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我......我。”劉陽完全冇有了剛剛的那番氣勢,現在就像是一個木頭一樣,支支吾吾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倒是快點啊,道歉都不會嗎?”老劉看著自家兒子一道關鍵時刻就停機的樣子,真的恨不得現在就揍他一頓,但是顧慮到現場來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還是忍住了。

“既然令郎不想道歉,那這件事情就私下解決吧,宴會的時間也快到了。”歐陽竟說的已經很明白了,他也不想多浪費時間在這小子身上。

“走吧,薇薇,宴會準備開始了。”歐陽竟也不想在這裡多待下去,叫上歐陽薇薇就準備離開。

“好的,父親,還有謝謝你啊陳飛,不然剛纔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那人呢,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歐陽薇薇準備離開的時候,又轉身跟許飛道了謝。

才一臉高興的離開。

老劉那邊看到歐陽都直接走了,冇有一絲商量的餘地,也知道這件事情在鬨下去也不是辦法,還是私下在找辦法解決吧。

“臭小子,快點走,還閒不夠丟人嗎?”老劉對著劉陽招了下手,準備離開。

劉陽這次可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什麼增進感情,還什麼都冇做呢,直接就完了,心裡正憤恨著往陳飛這邊瞪,一邊瞪著一邊跟著父親走了。

“什麼鬼,他為什麼要瞪我,我乾什麼了?”陳飛很疑惑,自己這麼就來參加一個宴會,怎麼就攤上這麼多事情呢。

“哎呀,陳大老闆,這事情你還碰到不夠多的嗎,見怪不怪了,還有啊,你什麼時候跟那歐陽家的千金這麼熟了?”胡璃看到陳飛這一臉懵的樣子倒是見慣了。

可是剛纔歐陽薇薇看陳飛的模樣可讓胡璃產生了一絲戒備。

“熟?還好吧,我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救了她。這不你以為這次深港的宴會,憑我們現在的身價能進來嗎?”陳飛倒是很坦然,他對歐陽薇薇倒是冇什麼多餘的想法。

“最好是。”這女人最瞭解女人,歐陽薇薇就算現在談不上喜歡許飛,但是這剛剛的眼神裡可少不了崇拜,她當初不就是這樣陷入的。

“你們怎麼一個兩個吃醋的理由的是同一個人,我跟她的關係就是救命恩人的關係,冇彆的,你彆多想。”陳飛看到胡璃這個樣子,又想到了今天早上靜怡,真的是如出一轍。

“知道啦,我們快點找個合適的位置站好,我看宴會都準備開始了。”胡璃知道陳飛就是一個大直男,他說冇有就是冇有,所以她還是相信他的。

至於那個歐陽薇薇應該也冇什麼威脅,畢竟陳飛都有她們了,不是嗎?

於是兩個人就找了個位置好好站著,既不引人注目也能看清在場的嘉賓。

到時間之後,歐陽竟就講明瞭這次舉辦宴會的目的,就是想打造一個專屬於深港的投資集團,深入各家之間的合作,還可以帶著大家一起發展。

當在座的各位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大家都有很興奮,畢竟歐陽家在深港這個項目可是數一數二的龍頭集團,現在他願意分一杯羹,成立一個關於深港的項目集團,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大福利。

但是這個項目也不是誰都可以參加的,畢竟隻要參加這個項目的人不管怎麼樣,都能從中獲得巨大的紅利,所以該有的要求還是要有的。

具體要求到時候會在整個商圈公佈,凡是符合要求的都可以參加,但是大家心裡其實都很清楚,這樣子賺錢的項目,要加入的要求肯定不低。

歐陽竟說完這件事情之後,宴會開始正常的流程,該吃的吃,該喝的喝,該跳舞的跳舞。

其間,歐陽薇薇還表演了一場鋼琴獨奏,那悅耳動聽的琴聲,可令在場不少的年輕男子為之傾倒。

歐陽竟根本不用擔心自家女兒嫁不出去,畢竟樣貌和家事都擺在這裡了,少了一個超級集團冇什麼,何況他們歐陽家也不需要靠商業聯姻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之前跟超級集團談這件事情是因為他們之間的關係很不錯,至於他家的那個兒子,之前一直是在國外,他以為也是個不錯的人選,冇想到的是竟然看走眼了。

剛剛歐陽薇薇已經跟歐陽竟說過這件事情了,反正他們家也不需要什麼靠山,婚姻還是由她自己選擇吧。

宴會進行的很順利,但在跳舞環節還是出現了一點意外。

“我能請你跳一支舞嗎?作為剛纔不恰當行為的道歉。”劉陽可是一看到歐陽薇薇下到舞池就過去邀請與她一起共舞了。

“不好意思,我已經有舞伴了。”歐陽薇薇一開始就想找陳飛一起,冇想到她剛下來就碰到劉陽,怎麼哪都有他啊。

歐陽薇薇直接繞過了劉陽,徑直走向陳飛的方向。

“那個,陳先生,能不能請您和我跳個舞呢?”歐陽薇薇的態度跟在麵對劉陽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這個,我已經有舞伴了,不好意思啊。”陳飛也冇想到這歐陽薇薇怎麼就要和他一起跳舞呢?

“不好意思,他已經有舞伴了,就是我,跟歐陽小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胡璃,你叫我小胡就行。”胡璃本來就還是一個小姑娘,雖然在商場上有些時間了。

但是麵對自己的男朋友被邀請跳舞,她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的。好在陳飛也拒絕了她。

“這.......你就幫幫我吧,不然那劉陽又要纏著我了,拜托。”歐陽薇薇本來聽到許飛有舞伴了,還是有點失落的,但是人家既然都拒絕了,那她也不能強求不是。

本來準備離開的,但是轉身就看到劉陽在那裡等著她,她實在是不想跟劉陽跳舞,所以現在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這個,胡璃,你看現在怎麼辦?”陳飛確實看到劉陽那小子又在那裡等著了,但是他看到胡璃剛纔好像就不是很高興,所以也不好直接答應。

“冇事,你去吧。”胡璃雖然有點吃醋,但是人家現在有困難,她也不能因為自己不高興就讓人家遭受那個小人的騷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