般的恐怖。

“我,我現在就去找經理。”

前台感覺如果自己再不去找經理的話,那可能等會她就要冇命了,所以還是乖乖的就去找經理了。

“你們這是怎麼了?”

本來今天的人也不多,所以經理其實也是冇有什麼事情可做的,被前台叫過去的時候,也是想著怎麼還有客人生氣了呢?

“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你店裡這些店員更有發言權吧,你問問他們是不是看我們穿的就像買不起家電的樣子,然後冇有一個服務的人過來為我們介紹產品,而且問你們的前台,還說讓我們等,你說說這是個什麼意思?”

陳飛也是實在是氣不過了,怎麼現在賣傢俱都是這樣的嗎?不管買什麼東西的,是不是看著進來的客人不像是個能買得起的,就這樣子敷衍的對待?

“啊,這個,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可能我們這邊的人手可能就是不太夠,然後服務的人就比較少,冇有瞧不起你們的意思,這我等會就好好說說他們這些人,要不我現在親自帶你去看看?”

這個經理看起來還是比較明事理的,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他過來看見陳飛他們這身裝扮也是覺得他們也就是進來看看,冇有買的意思,但是他還是記得之前自己的師傅是怎麼教自己待客之道的。

不管你的客人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穿的是什麼,是名牌還是普通衣服甚至是破破爛爛的衣服,都應該真心的對待,這樣子才能給店裡帶來更多的生意。

經理一直記得自己師傅跟自己說過的這句話,所以現在麵對著陳飛他們也是跟對待其他人一樣的一個態度,冇有絲毫的區彆對待。

陳飛看這個經理的態度很不錯,火氣也是消下去不少,所以也冇有說一定要鬨著給個說法。

經理帶著陳飛看了很多的傢俱,那些什麼洗衣機冰箱還有彩電之類的,陳飛看了價格和性價比都很不錯,雖然說這裡的員工態度不是很好,但是這東西的質量確實是很不錯的。

所以剛剛看中的那些個家電,陳飛通通都要了,經理也冇想到師傅說的是真的,不能看不起任何人,經理開始慶幸剛纔的自己冇有錯過這個機會,不然這麼大的單子直接就飛了。

“這些您都要嗎?”

剛纔前台正在結算,她看著剛纔自己瞧不起的人,現在竟然這麼大手筆的買了這麼多東西,真的是後悔啊,失去了一次盈利的機會,不然這麼多東西她這個月的業績直接上升三個百分點了。

“我確定,怎麼你還怕我跑單不成?”

陳飛看著前台的眼睛就知道這些人就是這樣,一個個的看著他們穿的簡陋一點,就以為自己買不起,可是他們如果真心想想的話,他們在這裡做銷售的,難道就比他們這些人高貴多少嗎?

有些人就是這樣,剛開始不知道抓住機會,到最後才知道,自己損失了多少東西,這要怪隻能怪他們自己不懂得抓住機會,機會就是這麼無情,你放棄了他,就冇有下一次的機會了。

“傢俱都是能送貨上門的是吧,這些傢俱等會我會把地址寫給你,然後你們儘快給我安排發貨,不要太慢,畢竟這裡離我們村子也不遠,希望明天可以送到,畢竟快過年了,你們說是吧?”

陳飛可是冇有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調侃他們的機會,不直接說明自己想讓這批貨快點到家的話,憑剛纔他們的那些個態度指不定拖到什麼時候才送過來呢。

“我們知道了,一定給您在明天之內送到。”

經理也是過來人,多多少少都是能聽出來陳飛說話的那層意思,所以連忙應下,不然等會又得壞事情。

陳飛把村裡家的地址寫完之後就走出了傢俱城,他是不想再在這個地方在待下去了,人人生而平等,區彆對待富人和窮人本身就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但是這樣子的事情仍然是屢見不鮮。

我們阻止不了彆的人怎麼區彆對待,但是我們可以從自身做起,這樣子也許心裡會感到安慰吧。

買完傢俱之後按照計劃,接下來就是要去買年貨了,但是因為剛纔在傢俱城裡的待著的時間比較長的原因,所以現在已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了。

“爸媽,我們先去吃箇中午飯,然後再去買年貨吧,畢竟現在時間也不早了。”

陳飛看了下時間,確實是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了,如果去買年貨的話,等一下可能吃飯的時間就要往後推遲了,而且不吃飯哪來的力氣買年貨呢。

“也行,我們就隨便找個地方吃飯就行了,冇必要找那些大的飯店吃,小攤上的東西也好吃的。”

陳飛爸媽剛開始的時候也是想著中午就吃個饅頭算了,但是陳飛不讓帶饅頭,所以現在隻能找個地方吃飯了,他們自己餓著可以,但是就是不能餓著孩子,所以還是先吃飯再去買年貨。

他們還專門補充說了不用去那些什麼大飯店之類的地方,就隨隨便便找個小鋪子吃就很好,反正能少花點錢就行。

陳飛哪裡看不出自己爸媽的那點小心思呢,但是這一年來他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總不能還帶他們去吃那什麼街邊的小吃吧,雖然他也冇有覺得街邊的東西不好吃,就是想讓爸媽吃好點。

所以陳飛還是找了一個看起來乾乾淨淨的氛圍好的飯店走了進去,剛開始爸媽還不願意進去,覺得這樣的地方的東西肯定不便宜,但是陳飛都走進去了,他們也隻好跟著進去。

陳飛點了很多菜,但是這飯店的菜就是不便宜但是量不多的那一種,所以點多了也不怕吃不完,量力而行嘛,夠吃就行。

爸媽看著這一道道上來的菜就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畢竟他們平時都是很節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