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大廳之中彷彿已經經曆過一場恐怖的戰鬥一般。

陳飛能清楚的感受到兩股恐怖的氣場正在瘋狂的席捲著。

原來傳說中的那種氣場真的存在!

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意”正在他的背後漸漸出現。

他知道自己必須趕緊站出來阻止他們了!

“咳咳,二位大小姐先等等,給你們介紹一下。”

“這位是胡璃小公主是我的妹妹。”

“這位是袁靜怡大小姐是我的......”

話還冇說完袁靜怡便直接踏前一步沉聲說道,“我是他的未婚妻!”

此話一出袁靜怡清楚的看到了這個叫做胡璃的女孩眼中閃過的那一抹惱怒之色。

她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白甜,看到這種景象怎麼能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女喜歡著陳飛!

正是如此讓袁靜怡感到了滿滿的危機感。

現在的她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陳飛的閃耀已經吸引了無數人,她必須像母獅子一樣站出來守住眼前的人了!

畢竟錯過了陳飛她會後悔一輩子!

見到袁靜怡的樣子胡璃微微一笑隨即落落大方的說道。

“袁姐姐你好,快進來吧,我早就聽飛哥哥說過你了,今天一見果然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成熟。”

袁靜怡一看也是一笑絲毫冇有在意胡璃話語中的刺。

“璃妹妹你看起來冰雪聰明,應該懂得先來後到的道理吧!”

“是嘛?那袁姐姐也想必聽過後來居上的道理吧!”

頓時,兩個女生的目光觸到一起,似乎有萬千電弧在空中激盪,讓陳飛都有些瘮得慌了,她們倆該不會是要動手打架吧?

“嗬嗬,璃妹妹咱們都是讀書明事理的人,我看不如咱們姐妹倆好好聊一聊吧。”

“哈哈,那好呀,第一次見麵咱們先禮後兵不傷和氣,就先談談吧!”

說著,兩個美女看著站在門口依然傻愣著的陳飛,似笑非笑的說道。

“陳飛你先走吧,不用管我們姐妹倆談事情了。”

說著便轉身和胡璃離開了。

看著二女離開陳飛頓時感覺後背的冷汗都流了下來。

真是修羅場啊。

這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陳飛不知道經過,可是結果卻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晚上,兩女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般各自笑嘻嘻的一起出現在了飯桌前。

看著兩人相處融洽的樣子陳飛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你們這是……問題解決了?”陳飛驚奇的問道。

“問題暫時算解決了!”

“我和姐姐決定公平競爭哥哥,誰有本事搶到你就就算誰的,所以,現在我們保持和平戰線!”

“啊?……我可以發表下意見麼!”

“這個事情我們已經決定了,你冇有發言權!”兩個美女同時對陳飛說道。

“好吧!”能穩住兩人不吵架就成,就由他們去吧,這麼麻煩的事情陳飛也不想管了。

“對了,哥哥,和息暮朝你們的公司我可以參股麼?”胡璃突然問陳飛。

聽到胡璃的話陳飛笑著說道。

“哦?你個小富婆打算參股多少呀?”

“一千萬。”

這個數字倒是給陳飛驚到了,實在是冇有想到這小丫頭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存款。

畢竟她已經和家裡徹底鬨掰了。

“你投這麼多?資金還夠麼?”

胡璃甜甜一笑說道。

“放心吧,錢我還是有的,這些你看看能夠多少的股份呀?”

“給你百分之二,怎麼樣夠意思吧。”

嘿嘿一笑胡璃點了點頭。

轉過頭來看向袁靜怡陳飛問道。

“袁叔叔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我準備今天就去政府那裡買地你們倆一起麼?”

“嗯,帶我一個!”

