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揚一聲令下,其餘的人也是不客氣什麼了。

獨眼龍抄起弓弩,朝著阿奇的方向便是來了一下。

阿奇頓時慘叫一聲,他的腿上中了一弩,整個人站不穩,一下子就半跪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幾名隨從衝到了阿奇的麵前,將阿奇給抬起來。

人在半空中的阿奇是死命掙紮著:“你們要乾什麼!你們這是謀殺,殺人償命的!”

“哈哈哈!”

聽到阿奇的話,在場不少人都是狂笑起來。

獨眼龍走過去,一抬手,一個耳光就抽到了阿奇的臉上。

隨即,獨眼龍啐了一口:“我呸!你知道的還不少,殺人償命,哈哈哈?你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獨眼龍這些傢夥,早就是被利益矇蔽了雙眼。

乾掉一個礙事的傢夥對於這幫人而言,那從來都不是什麼難以抉擇的事情了。

獨眼龍拿起弓弩,就要對阿奇下手。

這個時候,張揚在後方喊道:“哎!乾什麼呢?我叫你帶他去喂鯊魚,彆把人弄死在這裡,礙眼。”

“是,張總。”

獨眼龍聳聳肩,衝著阿奇冷笑道:“算你小子走運,我們張總不喜歡見血啊。”

“哥幾個,走著,帶著這小子去喂鯊魚咯。”

“哈哈,老子這輩子還冇有玩的這麼刺激呢。”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說著話,儼然是冇有將阿奇這條命給放在眼中了。

當即,這些人繼續抬著阿奇,朝著海岸邊走了過去。

張揚轉過身,看著其餘人冷笑道:“我知道,你們很是崇拜阿奇這個傢夥。現在怎麼樣呢,就連阿奇都去喂鯊魚了,你們這些傢夥,就彆自討冇趣了!”

海島居民們都是沉默不語,不過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寫滿了驚恐。

在此之前,他們從來都冇有意識到,張揚這幫人如此的恐怖。

這些傢夥,簡直不拿人當人啊!

這人命,更是視如草芥!

咕嚕咕嚕!

有的人,喉結們列的動了動,十分緊張的吞嚥著口水,卻是連一個字都不敢說出來了。

這個時候,小丫頭從人群裡麵衝了出來。

小丫頭衝到張揚麵前,一下子抱住了張揚的腿,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壞人,你是壞人,你還我爸爸!把爸爸還給我!”

小丫頭嫉惡如仇,即便年紀尚小,卻還是毫不留情,這一口狠狠的咬下去,那是將張揚的腿都咬出血了。

“瑪德!哪兒來的野丫頭!”

張揚怒罵一聲,猛地一把,就將小丫頭給推了出去。

“找死!”

張揚憤怒至極,他是冇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小丫頭給弄傷了。

當即,張揚是一把搶過旁邊人的弓弩,就是對準了小丫頭。

“彆!她什麼都不懂,她還是個孩子啊!”

有人擋住了小丫頭,同時看向了張揚的方向,急忙為了這個孩子求情。

張揚一皺眉,冷笑道:“好,我也對一個小屁孩不感興趣。你們趕緊給我滾!從現在開始,除了你們居住的這片區域,哪裡也不要去,誰要是敢亂走,彆怪我手上的傢夥不客氣了!”

“到時候,我隻能送你們去陪阿奇了!”

張揚丟下一句話,這邊海島居民也是不敢在反抗一二了。

很快,張揚便是帶著他的人揚長而去了。

幾個人商量了一番,是趁機跑到了海邊去找阿奇。

一群人大喊著阿奇的名字,卻是久久都冇有迴應。

要知道,這阿奇的水性可是很好的,即便是被丟到了大海裡麵,那也應該能跑回來的。

然而,一個小時過去了,人們還是一無所獲。

最終,大家隻能是老老實實的回去,不再繼續尋找了,小丫頭則是一路哭的很慘,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眾人回到居住地的時候,有人來找陳飛。

此刻,陳飛還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事情。

直到一幫人急三火四的找上門,從眾人的敘說之中,陳飛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阿奇被張揚的人丟到了海裡麵去,張揚這傢夥也是露出了獠牙。

陳飛默默的聽完了一切。

薇薇則是在一旁,抱著已經哭成淚人的小丫頭,一個勁的安慰著小丫頭。

“陳飛兄弟,你快想想辦法吧!”

“是啊,現在阿奇都出事了,我們也是攔不住那個張揚,這裡要出事的啊!”

陳飛聞言,頓時是猛地一拍桌子。

一向是待人和善,好脾氣的陳飛,如今這一拍桌子,更是令人詫異的很。

眾人紛紛看向了陳飛,一個個都是傻了眼。

“陳飛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陳飛攥著拳頭,隨即,他是怒視著這幫人,惡狠狠的罵道:“我早就告訴你們不要輕舉妄動,不要去招惹張揚!尤其是暴雨停止之後!”

“阿奇魯莽衝動,你們竟然也是冇有一個人勸阻他的?動手的時候想什麼來的,張揚他們手上的武器,你們都是看不到嗎?”

“現在出了事情來找我,當我是萬能的嗎?”

陳飛越說越是生氣,這些人的做法,那算是間接性的害了阿奇。

每個人都希望有出頭鳥,而阿奇對於這海島的熱愛,令他過於衝動。

隻是陳飛冇有想到,如此簡單的道理,竟然是冇有人勸阻阿奇,這纔是催化了悲劇的發生。

陳飛一頓臭罵之後,眾人都是愣在了原地,一個個的拖拉著腦袋,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房間內,隻有小丫頭的抽泣聲。

薇薇輕拍著小丫頭後背,此刻,她也是說不出來什麼安慰的話,隻能靠著這樣的肢體動作,令小丫頭好過一些。

這個時候,小丫頭扭過頭,她是看著陳飛,哽嚥著說道:“陳飛叔叔,我爸爸是好人,那些傢夥纔是壞人。嗚嗚嗚,我爸爸是好人啊。”

或許是因為小丫頭年紀還小,或許是因為失去父親的悲傷,令小丫頭有些語無倫次。

不過,陳飛還是很快就聽懂了這小丫頭的意思了。

她的意思是,阿奇是好人,所以不應該死,一個好人就這樣死了,而壞人還在好好的活著。

冇有什麼事情,比這更加令人不爽。-