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島上下來的這些居民們,仍舊是十分淳樸的,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有吃有喝有工作,還有不少的錢可以拿,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孩子都可以去上學讀書了,這樣的情況對於他們而言,那簡直就是天堂了。

陳飛安頓好阿奇這些人的事情,也是放心下來。

三天時間一到,陳飛就帶著柳雲龍出發了。

這一次,陳飛也是學聰明瞭,身邊該帶的人,還是要帶的。

他本來是想著,讓柳雲龍留在公司之中,也好有一個照應。

不過現在看來,其實需要身邊帶著柳雲龍的是他自己,而並非是公司的人了。

就這樣,陳飛和柳雲龍上了船。

這一次,路途上還算是十分順利的,一路上有驚無險,終於是達到了目的地。

一座名叫司卡旺的國外風情城鎮。

來到這裡,是因為持有龍門吊機的大老闆人就在這邊。

兩人上岸之後,陳飛先是找到了一個落腳的地方,便是開始聯絡對方的人。

龍門吊機公司的人,很快同意了和陳飛碰麵洽談。

對方安排見麵的地點,就砸司卡旺一家規模最大的商務會所之中。

說是規模很大,不過這國外的情況和國內那也是冇有辦法比較的。

在這裡,摩天大樓竟然並不存在,整個司卡旺最高的大樓,那也就是十幾層罷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陳飛也是不由得感歎起來:“哎,這摩天大樓本來是國外弄出來的東西,冇想到,如今的華夏卻是更勝一籌啊。”

現如今,華夏之中的摩天大樓是越來越多了,建造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隻限於一些門戶一般存在的大城市。

第二天中午,陳飛見到了對方的負責人。

負責人的名字很長,他留著濃密茂盛的大鬍子,令陳飛冇有想到的是,這個人竟然表現的十分友善,而且還會說華夏的語言。

要知道,在這個年代,在國外這樣的人還是不常見的。

比起之前處處碰壁,這一次的情況順利的讓陳飛覺得,自己彷彿是在做夢了。

大鬍子一坐下來,就是手舞足蹈的一頓自我介紹。

末了,大鬍子很是幽默的說道:“陳,你可以叫我鬍子李。我知道,你肯定記不住我的名字。”

“嗬嗬,這……多有得罪了。”

陳飛淡然一笑,也是拿出了自己從國內帶過來的一些特產,茶葉和仿古瓷器作為禮品。

這些東西,陳飛是準備了不少份的。

乾脆是一次性的都給了這個鬍子李。

鬍子李頓時瞪圓了眼睛:“哦!陳,你真的是太客氣了!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啊!在我們這裡,價格昂貴的很!”

後來,陳飛才知道,這即便是在國內十分廉價的茶葉,在國外的售價,那也是很貴的。

一般的家庭,根本就喝不到華夏的茶葉。

這一點也是令陳飛受到了啟發,他開始關注進出口貿易。

不過這一次,陳飛為了修建那最大的港口,也是傾儘全力了。

鬍子李辦事效率很高,他很快就給出了報價,等一係列的條件。

萬幸的是,這些條件都是在陳飛和華飛集團的接受範圍之內的。

就這樣,經過一番談論之後,鬍子李很快就派人帶來了合約。

簽約的事情,定在了第二天。

第二天,時間一到,鬍子李和對方的大老闆就都到場了。

簽約儀式也是十分簡單,到場的有不少當地的媒體。

一場十分正常俗套的簽約儀式,就這樣很快的舉辦完了。

最終,陳飛簽下了合約。

而對方的辦事效率,十分可觀,當天下午就已經準備運輸的工作了。

之後,鬍子李盛情邀約,帶著陳飛和柳雲龍在當地遊玩。

陳飛本想要拒絕,他想要早一點回去,奈何這鬍子李實在是太熱情了,陳飛也就冇有推辭什麼。

這天,陳飛一行三人在司卡旺附近的郊外郊遊。

柳雲龍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這幾天吃這邊的東西,已經吃的他生無可戀了。

一向是動手能力很強的柳雲龍,便是自己弄了燒烤爐子。

這天,三人就是在郊外弄了一場郊外bbq。

“哇!好香啊!”

鬍子李擼著串,很是激動。

陳飛吃著東西,也是舒服了不少,起碼不用再吃那些奇奇怪怪的當地“美食”了。

這個時候,遠處有兩輛越野車開過來。

車子開到附近停下來,幾個身材健壯的年輕人從車上下來,這幫人是盯著這邊,七嘴八舌的說著什麼。

因為距離還算有點遠,陳飛也是冇有聽清對方說的是什麼。

不多時,這些人便是圍了上來。

領頭的那個人嘰裡呱啦的說著話,這話,陳飛也是聽懂了。

柳雲龍在一旁眨巴眨巴眼睛,不由得問道:“飛哥,他們這是說什麼呢?”

陳飛聞言,頓時是苦笑道:“這幫傢夥想要咱們的東西,還要咱們烤東西給他們吃。”

“哈?”

柳雲龍聞言頓時就是一愣,他從未碰到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這個時候,鬍子李比劃著和這些人交涉,希望他們離開這裡之類的話,而且陳飛他們也不會想要烤東西給這些傢夥吃的。

很明顯,這些傢夥就是當地的地痞流氓罷了。

豈料,鬍子李的話剛剛說到一半,對方一個年輕男人就是衝上來,直接一拳轟砸了鬍子李的臉上。

“哎!啊,該死的!”

鬍子李捂著鼻子,瞬間便是鼻血橫流了。

柳雲龍見狀,這暴脾氣也是上來了。

“好傢夥!欺負人也不看看是誰!”

柳雲龍飛起一腳,直接將對方個踹飛了出去,其餘人朝著柳雲龍撲過來,這柳雲龍也是藝高人膽大,根本不懼怕什麼,反而是將一個精壯的大漢給撂砸地上,上去又是補了幾腳。

其餘的人見狀,連連後退,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是充滿了恐懼。

“啊!東方的功夫!是功夫!快跑啊!”

“哦,該死的!我們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一群人呼呼啦啦的就跑,拖著自己的同伴衝到了車上,兩輛車很快就開走了。

柳雲龍站在原地並冇有動,也是冇有追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