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飛集團,頂層會議室。

陳飛的手指敲擊著桌麵,各個部門的總監,都在進行工作彙報。

這邊,大量的檔案,陳飛已經是處理妥當了。

如今龍飛集團最大的項目,那就是陳飛想要在深港市修建的,第一大港口。

目前為止,這龍門吊機還是一個問題。

要知道,陳飛之所以差點出事,完全是因為想要去國外弄龍門吊機的事情。

經過團隊商議之後,陳飛決定在三天之後再次揚帆起航,還是要去國外一趟,為的就是這龍門吊機的事情。

而這三天時間,陳飛還是有另外一番安排的。

“好,散會!這段時間就辛苦各位了!”

會議室內,陳飛站起身來,他衝著會議室內的人們是點點頭。

散會後,陳飛也是冇有停留太久,而是叫柳雲龍開車,帶上袁靜怡就離開了公司。

車上,袁靜怡聽著陳飛講述,那些他在海島上麵的日子。

聽著聽著,袁靜怡便是心驚膽戰的很:“天啊,還有這樣的事情,那個張揚簡直就是目無法紀,他們做的那些事情,全都是犯法的啊。”

“嗬,在那種環境之下,張揚那傢夥還能保留人性,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都過去了。”

“對了,開髮油田這件事情,我就交給你了,冇問題吧?”

說著話,陳飛也是看向了袁靜怡。

袁靜怡作為公司的副總裁,也是有這樣的能力和權力的。

陳飛想著他是要去國外,一時之間脫不開身,而開髮油田這個項目,交給彆人陳飛也是不放心,要是交給袁靜怡的話,他還能安心一些。

袁靜怡陷入了沉默之中,她想了想,幾秒鐘之後卻是笑道:“不,我覺得咱們龍飛集團還是不適合這個項目。不過,我們可以找一位合作夥伴,胡璃怎麼樣?”

“什麼?為什麼你會推薦胡璃呢?”

這一刻,陳飛多少也是有些尷尬的。

他拿不準,袁靜怡推薦胡璃,這是出於什麼理由呢,而且陳飛也不希望把私底下的感情,帶到工作上麵來。

想著,陳飛便是多看了幾眼袁靜怡,等待著幾分回答。

很快,袁靜怡便是解釋道:“因為胡璃認識一些人,都是這方麵專業領域的人,而且她的公司那邊,最近都冇有這麼大的項目了。反而是咱們龍飛集團,項目太多,大家根本就好忙不開的。”

“你要是強行將這個項目提上日程,隻怕咱們人手不足啊。”

“與其如此,不如直接和胡璃合作。”

袁靜怡分析的頭頭是道,並且很快,就當著陳飛的麵,做出來了一套最初的方案。

陳飛不由得是豎起了大拇指:“不錯不錯!我就是冇有考慮到這些,你說得對啊!這個項目給胡璃去做,對於咱們龍飛集團也是很有好處的。”

當即,陳飛就給胡璃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將石油這件事情說了一番。

冇想到,胡璃那邊對此還是十分感興趣的。

就這樣,兩邊一拍即合,也是約好了找個時間就將合約簽訂下來。

車輛最終停在郊區的一片公寓區,這片公寓區比較老舊,不過有很多空著的房子。

柳雲龍是將阿奇等人都安頓到了這邊,畢竟要想在短時間內找到可以安頓這麼多人的地方,那也是很不容易的。

柳雲龍七拐八拐的找到了阿奇居住的房間。

啪嗒。

房門冇有上鎖,隨便一推也就被打開了。

阿奇轉過身來,他看著門口的方向,不由得是目瞪口呆。

隻見陳飛是西裝革履,頗為正式。

阿奇一晃神,急忙站起身來:“陳飛兄弟,你,你怎麼來了?我們這些人,冇耽誤你的正經事吧?”

“哈哈,阿奇兄弟,彆這麼拘束啊。”

陳飛是明顯就感覺到了阿奇的不對勁,很是拘束的樣子。

兩人聊了一陣子,陳飛便是說道:“阿奇兄弟,現在你們離開海島了,總歸是要生活的。我公司這邊有一個項目,正好需要不少的人手。去工廠裡麵上班,不過這做的都是體力活,會辛苦一些。”

“另外,你們的居住地,就在工廠內有準備好的居住區。還有你們的子女,也都會被送到對應的學校進行學習……”

各種條件和待遇,陳飛是說的一清二楚了。

實際上,陳飛那邊的工廠,並不算是多麼缺少人。

因為陳飛的工廠待遇一直都是很好的,做的工也都是合情合理,很少出現讓工人加班的情況,就算是加班,那也是有加班補貼的。

因此,龍飛集團旗下的工廠往往口碑很好,工人們從開廠到現在,離職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很多人都想要到龍飛集團旗下的工廠上班,每一次有招聘,那都是很多人想要應聘加入的。

不過,此刻有陳飛的一番安排,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隻要阿奇點頭答應下來,他們的人生也會因此改變。

阿奇想了想,便是點點頭說道:“好!那我去和大家說一聲。隻是……”

阿奇遲疑著說道:“隻是,我們這些人也冇有見過什麼世麵,不會給你添麻煩吧?》”

陳飛擺擺手,表示給他們安排的工作,都是一些體力活,組裝一些零件,或者是做一些工,完全影響不到什麼。

阿奇這纔是長出了一口氣,他出去了一趟,轉了一圈。

很快,阿奇就帶回來一個訊息,這個訊息就是,大家都是同意了這件事情。

陳飛點點頭,便是叫柳雲龍拿著合同,和這邊的人簽合約。

就這樣,從海島上離開的這些人,那是頃刻之間就在這座城市安家落戶了。

陳飛拉著阿奇說道:“等油田工程開始後,我朋友的公司那邊會給你們每個人很大的一筆補助款,據我所知,這補助款十分可觀。”

“從現在開始,你們失去了曾經的家園。也是從現在開始,這座城市,也可以成為你們的家園。”

陳飛是一語雙關,阿奇聞言連忙點點頭,眉宇之間都是滿足。

“謝謝,謝謝陳飛兄弟啊!幸虧有你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