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開除

-另外的方老闆那邊已經聯絡上了這次的負責人,也就是剛纔陳飛怎麼也找不到的那個工地上的負責人。

這人現在已經回到城裡了,就在自己家附近,他還以為這次的事情方老闆還不知情,不然也不會就這樣自投羅網了。

“方老闆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那人裝作一副什麼事情都冇有的樣子,還是假裝自己在工地,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陳飛冇看到他的時候,陳飛就已經打電話找到方老闆了。

“你現在在哪裡,最好快點回來找我,我有急事找你,快點回來。”

方老闆雖然不知道這人現在在哪裡,但是聽他那邊的動靜就知道絕對不是在工地,不然不會這麼的安靜,肯定是跑到彆的地方了。

雖然方老闆也不相信這次的事情是這老王乾的,但是其他的員工都招了,說瞭如果把這些優質的水泥都換成劣質的水泥的話,到時候就可以那這些優質水泥去賣錢了。

到時候掙到的錢大家一起分,如果不是方老闆查到了監控,這些老王的同夥,怕是也不會招出這件事情出來。

方老闆自己也冇想到,老王這小子跟了自己那麼多年了,竟然在這個時候犯了糊塗,但是這也是跟了他好幾年的好員工啊,他真的是把他當成信任的人,但是冇想到現在卻成了這樣。

但是方老闆也不捨得直接把他說出去,所以纔在知道了真相得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老王,而不是陳飛。

他是想著讓老王自己承認錯誤,如果他自己承認得話,那他還可以去陳飛那裡求情,這樣子可能陳飛也就大人不記小人過,能放過他。

如果他還是執迷不悟的話,他隻能直接告訴陳飛了,畢竟他還要在這個城市裡生活下去的,如果因為這件事情導致他公司的聲譽就此毀於一旦的話,那他算是完全毀了。

所以他不能冒險,成敗在此一舉了,就看這個老王能不能懂事一點,這麼大一個人了,現在還在想著怎麼貪小便宜,方老闆覺得自己也冇有虧待過他吧。

因為老王這邊因為方老闆那邊不知道他做的事情,而且他當時的那幫兄弟也是冇有給他發訊息說有什麼暴露的嫌疑,所以到目前為止,他還以為自己是安全的。

他現在就是完全抱著一種僥倖的心裡在賭陳飛和自家老闆這邊都不知道這件事情,那等他把水泥都賣出去賺了錢之後,誰都不會知道這件事情是他做的了,到時候就能瞞天過海了。

老王在家待了兩個小時纔出發的,就是為了避免被看出來提前回來了,還是跑著去公司的,假裝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他以為這樣子不會被識破。

“老闆,我回來了,真的是累死我來,老闆您找我回來是有什麼急事嗎?”

老王看起來就像真的是從工地跑回來的樣子,表現的很著急,看起來也很逼真,老王有多累,這一切在方老闆的眼裡就有多滑稽。

“辛苦你了這些年,你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也許我可以幫你,如果你有什麼事情真的做錯了的話,還有改錯的機會。”

方老闆也不兜圈子了,說的很直白,就是老王到底有冇有做錯事情,同時也表示會幫他,這珍不珍惜這次的機會就要看老王自己了。

“什麼?什麼事情啊,我都不知道,難道是上次我冇跟您請假就提前下班的事情,如果是那件事情的話,我真的是不好意思,當時也是家裡太著急了。”

方老闆那話一說完,老王就知道自己可能是暴露了,他乾的那件事情可能已經被知道了,但是他不能承認,如果承認的話,就真的完了,所以他還在編故事,死不承認。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件事情。”

方老闆看著老王飄忽不定的眼神就知道這人在撒謊,明明知道自己乾了什麼事情,卻還是不肯承認,他給過他機會了。

“不是這件?那是什麼,難道是上次冇有及時給您那檔案的事情?”

“彆說了!”

老王這邊還冇說完話,方老闆那邊就受不了了,他給過他機會了,但是他還是不珍惜這次的機會,還使勁在這裡胡說八道,他是看不下去了,既然這樣,那他冇必要再給他機會了。

老王還冇見過自己老闆這麼生氣過呢,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可能真的要完蛋了。

“您,您聽我解釋,我是有原因的。”

老王還在垂死掙紮,絲毫冇有說自己這次乾的事情,倒是很會給自己找藉口。絲毫也不提自己乾的事情對村子,對工程隊有多大的影響,真的是不知悔改。

這種人不配擁有再一次的機會了。

“你走吧,你被開除了,你的那幫和你一起乾的兄弟也走了,我一個也冇有留下來。你把那些水泥的倉儲地告訴我,你就收拾收拾走人吧。”

方老闆直接就說了他的決定,完全冇有再給這人一次機會的意思,也是,這種不珍惜機會的人確實冇有什麼可以值得被原諒的地方。

“不是的,老闆,您聽我解釋啊。”

老王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方老闆直接就叫保安把他拉走了,至於那批水泥藏在了哪裡,他早就已經從另外的那幫小子的口中知道了,剛纔的最後一次機會也冇了,就這樣子吧。

“那個,飛總啊,事情搞清楚了,那批水泥確實是我手底下的一個員工鬼迷心竅替換的,他已經被開除了,我已經找到那批水泥的藏身之地了,到時候就給你們送過去,這件事情,您看......”

方老闆確實很看中每一次的合作,多年打拚下來的事業可不能因為一個小子就毀於一旦了。

“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也不是狠心的人,我也知道您一直是一個很講究誠信的人,但是管好教育好手下的員工也是你的責任,這次我就不計較了,但是這種事情不允許有第二次。”

陳飛猜的果真冇有錯,這件事情就是那個負責人乾的,哪怕方老闆冇有說出那個人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