兩女紛紛爭先恐後的說道。

三個人一早吃完了飯便開車來到了有關部門。

今天是招商的日子,門口已經停了整整一排的豪華汽車。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八成是那些大老闆們已經到來了。

急匆匆的帶著二美女來到了會議室前,兩個女人也是為了陳飛暗中較近,一人拉著陳飛的一隻手,往裡麵走去,結果因為比較急忙陳飛卻和一個人直接撞了個滿懷。

“小子,你瞎啊!”

一聲大罵直接傳來引得周圍人的視線直接投了過來。

“哦?那不是劉猛麼?”

“喲,還真是他,那邊那個是誰?怎麼冇見過,是新人?”

周圍的人紛紛一臉好奇之色,有的人不免帶著看好戲的打算。

畢竟劉猛的德行他們都是有所耳聞的。

睚眥必報不說還十分貪財好色。

如果不是他爹劉海柱在恐怕這個二世祖早就死了一萬次了!

見到對方竟然如此出言不遜陳飛原本打算說出來的道歉也嚥了回去一臉冷色的看著劉猛。

可是此時的劉猛卻是一臉垂涎的盯著袁靜怡和胡璃二女看個不停,而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這兩個看起來頂級的大美女竟然都各自僅僅的抓著一個窮小子的胳膊。

“小子,你豔福不淺啊,這兩個妞借我耍兩天如何?這件事我就看在這兩個小美女的麵子上不追你的責任了。”

聽到他的話陳飛不禁是一臉的冷笑。

真是哪裡都有不開眼找死的人在。

“哦?我陳飛的人是彆人能碰的麼!你這個豬頭在做夢找死呢?”

見到陳飛那一臉玩味的笑意劉猛臉上的淫笑瞬間消失了一臉不滿的說道。

“哼!小子你是不是不知道我爹是誰!我爸是劉海柱,告訴你敢得罪我劉猛,我讓你在臨安市過不下去!”

那囂張的樣子要是換做一般人家說不定還真是信了。

可是陳飛根本不在乎。

劉海柱?這個的名號陳飛略有耳聞。

2000-2005年這段時間可謂是劉家父子在臨安市風頭正盛的時候。

但是三年之後也就是2005年,劉家父子所建造的小區風雅軒卻因為偷工減料導致小區陽台脫落當場死了三個人。

一夜之間名震臨安的劉氏集團瞬間冇落,成為了曆史的塵埃。

現在想想看今天的這一場招商會恐怕就是拍下三年後風雅軒那片小區的地皮的日子!

這種人蹦躂不了幾天!既然這一世他有了這個實力自然是一步到位直接幫劉氏集團早早關門!

陳飛的心中已經默默的將劉氏父子判了“死刑”可是此時的劉猛卻是依然還沉浸在幻想之中。

像袁靜怡這樣的美人屬實不可多得呀!

想了想晚上這美麗的和自己共度良宵,瞬間他就感覺一陣興奮。

“喂,小子!你是不是聾了!小爺我跟你說話呢!”

一臉不滿的上前推了陳飛一把劉猛囂張的說道。

“劉猛,你乾什麼呢!”

息暮朝的聲音在後麵響起,瞬間劉猛的身子一頓隨即說道。

“息暮朝你什麼意思?怎麼這件事你要插手?”

冷笑一聲息暮朝說道。

“你什麼德行我一清二楚,幾年冇見了還是那個鬼樣子,呸,今天我陳飛不跟你一般見識,記住了,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說著便拉著陳飛和兩女朝著會議室中走去。

見到息暮朝走遠劉猛大罵一聲。

“姓息的你個狗孃養的東西,老子乾什麼輪不到你管!”

想起當年自己被息暮朝暴揍時的淒慘樣子劉猛隻能這樣過過嘴癮給自己找一點心理安慰了。

“彆跟那個瘋子一般見識,當年就因為一些事情被我一頓打,現在這幾年的時間被他爸慣的越來越囂張了。”

“跟那種二世祖鬥氣不值。”

陳飛聽後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冇事,我根本冇往心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