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餘人看著陳飛這樣,一個個也都是拖拉著腦袋,即便他們不懂得陳飛這是要做什麼,但是看陳飛的模樣,這肯定是已經失敗了的。

陳飛冇有回答,對此更是一笑而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很快,就有人找上門來。

張揚的幾個手下找上門來,而理由也是簡單得很。

這幾個手下抓了海島上的居民,逼問他們,是不是偷了東西。

“交出來!瑪德,除了你們以外,誰還能偷儀器?”那人大聲吼道。

“偷儀器?你憑什麼說我們偷儀器!”那人是立馬反駁起來。

對方冷哼一聲,頓時怒道,“把儀器交出來!不然彆怪我不客氣了!到時候有你們後悔的!。”

“我冇拿儀器,我拿什麼給你?”

這邊,島民是眉頭一皺,冷冷地看著張揚的手下。

“我冇拿,我們誰都冇有拿你們的儀器,你彆想找個理由來冤枉我們!”

一個島民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好!”

那手下臉色一沉,就要發作。

他叫上幾個人,將帶頭的島民給按在地上。

隨即,這人拿出一把匕首,獰笑道:“哥幾個,給我按住了這小子,得讓他知道知道,偷儀器那是什麼下場!”

此刻這人是認定了就是島民動的手,壓根也不聽島民們的說辭和解釋,而這些島民心中對張揚的人本來就有很深的成見,如此一來二去的折騰下來兩邊哪裡還會好好說話。

隻是,這不好好說話,最後倒黴的還是手無寸鐵的島民。

張揚的手下襬弄著匕首,幾個人按住了島民。

“說!儀器弄到哪裡去了!”

“你小子放聰明點,現在要是能說出來,我就放過你。”

張揚的手下盯著那海島居民說道。

“那我要是說不出來呢?”海島居民說道。

“不說?冇想到你還是一塊硬骨頭啊”

張揚的手下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然。

“既然你不肯說,那你就去死吧!”

“總有人會老老實實的說出來的!”

話音剛落,張揚的手下便是向著海島居民撲了過去。

此刻,他手中的刀更是毫不留情的向著海島居民的脖子砍去。

海島居民自然是看到了張揚的手下的動作

但是卻冇有絲毫的動作,彷彿是已經放棄了抵抗一般。

就在此時,這張揚的手下的刀快如閃電,眼看著這是快要砍到海島居民那脖子的時候一聲怒喝驟然響起。

“你們乾什麼呢!”

張揚的手下,這手中的刀不由得停頓下來,他是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等他連忙抬頭看去,就見到了陳飛從黑暗之中走出來。

陳飛咬牙切齒的怒道:“你們這是做什麼!說好的井水不犯河水,難道你們這是連你們張總的話都不聽了?”

陳飛憤怒的很,因為他認為,這些傢夥是來找茬的。

要知道,這一頓時間海島居民們還都是很安分的,大家都是聽了陳飛的話,也是在阿奇的說教之下,終於是好轉了很多。

起碼,這些海島居民是意識到了,他們不可能是張揚的對手,更不要在這個時候作死了。

陳飛哪裡肯這樣,當即便是動手阻止。

奈何,陳飛的武力值很有限,幾個照麵下來,那就是被兩個人給架住了。

“瑪德,給你臉了是吧!”

男人怒吼了一聲,揮起拳頭就是要對著陳飛的臉招呼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男人攔住了同伴,急忙說道:“等等!這傢夥好歹也是張總的救命恩人,彆忘了張總的話,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彆動陳飛這傢夥了。”

“這……”

“那好吧,既然這是張總的意思,那今天就放過這傢夥。你們給我攔著他,彆讓他來礙事!”

這個時候,遠處來了不少的人。

張揚趕到現場,正好碰到了陳飛阻攔他的手下這一幕。

張揚一挑眉,衝著陳飛的方向冷笑道:“陳飛兄弟,你怎麼還是那麼喜歡多管閒事啊?”

說著話,張揚是衝著自己的手下襬擺手,同時問道:“怎麼回事?要你們好好弄東西,哪有空和這些土包子計較什麼?”

此刻,張揚還不知道,他這邊有儀器被偷了。

張揚隻當是自己這幫手下閒的慌,過來作死找人家的麻煩罷了。

張揚的手下捂著臉,支支吾吾的說道:“張總,我們丟了儀器,出來就看到他們幾個人都在這邊,除了他們,還有誰能弄走那些儀器啊?”

“什麼?儀器丟了?”

這回,張揚也是真的動了怒。

要是放在平時,張揚還會留幾分顏麵給陳飛,而現在,這儀器可就是張揚的命根子了。

當即,張揚抬起頭來,他是看著陳飛冷冷的說道:“陳飛,你應該管好這些傢夥,大家進水不犯河水,纔是對他們有利的。”

“不過麼……”

張揚說著話,眼神冰冷的掃視著這些人。

最終,張揚突然是冷笑道:“不過,我看這些傢夥根本不會領會你的好意啊,這樣不知好歹的傢夥,留著也冇有什麼用。”

張揚一擺手,獨眼龍一夥人就是衝上去,對著一幫島民拳打腳踢。

“說,儀器到底再哪裡!你們藏到哪裡去了!”

“瑪德,一個個嘴還硬得很啊!”

這獨眼龍帶著一般人打了一陣子,卻是仍舊什麼都冇有得到,關於儀器的下落,更是無所得知。

這個時候,獨眼龍看向了不遠處的陳飛。

陳飛氣得半死,睚眥欲裂,奈何他這身手很是有限,又是被幾個人架著,一時之間也是動彈不得,更不要說幫忙了。

獨眼龍一皺眉,隨即,他是若有所思的走到了陳飛的麵前,晃了晃手中的匕首。

匕首帶著寒芒,對準了陳飛的脖子。

獨眼龍齜牙一笑,衝著後方嚷嚷道:“張總,看來我們得請你這位好兄弟幫幫忙啊,要不然這些傢夥什麼都不肯說啊。”

“好,你看著辦吧。”

張揚是一挑眉,此刻,他也是不再理睬陳飛的死活了。

畢竟,這儀器丟了,那可是十分嚴重的事情了。

就算是張揚,也是早就將陳飛的救命之恩,給忘的一乾二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