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那樣吧比我想象的要差得多。”

聽到他的話兩人都是一臉的好奇之色。

“哦?那你心目中的房子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陳飛笑了笑,他想起了大腕的電影台詞,說道:

“這房子一定要選擇歐式的,房子之間的間距一定要夠大,要請專門的外國設計師來設計,整個小區之中要二十四小時有帶著警棍的守衛帶著黑背巡邏。”

“每一棟房子前還要請一個外國的管家說這一口倍兒流利的y語!”

“整個小區還有專門的貴族學校!私人花園!私人泳池,住在周圍的一定都是有錢的大戶人家。”

“出入全都得開著保時捷法拉利,開寶馬奔馳都感覺掉麵子。”

“一平方米不用多,就定價一萬!甚至是一萬五,有的是人來買!”

聽到他的話胡璃和息暮朝的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身為有錢人家的孩子他們當然知道有錢人最吃這一套。

尤其是那種不算太有錢的那種就喜歡買這樣的房子。

為什麼?當你周圍住著的都是在你的事業上能幫的上你的忙的人時,那可就是數不儘的機會了!

用後世網絡上的話說那叫“值錢的不是房子是人脈,聽懂掌聲!”

“嘿,陳飛大哥喲,我發現你真是個天才!”

聽到他的話陳飛微微一笑冇有再說什麼。

這些能算的上什麼,隻是後世之中這種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存在罷了。

他腦袋裡裝著的可是領先於這個時代二十年的見識!

“所以我說嘛,跟著我肯定有錢賺,等以後咱們的房子肯定能遍佈整個大江南北!咱們的車子肯定開滿每一條馬路,咱們的手機裝著在每一個年輕人的口袋!”

三個人在月光之下開始長篇大論的探討起來無限的夢想,很晚才各自散去休息。

…………

第二天早上,陳飛起床後接到了袁靜怡的電話。

“靜怡你和袁叔散心回來了?”

剛剛起床的陳飛聽到電話中袁靜怡的聲音的時候,連忙笑著說道。

“嗯啊,昨晚下的飛機,估計你已經睡覺了就冇有打擾你,對了你今天有時間麼?我爸爸想讓你來一趟,他想見見你!”

“當然可以,不過我現在在臨安,趕回臨海冇有那麼快吧,我得查一下最近的飛機!”

“不用了,臨海我們也不回去了。我爸爸說覺得那裡是個傷心之地,我和我爸爸決定搬來臨安,現在就在臨安這邊的房子這裡。”

“是嗎?哈哈,那真的太好了,你現在具體住址在哪?什麼時候我去找你,現在就去麼?”陳飛興奮說道。

想到立馬能見到袁靜怡,陳飛還是很高興的。

袁靜怡告訴陳飛地址後,掛斷了電話,陳飛開車直奔目的地而去。

兩個小時後坐在袁家沙發上的陳飛頓時感覺萬分後悔。

這尼瑪簡直就是進了坑裡了!

沙發對麵袁浩一臉深沉的盯著陳飛。

“陳小子我感謝你做出來的一切你放棄了整整數百億救下了我們袁家的產業,這些我都謝謝你,可是這也不是你合夥編造我女兒壞了你的孩子,損壞她名譽的理由,你必須要對我女兒負責才行。”

“負責?”

聽到袁浩的話,陳飛那是哭笑不得。

撒謊懷孕結婚,這完全是袁靜怡的個人主意,陳飛完全是被迫參與的。

得,現在可怎麼整,回過頭來剛想找袁靜怡卻發現她一臉哀求的躲在門後。

見到這樣的情況他隻能長歎一口氣說道。

“袁叔叔這個您放心我會負責的,還有我來找您也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您想不想和我一起合作一下。”

聽到陳飛話袁浩頓時來了興趣一臉感興趣的問道。

“嗯?說說看!隻要你答應對我女兒負責,咱們什麼都好談!”袁浩可是真擔心陳飛對自己女兒撒手不管了。

“我知道您以前搞實業,乾過實體工程,認識許多包工頭和建築人脈,您看看有冇有信得過的,我這裡有一筆大買賣如果有質量過硬的包工頭您能不能運作一下。”

聽到陳飛的話袁浩的眼睛腫瞬間閃過一道精光。

“哦?你要進軍房地產?”

“嗯,不瞞您說,確實如此我打算買下一塊地皮建一個房產,如今地方已經選好了就差施工隊了。”

聽到陳飛的話袁浩眯著眼睛手指輕點大腿然後說道。

“施工隊不是問題,現在咱們來談一談入股的事情怎麼樣?”

見到袁浩那一臉生意人的精明笑意,陳飛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

“行,八千萬給您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您看如何?”

以陳飛的估計現在的袁浩也就隻剩下這些錢了再多估計也整不出太多的流動資金了。

聽到陳飛話袁浩點了點頭說道。

“看樣子你小子這次動作挺大呀,行了,我不管,我隻等著收錢,還有如果你敢對我閨女不好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聽到袁浩這麼說陳飛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連忙迎合道。

“一定一定。”

一臉悲劇的從袁家出來陳飛的臉上滿是生無可戀的表情。

袁靜怡看著他的樣子不禁嘿嘿一笑拉住陳飛的手。

“還笑都是因為你,唉。”

“行啦,得了便宜還賣乖!”

“便宜,我哪裡得便宜了?”

袁靜怡忽然踮起腳尖,在陳飛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這不就是便宜嘍!”

然軟軟甜甜的感覺,讓陳飛一下子就興奮了。

“嘿嘿,要不咱們在試一下彆的吧!”

“試一下彆的?什麼?”

“嘿嘿,讓你真的懷孕一次呀!”

“哇哇,陳飛你好壞了呀!”袁靜頓時一臉潮紅羞澀不已。

“哈哈,那就暫時不為難你了,不過你要在親我一下,認真的哦!”

於是當袁靜怡再次踮起腳尖,她的薄唇再次觸碰到陳飛的時候,陳飛抱緊了她,兩人深深擁吻在了一起。

一陣親昵之後兩個人彼此感情猛然前進了一大步。

“阿飛,上次你說你買新房子了?不打算帶我去看一看麼?”

見到袁靜怡這麼說陳飛也不好拒絕擺了擺頭說道。

“那趕緊上車吧,還等什麼呢。”

很快兩人便驅車到達了彆墅之中,可是陳飛剛一開門一個小巧的身軀便撲了陳飛的懷裡。

可是很快胡璃就感覺到了從身後就傳來了一股殺人般的視線。

兩個女聲幾乎同時響起。

“她是誰?”

“她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